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猪肉自由了,养猪大户血亏:“牧原股份们”的底在哪

猪肉自由了,养猪大户血亏:“牧原股份们”的底在哪

(10月湖北某超市)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黄兴利 北京报道

当消费者在菜市场实现了“猪肉自由”时,养猪大户们刚刚度过了煎熬的秋天。

10月14日晚间,几大猪肉养殖企业密集发布了三季度预报,一组亏损预警数据将行业的深度亏损现状公之于众。记者统计了解到,包括牧原股份、新希望及天邦股份在内的几大猪企三季度预计亏损总额超百亿。

尽管抛出了惨淡的业绩数据,但第二天资本市场走势却有涨有跌:截至10月15日收盘,“猪茅”牧原股份市值达2915亿元,收报55.4元,涨4.37%,与今年2月下旬达到52周历史高点的92.1元/股相比,跌幅近4成;当天,新希望收于13.54元,跌2.52%,天邦股份收于6元,跌3.85%,如果以1月4日收盘价为基点,今年以来,除牧原股份股价微增外,上述另外三家企业股价跌幅均达4成左右。随着猪价走低,资本市场的猪肉股还会跌跌不休吗?

猪企大户的惨淡三季度

养猪企业刚刚走过了业绩惨淡的冰冷秋天。

牧原股份10月14日发布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公司三季度亏损5-1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04.90%-109.80%。除此之外,牧原股份预计公司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85-90亿元,同比下降57.12%-59.50%。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牧原股份称,报告期内公司生猪出栏量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但由于国内生猪产能逐渐恢复,2021年前三季度生猪价格较去年同期明显下降,导致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经营业绩较去年同期明显下降。

“生猪市场价格变动的风险是整个生猪生产行业的系统风险,对任何一家生猪生产者来讲都是客观存在的、不可控制的外部风险。”牧原股份提及,如果未来生猪市场价格出现大幅下滑,仍然可能造成公司的业绩下滑。

除了牧原股份外,另外几家养殖大户也在10月14日晚间发布三季度业绩预告。

新希望公告显示,预计第三季度亏损25.8亿元-29.8亿元,预计前三季度亏损59.95亿元-63.95亿元;除此之外,天邦股份也预计,第三季度将亏损20.5亿元-22.5亿元,预计前三季度合计亏损27亿元-29亿元。

对于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几家养殖企业均提及国内生猪市场价格大幅下滑对业绩造成影响,尤其是三季度猪价比二季度价格更低。从国家统计局数据来看,今年9月下旬我国生猪(外三元)价格为11.1元/千克,环比下降10.5%;对于2021年1月上旬,生猪(外三元)价格为36.8元/千克,跌幅高达69.8%。

从猪粮比这一关键指标来看,生猪养殖企业确实不好过。

据了解,相关部门为区分生猪价格过度下跌和过度上涨两种情形,设立了三级预警区间,其中,生猪养殖盈亏平衡点对应的猪粮比价为7∶1。按照国家发改委监测数据,9月20日-24日当周,全国平均猪粮比价为4.93∶1,猪肉价格已进入过度下跌一级预警区间(低于5∶1)。10月15日,第三方数据显示,全国大部分地区猪粮比仍低于5∶1。

“养殖企业利润压力短期难改善”

自2006年以来,我国经历了2006年-2010年、2010年-2015年、2015年-2018年、2018年-至今四轮“猪周期”,这一轮猪周期叠加非洲猪瘟及新冠疫情等多重原因,价格涨跌幅远超此前几轮周期,从而被行业称为是“超级猪周期”。

此前一个“猪周期”通常时间在3-5年,当前,在国内猪肉供应已经出现过剩苗头情况下,这轮猪周期何时见底、猪肉价格何时反弹也一直是市场讨论的热点问题。

申港证券在日前发布研报认为,当前猪周期上行拐点尚未到来。这份研报指出,在中央收储启动之后,猪肉价格均迎来短期内的上行,但并不会根本性改变产能边际过剩的状况,只有持续的自然产能缩减和突发性疫情才能使得猪肉产能重新出现缺口,开启下一轮猪周期。

“目前商品猪及母猪存栏量均已超过2017年非瘟前水平,短期国内生猪供应仍处于过剩阶段。”鲁证期货农产品分析师侯广铭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从产能趋势角度看,当前生猪价格较年初已下跌超过50%,行业普遍陷入深度亏损,养殖端母猪淘汰现象明显增多,目前全国生猪基础产能已经进入增速下滑期。

但侯广铭同时指出,考虑到母猪种群基数大,淘汰时间仍然较短的现实情况,母猪种群的去化仍需要较长时间。

对于牧原股份等四大企业发布三季度亏损预报,何时亏损现状能够缓和,侯广铭分析指出,牧原等企业的主营业务是生物资产销售,其营收一方面取决于生猪出栏数量,另一方面取决于生猪销售价格。

“从生猪出栏数量的角度看,目前集团大厂出栏量处于较高水平,在亏损压力下继续大规模增加出栏量并不现实,也不经济。因此,未来规模企业营收能否改善取决于生猪价格能否反弹至行业成本线附近。从目前生猪市场供需情况看,短期仍难以看到生猪现货价格大幅上涨的基础,养殖企业利润压力短期内难以改善。”侯广铭认为。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行业尚在猪周期中“硬挺”,但企业扩产能也在提速。以牧原股份为例,其在8月宣布公开发行可转债募集说明书,拟募资不超95.5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生猪养殖建设项目和生猪屠宰项目。

对此,在侯广铭看来,规模企业一方面定位于长期发展,另一方面倾向于获得更大市场份额。“生猪养殖行业是周期性非常强的行业,规模企业在行业陷入深度亏损时苦练内功,在降低成本的同时着眼布局长期发展,以期在下一轮上升周期中获得更高收益,以实现企业长期发展。另外,行业深度亏损时期一般是龙头企业加大布局,谋求市场份额最好的时机,获得更大的市场影响力和份额是企业逆势扩张的内在需求。”侯广铭分析称。

责任编辑:卢晓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