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媒网丨快钱支付收虎年行业首张罚单!涉多项违规行为被罚1004万元

快钱支付收虎年行业首张罚单!涉多项违规行为被罚1004万元

(图片来源: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

本报华夏时报记者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随着金融监管力度的持续升级,开年来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首张千万罚单落地。

2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网站披露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下称“快钱支付”)因违反账户管理规定、违反清算管理规定、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与身份不明客户交易等四项违法行为,被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处以罚款1004万元,并责令限期改正。

针对该处罚,快钱支付回应表示,此项处罚是中国人民银行2020年对快钱开展综合检查中发现问题的处理结果。快钱支付已经在当年第一时间成立专项整改小组,对照监管各项要求,全面深入自查整改,制订详细改进计划,并在保证业务平稳运行的同时,及时完成了全部问题的整改工作。

“目前公司产品均可正常使用,并未受到影响。”2月15日,快钱支付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支付行业开年首张千万级罚单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快钱支付的处罚也成为开年了支付行业首张千万级别的罚单。根据处罚信息,快钱支付的两名相关负责人也一并受到了处罚。时任快钱支付董事、首席执行官、总经理党晓强,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被处以罚款人民币3.5万元;时任快钱支付助理副总裁滕士军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与身份不明客户交易,被处以罚款人民币8.5万元。

快钱支付表示:“将以此为戒,积极贯彻落实监管各项要求,健全公司治理,升级系统能力,优化服务流程,进一步提升公司业务经营的合规水平。”

公开资料显示,快钱支付成立于2004年,是国内首批第三方支付机构之一,注册资本4亿元,2011年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公司总部位于上海,在北京、天津、南京、深圳、广州等30多地设有分公司,成立至今,快钱公司已覆盖逾4亿个人用户,650余万商业合作伙伴,对接的金融机构超过200家。

无独有偶,得仕股份有限公司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也出现在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列表内。处罚信息显示,得仕股份被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处以人民币430万元罚款,责令限期改正。

针对此次处罚,记者多次致电得仕股份上海总部但其电话始终未能接听。其客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得仕卡等产品均可正常使用,有关处罚的情况自己并不是很清楚。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得仕股份成立于2006年10月,注册资本为1.5亿元,于2011年8月获支付牌照。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8月29日,央行公布了第二批12家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决定,得仕股份由于存在《中国人民银行行政许可实施办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其《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申请被中止。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针对上海两家支付企业的处罚反应了两个问题,一方面,以第三方支付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及金融科技的监管,将向常态化和规范化发展;另一方面,针对金融行业的监管,包括反洗钱、大额资金流向等内容,整体的思路与管理处罚是一致的。随着金融环境与监管环境的变化,未来对支付机构的监管,尤其是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监管将会不断加强。

“企业如何与新的监管要求相适应,如何提升自己的服务与技术能力是企业应该思考的问题。”王鹏表示,第三方支付是非常具有发展前景的行业,无论是供应链金融,还是搭建产业互联网,第三方支付的应用场景与施展空间是非常巨大,但前提首先要合规,适应监管的要求;其次是要练好内功,不能像以前一样“躺平”赚钱,要能够经历市场的风浪,探索出适合自己的模式和特点。

支付行业监管不断升级

近年来,我国第三方跨境支付市场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易观分析发布的《2021年中国跨境支付行业数字化年度专题分析》预计,2021年,第三方跨境支付市场规模高达1.12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长23.02%。其中,跨境电商市场规模有望突破7.5万亿元人民币,可持续发展动能十足。

在行业不断扩容的同时,监管部门也在不断加强对支付机构违法违规行为的惩处力度。近期,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指出,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取得重要成果。其中便包括,集中整治金融乱象,严厉打击金融违法犯罪活动;清退无牌互联网资管机构、无牌支付机构、股权众筹平台、违规网络互助平台;关停封堵境内外互联网外汇交易平台等。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0家支付机构受到了行政处罚,累计处罚金额超4000万元。其中,8家机构的被罚金额在百万到千万之间。

对此,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向本报记者表示,行业发展到成熟阶段,法律法规逐步完善,针对类似违反账户管理规定、违反清算管理规定、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与身份不明客户交易行为的监管执法就能到位。近期多家支付企业受到处罚正是行业监管从严的标志,也是行业发展成熟的标志。

2021年10月,央行正式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标志着支付监管力度升级,对跨境赌博、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采取严防高压态势。为进一步完善反洗钱监管制度,提高反洗钱工作水平,2022年1月26日,央行发布了《金融机构客户尽职调查和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记录保存管理办法》,自2022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

“从全球看,移动支付业务的主要代表包括,以韩国为代表的银行主导模式、以美国为代表的合作模型、以日本为点的移动营运商主导模式、以中国和欧盟为代表的第三方主导模式,从这些年的发展看,以第三方主导的模式最为成功,其主要原因在于该模式采取的是轻资产发展模式,与其他模式相比,不需要投入太多的前期资产投资。但是,与银行主导和移动营运商这些带有国字背景的企业相比,第三方支付存在许多民营资本的身影,他们存在较强的逐利动机,因此,对他们进行有效监管是势在必然。”暨南大学金融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创练向本报记者表示。

陈创练表示,从目前看,支付机构存在的主要风险在于,服务系统是否安全可靠、清算业务是否合规、交易是否存在欺诈行为甚至是洗钱行为、从事业务是否符合央行规定、客户信息是否受到保护。

在陈创练看来,我国的移动支付市场是领先全球的存在,未来发展和监管的重点在于:第一,确保交易的安全性、规范和明确支付机构可以开展的具体业务;第二,规范行业发展,反对垄断,构建一个公平的支付平台竞争环境;第三,支持移动支付公司拓展业务,创造生存空间;第四,出台有关大数据隐私保护文件,对移动支付公司的云平台如何保护用户的个人资料和交易信息的隐私问题进行明确界定。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