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背靠软银、红杉诸多巨头却折戟中国,全球独角兽之一OYO酒店递交招股书

背靠软银、红杉诸多巨头却折戟中国,全球独角兽之一OYO酒店递交招股书

OYO酒店“0”加盟费。 截自OYO酒店中国官网

本报记者 李未来 见习记者 苗诗雨 北京报道

冲击IPO的消息一出,也让独角兽OYO酒店的发展史走向大众视野。

近日,印度经济型连锁酒店OYO向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SEBI)正式递交了上市招股书,目标融资约12亿美元,估值高达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0亿元)。或许OYO酒店对于许多人来说十分陌生,但其背后的股东软银、红杉资本、光速创投、滴滴、Airbnb等无一不是各领域的焦点企业。

那么这个备受资本追捧的OYO酒店,究竟什么来头?

90后印度小伙的6年奇迹

从诞生到创造奇迹,OYO酒店用了6年时间,而这6年也是Ritesh Agarwal(中文名:李泰熙)的人生转折。

2013年,为了帮助用户寻找到更舒适、放心的房源,李泰熙将其所创办的Oravel公司改名为OYO,并将公司性质从信息预订平台转变为连锁加盟平台,而这一年李泰熙年仅20岁。

公开资料显示,Oravel此前为一家廉价酒店的信息综合和预订平台,且经营十分良好。据格隆汇报道,Oravel成立后不久,就获得了美国创业家、PayPal创始人Peter Thiel发起的“20 under 20”项目给予的10万美元创业基金。

不过,而后OYO的发展也证明,李泰熙的眼光是“毒辣”的。在短短6年时间里,李泰熙通过加盟的方式与酒店达成合作,将签约酒店统一改造为OYO风格。并且凭借免加盟费仅抽销售佣金的方式迅速打开了各方市场。

据OYO酒店中国官网消息称,截至2019年6月,OYO Hotels&Homes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连锁酒店(按房间数量计算),以及增长最快的酒店、住宅和旅居空间连锁品牌。创立仅6年时间OYO便覆盖了800多个城市,拥有23000多家OYO品牌酒店和85万间客房。

谈及OYO酒店的上市,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衍行都不禁感叹,OYO酒店的发展堪称全球酒店业史上“最疯狂的案例”。

备受资本追捧的潜力股

毫不意外,OYO酒店迅速的扩张也成功让其成了资本追随的潜力股。

综合公开资料来看,在2015年3月的A轮融资中,OYO就得到了光速创投、红杉资本、绿橡资本和DSG等四家投资机构的参投,共计金额达2400万美元。在随后两年时间里,OYO又分别获得了软银以及其他机构的三轮融资,总金额达4.4亿美元。Crunchbase显示,OYO目前总投资者人数26人,主要投资者人数11人,微软和Värde Partners(全球领先的另类投资公司)是其最新的投资者。

背靠软银、红杉诸多巨头却折戟中国,全球独角兽之一OYO酒店递交招股书

OYO酒店投资者微软、软银等。 截自Crunchbase官网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软银为OYO第一大股东,持有其46.62%的股份,李泰熙旗下RA Hospitality持股24.94%,其本人则持股8.21%。其余持股人还包括红衫资本印度、光速创投、滴滴关联公司Star Virtue以及Airbnb。

而随着诸多资本注入而来的是OYO被抬高的身价和业内地位。据市场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OYO目前估值约为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600亿元)

2019年,OYO入选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与北京隐形独角兽信息科技院联合发布的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排名榜单第60位。至今,OYO酒店的中国官网上,仍能查阅到相关报道。

不过,谁也不曾想到,彼时受到资本热捧、行业认可的独角兽OYO,一年后却在中国区栽了大跟头。

中国区的溃败之痛

中国区市场作为OYO酒店的重点攻克市场之一,同样也是李泰熙野心展露的市场,却实实在在的给OYO上了难忘的一课。

2017年底OYO进入中国,此后便开启了大举扩张。按照OYO中国官网介绍,短短两年时间内,OYO酒店已经在中国覆盖超过2000个市县,超过19000家酒店,客房总量超过78万间,服务超过2万名业主,跃居为中国最大的单品牌酒店及中国第二大酒店集团。

不过,在面对中国酒店市场的锦江、华住、首旅和其他诸多酒店时,照搬快速扩张思路而没有出色产品的OYO酒店显得优势不足。

又受到疫情的大范围影响,OYO中国区管理层动荡,中国区域出现大规模裁员情况。与此同时,有关OYO收取用户线上线下双份钱、单方面修改酒店业主合同、拖欠被裁员员工薪资等负面新闻传播开来。而后,身陷多重难关的OYO中国区开始对区域规划进行缩减,撤离中国市场。截止2020年9月,OYO在中国仅剩1567家酒店。

然而,经营受创裁员、承压撤离中国市场仅仅是OYO浮出的冰山一角,快速扩张背后的营收窟窿也显现开来。据格隆汇报道,2019年至2021年财年,OYO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8.7亿美元、18亿美元和5.5亿美元,同期净亏损分别达3.1亿美元、17.4亿美元和5.2亿美元,呈现出大幅波动。

可即便如此,资本对于OYO的热情也丝毫不减。2020年3月18日,印度媒体报道称,OYO完成了一笔8.07亿美元的融资,其中3亿美元来自李泰熙,而另外5.07亿美元则来自软银。

现如今,OYO这一跟头的“后遗症”似乎还没完全消退。据第三方酒店平台显示,目前深圳、广州等中国区域的OYO酒店价格集中在45元-100元之间,印度孟买地区的OYO酒店价格分布在76元-150元不等,与最初OYO设定的25美元-85美元之间的价格相差甚多。

同时,因快速扩张导致“失手”的OYO,也引得业内评价:OYO似乎在成为第二个WeWork的路上越走越快了。而早前,李泰熙在接受《大橙报》采访时提到的2023年使OYO成为全球最大连锁旅馆的计划,现在看来似乎也将成为“泡影”。

未来,OYO将如何布局中国市场,面对疫情又将如何攻克难关呢?对此,《华夏时报》记者通过邮件将相关问题发送至了OYO中国区邮箱,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相应回复。而OYO中国区官网的新闻更新也停留在了2020年1月。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