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媒在线丨土耳其里拉危机会拖累欧洲吗?

中国商务新闻网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近期的经济策略效果十分惊悚。12月20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一度上涨25%至1美元对12.28里拉,盘中里拉曾触及记录低点18.36。里拉暴涨的原因是当日土总统埃尔多安政府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推出一项新的计划,保护储蓄额免受本币波动的影响。埃尔多安在安卡拉主持召开内阁会议后表示,如果里拉对硬通货的跌幅超过银行承诺的利率,政府将弥补里拉存款持有人的损失。

土耳其里拉危机会拖累欧洲吗?

埃尔多安亲自出面承诺土民众储蓄的里拉免受贬值影响,是因为自去年9月以来,里拉对美元已贬值约一半,在埃尔多安上个月公布了依赖于降息和货币贬值的经济模型后,里拉对美元的跌速加快。尤其是最近的12月17日,土耳其股债汇三杀。当日土耳其股市雪崩,全市场熔断机制今日二次触发,股市下跌7%;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201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跌破16、17两个整数关口,再创新低。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土耳其年内第二次“股债汇三杀”。

土耳其近几年物价持续飞涨,通货膨胀率一直居高不下,今年11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去年同期已经飙升超过21%,而实际通胀率应该远高于土耳其官方的统计。但土耳其央行无视高企的通胀、民众生活和企业经营的失序,自今年9月以来连续四次降息,直接刺激了通胀率的飙升。而且埃尔多安12月19日在伊斯坦布尔电视讲话中表示,“我们还会下调利率,别指望我有别的答案。”

在通胀高企、汇率巨幅贬值的背景下,埃尔多安仍一反常理推出低利率的经济政策,是希望通过降息给企业减轻融资负担,吸引更多企业在土耳其投资兴业;同时里拉币值下跌又可以提升土耳其出口商品的竞争力,便于国内出口商开拓市场。投资和出口的增长会持续扩大就业,推高经济发展,成为土耳其发展的动力。

但违背经济常识是要吃苦果的。埃尔多安在过去十几年里大肆借贷外债、大兴土木,导致美元外债规模高达4500亿美元,而土耳其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才7170亿美元,外债占GDP比例达到惊人的62%。而且借贷的外债并没有提升土耳其的经济产业链和在全球有竞争力的产品,其经济发展所必须的原油、钢铁、铜铝、芯片、机器设备等等,几乎都需要进口,所以外汇以可见的速度在不断缩水。

自埃尔多安2003年担任总理以来,推出181个公私合作项目、耗资1400亿美元,在公私合作的基础上建设从公路到发电厂和医院的所有设施,其中一半以上是建立在“建设-运营-转移”体系的基础上的,许多项目都需要国家支付担保,这些担保基于对未来使用年限的乐观预测,通常以几十年为衡量标准。如果达不到盈亏平衡的目标,会给土耳其带来难以承受的债务负担。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而且大通胀还可以利用民众的储蓄消除大部分政府所欠的内债。所以土耳其财政支出在经济困难时期反而继续大幅增加。土耳其统计局最新的数据显示,第三季度土耳其的GDP实现6.3%的增长,政府支出增长了9.6%,2020年更是过分,财政支出同比扩大了42%。并且土耳其政府预计很快将向议会提交一份额外的预算。

而且,埃尔多安当下还希望以继续大兴土木的方法来挽救下滑的经济。今年以来,埃尔多安通过降低银行利率、提供信贷支持和增加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支出,政府旨在通过对借款人的补贴来刺激土耳其的经济和就业增长。许多土耳其的大型投资项目,例如达达尼尔海峡新桥、伊斯坦布尔运河项目、欧亚隧道和新伊斯坦布尔机场等,都是低利率政策的一部分。但随着里拉的快速贬值,建筑成本也在持续攀升。

毫无疑问,土耳其的巨幅通胀已经引发国内市场和国内企业经营混乱,埃尔多安一意孤行的不按常理出牌,在高通胀下几番降息措施也引发了里拉一贬再贬。这些对土耳其普通家庭一次次赤裸裸的掠夺措施造成里拉的信用危机和土耳其外汇储备的岌岌可危。今年12月初土耳其央行的净国际储备降至224.7亿美元,一旦扣除455.71亿美元的未偿掉期交易(掉期交易是当事人之间约定在未来某一期间内相互交换他们认为具有等价经济价值的现金流的交易),外汇储备将降为负值。这意味着在短期内将看到土耳其外债偿还的实质性违约行为,很有可能会引发更大的危机——主权债务危机。

目前持有土耳其外债最多是欧洲,届时是否会出现像2015年希腊违约造成的欧债危机,国际资本市场很是担心。目前欧元已经从去年的高点1欧元对1.226美元下跌到现在1欧元对1.118美元,下跌幅度达10%。摩根士丹利近日表示,尽管美元的涨势可能接近完成,但欧元的弱势仍将持续。

路 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