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媒网丨记者夜访西单三里屯:消费转向,一个理性的情人节

记者夜访西单三里屯:消费转向,一个理性的情人节

(姜艳鑫 摄影)

本报华夏时报记者姜艳鑫 黄兴利 北京报道

零度以下的北京初春夜,热门商圈人头攒动散发热情。作为商家营销重头戏的情人节,今年不管是餐饮还是娱乐,恐怕都让人感慨“有点贵”。在疫情常态化大背景下,这个被卖花人调侃为“十年来花价最高”的情人节,正飘散出消费理性的新味道。

2022年,虎年情人节的前一天,恰逢周末,北京下了一场大雪,路边随处可见环卫工人在地上撒盐,希望使雪快一些融化,以免耽误外出的行人和机动车。但这场大雪并没有困住人们外出的脚步。 2月13日、14日《华夏时报》记者实地走访了北京三里屯、西单商圈,在走访的过程中记者发现,当下年轻人在节假日期间选择潮玩潮食成为了大趋势。

潮玩潮食热

2月13日,三里屯北区入口处,扫码测温的队伍有序进行中,一位女士向工作人员询问,自己刚回到北京,还没来得及去做核酸,是否可以进去,但得到了工作人员但否定。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这样从外地刚回来,没做核酸就来逛街的人有很多,规定不做核酸是不允许进去的,今天和平时比人多了很多,周六的人流比今天还多,单他负责的一个门就能有七八千人。

路边随处可见新年符号,在告诉大家春节还未完全过去,星巴克坐满了顾客,路边三三两两的街拍摄影师一边寻找着靓丽的女性,一边举着手中的相机蓄势待发。不远处的网红蛋糕店门口正排着长队。

记者夜访西单三里屯:消费转向,一个理性的情人节

在队伍旁的“蛋糕黄牛”们大声吆喝着,吸引着排队者的注意,一对情侣的到来让黄牛开始“卖货”,一番推销之下,这对情侣花费250元买了四盒蛋糕。这个价格还算上了黄牛的代排队费。一位黄牛告诉记者,这家店在北京就一家,卖蛋糕与牛排,从开业就十分火热,有很多人过来都是为了它们家的外包装袋子,规定每人每次限购150元。

2月14晚,记者走访西单大悦城,再次可以发现潮食潮玩深得消费者的心,一层乐高店内家长们为孩子挑选着积木,隔壁的泡泡玛特店内各位大朋友也在挑选着心仪的产品。对比之下乐高与泡泡玛特成为了大悦城一楼两个人流量最大的店。

近年来,以盲盒为代表的潮玩业态快速发展,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期间,我国潮玩盲盒行业市场规模从83.8亿元增长至294.8亿元,预计到2023年行业市场规模有望达574.6亿元。

Z时代消费取悦自己成为主流,潮玩品牌也快速发展,除了已经上市的泡泡玛特外,创优品旗下TOP TOY、B站旗下的ip站、晨光文具旗下的九木杂物社、拥有众多IP的52TOYS等也颇受资本青睐。

记者夜访西单三里屯:消费转向,一个理性的情人节

对于中国潮玩市场竞争格局,东吴证券在去年发布的研报显示,现阶段市场较为分散,2019 年中国潮流玩具零售市场 CR3 不到 20%,对比日本(48.0%)、韩国(20.9%)、新加坡 (35.9%),集中度明显较低,龙头泡泡玛特市占率也仅 8.5%。

不过,与潮玩潮食在线下成为流量聚居地外,曾经被称为“电商试衣间”的线下服装零售却并未有太多人气。在三里屯,记者观察到,处在商圈中心的快时尚品牌H&M,试穿的人寥寥无几,羽绒服品牌北面店内偶见三三两两的购买者。而在西单大悦城内,与乐高、泡泡玛特门庭若市相比,lululemon、优衣库、李宁、无印良品等店内也仅见几名消费者在挑选服饰。

记者夜访西单三里屯:消费转向,一个理性的情人节

除了服装零售外,线下的电子消费也并非人潮聚居区。在大跃层4到5层的三星、荣耀、微软、vivo等电子产品销售柜台前,顾客们也仅是走过,停留的消费者非常少。

餐饮成最大赢家

相较于潮食潮玩的火热,传统服装的冷清,餐饮或是最大赢家。

西单大悦城的餐饮店门口,随处可见门口等位的顾客,6层、7层是大悦城内人流量最多的楼层,记者发现,相较于潮食潮玩店内的年轻群体,餐饮店门口排队的消费者则是各个年龄段都有。一家北京烤鸭品牌店外,一位已经等位一个小时的顾客告诉记者,“已经排队一个小时了,现在想换一家都换不了,每家门口都这么多人。”

餐饮区摩肩擦踵的情况在君太百货也是同样,拥挤的过道中坐满了排队的人,西贝莜面村、云海肴、巴奴火锅店内也是坐满了顾客。

记者夜访西单三里屯:消费转向,一个理性的情人节

在呷哺呷哺旗下的湊湊门店外,晚上8点左右等候排队的人并不多,一位正在等位的女士告诉记者,我已经排了80分钟了,现在前面还有10多人,一旁的屏幕上显示,小桌的等位桌数还有57位,中桌还有8位。

《华夏时报》记者从湊湊方面了解到,情人节当日,其营收和翻台率都是较平时高出很多,其中2人结伴的消费者占比75%以上。此外,本报记者从海底捞方面了解到,2月14日,海底捞三里屯soho店全天接待了400多桌顾客,尤其是晚餐时段消费火爆,70%的消费为双人小桌消费。

除餐饮外的新式茶饮品牌店内也是一大人流聚集地,大悦城内最显眼的奶茶品牌当属奈雪的茶,美团APP显示,晚上6点,大悦城人流达到了最高峰,7点左右奈雪的茶仍几乎满座。

记者夜访西单三里屯:消费转向,一个理性的情人节

《华夏时报》记者从奈雪方面了解到,情人节当日,奈雪的茶北京门店销售额最高的是北京西直门凯德茂PRO店,茶饮品牌的火热在大悦城中随处可见,或与地理位置有关,君太百货店5层一点点并未吃到情人节的福利,记者了解到,情人节当日,该店外卖单数在40单左右,自取单数在40单左右。

影院人流减少

作为茶余饭后的娱乐项目,电影在其中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刚刚过去的2022年春节档被认为是“史上最贵”,票房停留在60亿,相比去年春节档78亿总票房可谓“惨淡”。猫眼数据显示,春节档总出票1.14亿张,总观影人次为1.14亿人次,相比2021年同比下滑28.1%。

对于院线高昂票价,中国消费者协会官网也在2月15日发布《春节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下称《报告》)指出,“电影市场银幕过剩与内容短缺的结构性难题,疫情波动与政策影响的多种现实挑战,迫使影院通过提高票价缓解现金流紧张的窘境,从产业短期止损的角度来说或许可以理解,但观影人数普遍减少、观影频次持续走低的事实,却说明单纯的票价依赖无异于竭泽而渔、饮鸠止渴。”

值得关注的是,在高票价引发社会争议后,2月6日、2月7日,电影《狙击手》、《长津湖之水门桥》等电影先后宣布降价。

记者在走访过程中观察到,相比餐饮区域人头攒动,位于西单大悦城10楼的首都电影院稍显冷清。进入10楼后,取票机前有着10多位观影者在排队取票。其中一位观影者告诉记者,今天选择看的是《十年一品温如言》,昨天刚买的票。记者观察到,该时间段这一电影的票价仅为38元,相比春节档动辄上百的电影票价来看,已经颇具性价比。

记者夜访西单三里屯:消费转向,一个理性的情人节

“今天的排片还是以贺岁档的电影为主,《长津湖之水门桥》的排片最多,今天选择看《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的人比较多。”首都电影院工作人员谈到,可能因为是情人节,选择看《十年一品温如言》的情侣并不是很多。随后记者表示现在买是否还有票后,该工作人员询问记者是否有电影院的会员,记者表示没有后,建议记者在线上购买会便宜一些。

猫眼专业版资料显示,情人节当天全国排片总场次为43.43万场,总出票数为1232万张,平均票价为43元/张,总票房为5.27亿元,前一日这一数据为2.82亿元。2月14日,全国票房最高的电影是新上映的《十年一品温如言》,总票房为1.43亿元,排在第一,第二名是《长津湖之水门桥》,当日票房1.07亿元,第三名是这个《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当日票房9727万元,三者中上座率最高的是《这个杀手不太冷静》。

这份情人节票房数据,与2021年同日相比,却是有些落寞,猫眼专业版显示,2021年2月14日,总票房为14.72亿元,总出票数为2933万张,平均票价50.1元。当日,排在第一的是《唐人街探案3》,票房数为7.5亿元。

疫情之下,受到影响的各行各业也在逐渐解冻的过程之中,但恢复到疫情前,或仍需要更多的时间。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