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秋风起 风筝飞

秋风起 风筝飞

图为自治区群艺馆里的风筝文化展品。

秋风起 风筝飞

图为制作精美的藏式风筝线轴。

秋风起 风筝飞

图为放风筝的人。

秋风起 风筝飞

图为拉萨风筝制作技艺自治区级代表性传承人普穷在家制作风筝。

秋风起 风筝飞

图为普穷的妻子边巴在整理风筝线。

秋风起 风筝飞

图为风筝主体、风筝线和风筝线轴。

秋风起 风筝飞

图为市民在拉萨河畔放风筝。

秋到高原,风渐起,正是风筝高飞季。

每年金秋时节,在拉萨城的上空,便会出现千百只风筝漫天飞舞、争奇斗艳的景观。在碧蓝的天空下,那些形状各异、如鹰似燕的风筝,时而高飞、时而低落、时而旋转、时而打斗,一旁观战或正在放风筝的人仰头观看,欢呼声、叹息声、助威声此起彼伏,很是热闹。

风筝在藏语中被称为“甲比”,意为“会飞的纸鸟”,主要流行于拉萨、日喀则等地。相传早在一千多年前伴随藏纸的出现,西藏就有了放风筝的风俗。

拉萨的风筝由风筝主体、风筝线和线轴三部分组成,结构较为简单。风筝主体都是左右长、上下短的菱形,中轴上一根细竹紧贴在纸面上撑起上下,然后横上一根弓形细竹支撑左右两边,风筝上大多绘有图案。常见图案有“加沃(大胡子)”“古玛或古那(钉头)”“帮典(围裙)”“米洛(瞪眼)”“其瓦(龇牙)”“嘎林(腿骨号)”等。

在拉萨放风筝不比谁放得高,也不比谁的风筝扎得漂亮,拉萨风筝的放飞技巧体现在可以“斗”,最后风筝断线、风筝飘走者为败。

“斗”风筝的秘密武器,就是风筝线。风筝线藏语称为“姑巴”,是双方“交战”过程中重要的武器,故而拉萨风筝在制作时有一道工序即上“那”。“那”的主要成分是玻璃碎粉,加入一种粘性较好的植物“旺拉”,调上捣碎的大米、白糖和水搅拌煎熬。等冷却到一定温度时,将“那”放在手心,将风筝的线从指间穿过,使粘上粗细不等的“那”如同锯齿。

线轴也是藏式斗风筝时的重要武器。线轴,藏语称为“扩罗”,是用几根小圆木和两个等圆的木板做成的,像个车轮,有轴心和轴杆,线就绕在轮轴上。线轴有大小之分,线轴越大,收放线的速度越快。参赛者根据自己的年龄大小、手掌大小、风筝大小以及风力大小等因素来选择线轴,只有当线轴大小与实际情况相匹配,操作起来才得心应手。

在位于拉萨河上游的蔡公堂,“斗”风筝高手的拉萨市民平措正忙着和他人“斗”风筝。熟练地放线、收线,平措控制着自己的风筝在空中迅速升降、旋转、左右打滚,“战斗”几个回合下来,连胜几局的风筝从空中一头栽下,人群中发出阵阵惋惜声。平措稍作休整,弯腰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风筝重新投入“战斗”,至于掉来下的风筝,则会被围观人群迅速捡去。

“拉萨‘斗’风筝的规则是,被割断掉下来的风筝,谁抢到就归谁。”平措一边操纵着手中的风筝一边说,“在拉萨,断了线的风筝,即便主人在身旁,也不会说‘那是我家的’。小时候,在放风筝的季节,我就冲上去抢无主的风筝,大家一拥而上,不看路导致落水、撞墙是常有的事,有时候抢到手才发现,风筝早已被扯烂。稍大一点,就自己学做风筝,给线上‘那’。现在工作太忙,就买现成的风筝,虽然少了亲手制作的乐趣,但放风筝的趣味可一点不减。”

在拉萨河谷售卖风筝的摊位中,拉萨风筝制作技艺自治区级代表性传承人普穷的生意最红火,经常有客人一买就是几十只风筝。

59岁的普穷制作风筝已经有近20年的经验,对风筝器具也做了很多改良,他向记者展示摊位上自己制作的风筝线、线轴,对比多年前的制作图片,在实用和审美方面都有了明显改进。

“大风筝一只7元,小风筝一只5元,纯手工的风筝线每1000米50元,进口的风筝线在这边……”跟随放风筝的时间变化,普穷的摊位每年从8月1日摆到10月8日,每天可以卖出上百只风筝,收入颇丰。碰到年轻人来请教将风筝飞上天的秘诀,他总是技痒,亲自上阵为他们示范一下。

“斗风筝时,选位置很重要,最好能骑在对方线上,如果能再缠上一圈就好啦。两根风筝线相遇时,自己的线一定要绷紧,快速收线或放线形成对对方风筝线的切割,两根线交织的时间只有几秒钟,要尽快把对方的线割断。一旦双方的线缠上,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收线,双方在此过程中比的是线的锋利度、风筝拖拽线的速度和玩家的技术。”普穷一边向顾客介绍“斗”风筝的经验,一边手持风筝演示。

拉萨风筝制作技艺是各族人民长期在社会生活实践中共同创造的,蕴含着中华民族的文化价值观念、思想智慧和实践经验,有着经久不衰的独特艺术魅力,是珍贵的民间艺术瑰宝,具有深厚的美学价值。2006年,拉萨风筝作为西藏风筝的代表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普琼也成为拉萨风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在享受风筝带给他乐趣的同时,他也不断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为拉萨风筝的保护与传承尽绵薄之力,身体力行地将拉萨风筝文化传承给更多人。

“爸爸带过的学生里有待业青年、退休老人,他还多次将拉萨风筝的制作技艺带进校园,让学生们从小就感受到风筝文化是珍贵的民间艺术瑰宝。”如今,随着普穷年龄渐长,他的儿子米玛次仁也会在工作之余学习风筝的制作技艺,到父亲的摊位前帮忙售卖风筝。

天色渐晚,平措的最后一个风筝也被“斗”败,他意犹未尽地和朋友约定明天再战的时间;米玛次仁和周围商家一起清理掉落的破风筝和断了的风筝线,收拾摊位准备回家。只有空中不断盘旋的风筝还在向远处飞去,飞向夜幕更深处。

责任编辑:龙会琴    
Mission News Theme by Compete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