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潘功胜:我国外汇市场受本轮美联储政策转向影响可控 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佳 北京报道

在10月20日开幕的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发表了以“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和外溢”为主题的演讲。

潘功胜直言,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经济“骤停”和流动性危机,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实施了超宽松货币政策。发达经济体本轮货币政策量化宽松呈现响应更快、规模更大、直达实体、财政协同四个特征,反应速度和力度远超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

由于在政策刺激和疫苗接种的推动下,全球经济实现了快速复苏。但经济快速恢复、通胀持续高位徘徊促使发达经济体央行开始释放货币政策转向信号。

对此,潘功胜表示,预计我国外汇市场受本轮美联储政策转向的影响可控,跨境资本有望继续双向流动,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美元升值空间有限

在全球经济快速复苏的背景下,尤其是主要发达经济体迅速反弹,2021年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已超过疫情前水平,欧、英、日也接近疫情前水平。

但全球经济快速复苏的另一面,是发达经济体强劲的需求回暖持续快于供给恢复,推动其通胀压力走高,进而促使发达经济体央行开始释放货币政策转向信号。

潘功胜指出,美联储缩减购债的行动可能很快就会开始,金融市场已经有了较为充分的预期,首次加息时点预期也已提前至2022年下半年。欧央行、英国央行等其他央行也普遍强化了紧缩立场。

潘功胜指出,上一轮美联储货币政策紧缩周期中美元显著升值,对新兴市场经济体形成较大冲击。2014年中美元指数开始快速升值后,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大幅贬值,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也出现了大幅资本流出。2015-2017年初,我国外汇市场也遭受较大冲击,人民币贬值伴随着资本流出、外汇储备规模下降。

对于这一轮政策转向的影响,潘功胜表示,本轮美联储货币政策紧缩周期中,美国与非美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差和货币政策差均小于上轮紧缩周期,预计将限制美元升值空间。

他进一步分析称,在经济增长差方面,上一轮量化宽松政策退出期间,美国经济增长显著好于欧洲,而当前美欧增长更加同步;货币政策差方面,上一轮美联储缩减购债恰逢欧央行开启宽松,但本轮美、欧央行货币政策总体同向。

“当前新兴市场面临的资本外流风险也弱于上一轮美联储货币政策紧缩时期。”他补充道,当前新兴市场对外账户脆弱性下降,经常账户普遍较2013-2015年期间显著改善,近几年流入资金量也较为有限。

潘功胜强调,预计我国外汇市场受本轮美联储政策转向的影响可控,跨境资本有望继续双向流动,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人民币汇率弹性有所增强

尽管上一轮紧缩时期,我国经济正处于增速换挡、结构调整和前期政策消化三期叠加的阶段,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持续五十多个月为负。同时上一轮紧缩时期,人民币汇率前期单边升值,外汇市场累积了一定贬值压力。

但“当前国民经济保持恢复态势,主要宏观指标处于合理区间,就业基本稳定,国内稳固的经济基本面将是我国外汇市场应对外部冲击的基础保障。”潘功胜表示,“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汇率双向浮动弹性增强。同时,人民银行、外汇局不断完善逆周期宏观审慎管理工具,在风险应对方面积累了更多经验。”

对于汇率的变化,潘功胜认为,上一轮紧缩时期之前,我国外资流入主要是传统融资性外债,对汇率变化较为敏感,2015-2016年间经历了外债集中去杠杆。

而近年来,我国外债流入以境外长期投资者投资人民币债券为主,稳定性较高。此外,当前我国企业“走出去”更加理性,未来对外直接投资预计将比较稳定。

潘功胜表示,在应对外部冲击中,人民银行、外汇局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今年以来也进行了前瞻性布局。未来将坚持底线思维,密切关注国际市场动态变化,持续加强外汇市场监测预警,积极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

他强调:“当前,我们更加有基础、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维护我国外汇市场平稳运行。”

在谈及房地产市场金融波动时,潘功胜表示:“这是市场主体在个别企业违约事件出现之后的应激反应。在金融管理部门的预期引导下,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风险偏好过度收缩的行为逐步得以矫正,融资行为和金融市场价格正逐步恢复正常。”

“下一步,金融部门将积极配合住房城乡建设部和地方政府坚定的维护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维护住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潘功胜坦言。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Mission News Theme by Compete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