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媒网丨当稳增长遭遇加息潮

当稳增长遭遇加息潮

伍戈

大国经济固然以我为主,但开放世界实难独善其身。当前海外高通胀货币收缩在即,国内稳增长政策发力可期。海内外经济周期显著错位之下,本轮国内政策是否可能我行我素?当国内稳增长遭遇海外紧缩,二者孰强孰弱?金融市场又将如何映射这般时空强弱的变化?

海外流动性紧缩将多快?

与历史相比,当前美联储的行动似已明显落后经济基本面。近期其官方失业率回至2018年初的水平,尽管受疫情影响劳动参与率仍有缺口,但劳动力市场已接近“就业最大化”。在此情形下,薪资环比增速远超历史同期,核心CPI环比创31年来同期新高。若考虑基数效应,本轮通胀同比增速或于一季度见顶后回落,但仍将持续大幅高于联储2%左右的政策目标。

当稳增长遭遇加息潮

图1. 美联储行动落后经济基本面 来源:WIND,彭博,笔者测算

未来美联储的收缩步伐或将显著快于过往。节奏上,本轮美联储行动更紧凑,年内Taper、加息、缩表大概率先后实施,三者间隔将远短于上轮周期中1-2年的间隔。幅度上,无论是当月的QE减量规模还是缩表规模,均将高于上轮周期;特别是,从联储官员讲话和市场预期看,3月加息50bp的可能性或高于60%,而最近一次加息50bp需追溯至2000年。与过往不同,美联储并非本轮发达经济体货币紧缩的“领头羊”。英国、韩国、挪威、新西兰等已加息至少2次,欧央行亦不再坚持今年加息“非常不可能”的表态。

当稳增长遭遇加息潮

图2. 美联储收缩或明显快于过往 来源:WIND,彭博,美联储,笔者测算

稳增长可否对冲外部紧缩?

海外流动性收紧往往发生在全球经济相对较好的时期,从实物指标来看,并不直接冲击我国实体经济。尽管政策仍“以我为主”,但外部流动性收紧确实可能对我国利率等形成一定制约。历史上,美联储密集加息时我国鲜有降息,国债收益率受外部的影响往往会更大些。不过,2020年以来,由于持续贸易顺差人民币积累了较大升幅,其灵活波动能为未来我国利率政策提供一定缓冲空间。

当稳增长遭遇加息潮

图3. 国内利率能否“以我为主”? 来源:WIND,笔者测算

回溯上轮加息周期,目前我国金融市场面对的情形与2015年末美联储首次加息前夕有些相似。当时,国内稳增长之下社融增速已从底部回升,但股市等为代表的风险偏好似乎受海外流动性收缩的影响更为明显。考虑到本轮海外紧缩将强于过往,未来我国金融市场的风险偏好短期内或更易波动甚至降低。

当稳增长遭遇加息潮

图4. 流动性外紧内松,风险偏好何去何从?

展望未来,我国稳增长预期及纠偏措施在春节之后可能有所强化。但考虑到国内疫情管控、需求强度以及利率空间等现实,信用和社融的扩张预计仍相对温和。综合对比上述海内外力量强弱,本轮美联储收缩的幅度频率或更易主导我国金融市场的风险偏好。

基本结论

一是与历史相比,美联储的行动似已明显落后经济基本面。其失业率近乎疫前,通胀再创历史高峰,联储Taper、加息、缩表的节奏将显著快于过往。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海外疫情的逆转,诸多发达经济体甚至已领先“领头羊”美联储加息。

二是海外流动性收紧往往发生在全球经济相对较好的时期,从实物指标来看,并不直接冲击我国实体经济。但确实可能对我国利率等政策形成一定制约。历史上,美联储密集加息时我国鲜有降息,且国内市场的风险偏好容易波动甚至降低。

三是展望未来,我国稳增长预期及纠偏措施在春节后可能强化。但考虑到疫情管控、需求强度以及利率空间等现实,信用和社融的扩张预计相对温和。综合对比海内外力量,本轮美联储收缩的幅度频率或更易主导我国金融市场的风险偏好。

(作者为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