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为改善偿付能力充足率 中航安盟财险拟增资3亿元

为改善偿付能力充足率 中航安盟财险拟增资3亿元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

近日,中航安盟财险发布公告称,为改善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支持持续开展保险业务,公司董事会拟向双方股东申请增加注册资本3亿元,将中航安盟财险的注册资本由11亿元变更为14亿元。双方股东于9月8日签署增资协议。

据了解,中航安盟财险有两方股东,中航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航投资”)和法国安盟农业相互再保险全国总公司(下称“法国安盟”),各持有中航安盟50%股份。本次增资由两股东同比例增资3亿元,其中,中航投资出资1.5亿元,法国安盟出资1.5亿元,增资前后股东持股比例保持不变。

股权、人事双双调整后迎增资

公开资料显示,中航安盟财险原为安盟保险(中国)有限公司,于2011年2月在四川注册成立,初始注册资本金为2.5亿元。2012年引入中方股东中航航空工业集团后,增资至5亿元,随后更名为中航安盟财险。2014年1月再度增资至11亿元,由航空工业与法国安盟各持股50%。

直到今年5月,中航安盟财险再次迎来股权变更,四川银保监会同意航空工业将其所持中航安盟财险50%股权转让给中航投资,至此,中航安盟财险从航空工业的“子公司”变为“孙公司”。

回溯来看,去年10月,中航资本(现已更名为“中航产融”)发布公告称,旗下控股子公司中航投资与公司控股股东航空工业签署了附生效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航空工业拟将其持有的中航安盟财险50%股权以约7.03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协议转让给中航投资。

对于转让股权的目的,中航资本表示,目前,公司已拥有信托、租赁、财务公司、证券、期货、基金等金融牌照,全牌照金融业务平台已初步形成。中航资本以构建全牌照金融业务平台为战略定位,收购中航安盟股权后,中航资本及中航投资板块将增加财险牌照,将进一步完善金融布局,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

而对于股权调整带给中航安盟财险的影响,中航资本称,中航投资收购中航安盟股权后,可以对其业务渠道、客户资源等进一步整合,在服务产融结合方面发挥优势,在保证原有业务特色的基础上拓展多元化经营。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航资本发布股权变更公告后的两个月内,中航安盟财险随即进行了高层人事调整。2020年12月,中航安盟财险发布了董事长的人事变更信息,刘光运担任中航安盟财险董事长的任职获监管批准;2021年1月,中航安盟财险又发布了总经理的任职消息,阮江获监管批准,开始担任总经理一职。

从两位核心高管的履历来看,分别来自两方股东。董事长刘光运现任中航资本党委委员、董事、总会计师(财务总监),其曾历任原国防科工委审计局、综合计划部财经局参谋、总装备部综合计划部装备财务局参谋、中国 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财务部特级业务处长、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财务管理部、计划财务部副部长,中航安盟财险副董事长。

虽然在进入中航安盟财险之前,刘光运并未有保险相关从业经历,但中航安盟财险表示,其具有多年从事经济工作的经历和良好的管理经验,业绩突出,有较强的专业技能、政策水平和工作能力。

总经理阮江则曾在法国安盟保险工作。其曾历任荷兰银行巴黎投行数据分析员、法国安盟保险集团项目经理、法国安盟保险(中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进入中航安盟财险后,阮江曾担任中航安盟财险四川分公司总经理,兼任中航安盟财险合规负责人、首席风险官,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等职务。2020 年4月被指定为公司临时负责人。

去年净利亏损超前五年之和

不论是股权变更还是人事调整,最终都要为企业谋发展。

作为一家以农险为主营业务的合资财险公司,中航安盟财险已有十年发展历史,但2020年其净利润由盈转亏,且亏损额超过过去五年净利润之和。

具体来看,中航安盟财险2020年净利润亏损1.34亿元,而该公司2015年至2019年依次实现净利润1455.98万元、2022.87万元、4697.65万元、3483.46万元、1665.72万元,5年累计净利润1.33亿元。

对于大幅亏损原因,中航安盟财险曾向媒体表示,公司主要经营农险的四川、吉林、陕西、辽宁四个省份均遭遇了不同程度的自然灾害,其中四川省,凉山地区突发森林大火,多地遭遇洪水侵袭;辽宁省部分地区连续60天无降雨,农作物出现大面积绝收、减产;在辽宁和吉林,遭受了历史罕见的三场台风,先旱后涝,部分地区受灾严重。受以上所述重大灾害影响,公司赔付成本上升,经营出现亏损。

阮江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控制农业保险经营风险,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按两百年一遇设立情景模型,分析可能面临的经营风险。同时,与国内外再保险公司在防范农业保险巨灾风险上也已经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每年都进行再保险分散安排。从经营、到产品、到业务的制度安排,帮助公司妥善应对重大自然灾害。”

实际上,作为易受天灾影响的农业,本身的脆弱性也让农险面临很大的风险,因此在我国,经营农险一般是由政府与机构协作。但由于农业保险的政策性属性决定了其保本微利的特点,如何实现政企双赢成为一大课题。

阮江曾公开表示:“我们将充分依托航空工业股东优势,服务航空主业,做精做细市场,积极探索商业保险的差异化、特色化发展模式。依托中航资本综合金融和产业投资业务优势,为客户开展定制化的综合金融服务,同时也将不断加强数字赋能,打造优势互联网工具,拓展特色化多元化渠道,寻找并深耕细分领域的业务蓝海。”

据中航安盟财险2021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中航安盟实现保险业务收入9.58亿元,净利润0.09亿元。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中航安盟财险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82.34%,较一季度末的213.67%提升约69个百分点。但据中航安盟财险预测,下季度公司的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下滑约87个百分点至195.69%。

责任编辑:孟俊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