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媒网丨低利率时代下人身险或随行就市,银保监新发信批征询意见透露什么信号?

低利率时代下人身险或随行就市,银保监新发信批征询意见透露什么信号?

本报华夏时报记者胡金华 上海报道

伴随着无风险利率市场的不断下行,国内庞大的人身险市场也在酝酿一场新变革。

2月9日,银保监会下发人身险部下发《人身保险产品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一”)和《长期人身保险产品信息披露规则(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二”)。时隔三年后人身险产品又迎新规,现正向业内征求意见。而这两份意见稿政策主要内容为统一信披材料口径,以保险公司为准;披露现金价值示例、保险产品费率表;万能险、分红险利益演示降为两档,最高演示利率下调;分红险须逐年披露现金红利实现率四点。

“首先,从消费者角度看,监管对保险产品信息披露要求更严格、更规范,消费者利益更有保障,同时信息透明度也更高。随着信息透明度提高,消费者能更方便地利用第三方平台进行比价,选择到性价比更好的产品。”对此,懂保汇创始人、原平安集团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陆敏分析指出。

不过,在更多的保险销售人员看来,未来将要实行的人身险产品信息披露新规仍然会对消费者产生影响,在低利率时代下消费者对于长期人身险产品会持什么样的态度值得观察。

高利率难实现给消费者打预防针

本报记者梳理了解到,我国保险产品信披法规可追溯至2001年出台的《人身保险新型产品信息披露管理暂行办法》,包括投连险、万能险、分红险的信息披露内容规范,其中,分红险暂定高、中、低三个演示利率,分别不得高于6%、5%、4%,现金红利累积年利率不得高于3%;投连险暂定高、中、低三个演示利率分别不得高于7%、5%、3%。

到了2009年,作为新《保险法》的配套规章之一,彼时原中国保监会监管出台了《人身保险新型产品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并沿用至今,与2001年暂行办法相比,该文件修订范围较大,涉及信息披露定义、销售行为、信息披露材料管理、保单利益演示、法律责任等多个方面,对投连险、万能险和分红险信息披露要求有不同程度的调整。

10年后的2019年,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修改<人身保险新型产品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拟对回访内容作出修改,包括增加电子化回访形式并解释其定义,以及要求回访材料保管期间不得少于10年;今年2月,银保监会又下发了上述的“意见一”和“意见二”,内容包括披露现价表、费率表、产品说明书;每年3月31日前披露上年保费收入前五的产品经营数据;探索提供符合老人和未成年人的披露方式;新增普通型产品信息披露;万能险、分红险降为两档利益演示,下调演示利率上限,须逐年披露风险现金红利实现率等等。

“低利率时代的到来是大势所趋,保险产品很难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持续实现所谓的较高收益,这也是给消费者打‘预防针’。”众托帮创始人龙格对《华夏时报》记者坦言。

陆敏进一步指出,从保险行业来看,新政策也有利于商业保险的长远健康发展。随着价格的普遍透明化,保险产品价格势必趋于便宜,这正是消费者渴求的,就会带动更多消费者购买商业保险,更多老百姓得到保险保障的同时,整个行业的保险密度和深度都增加了。从保险公司角度看,就要去适应这样的变化,要降低成本、提高效益,设计出更好的产品来服务消费者。

“这是监管对市场风险的调节机制在起作用,改善保险公司利用保险客户对产品利率含义的不熟悉或一知半解,而产生误解,从而引发销售误导或后期纷争问题;其次降低保险客户的期望值。直接来说会影响相当一部分人销售,险企保费规模下降;但会促进行业专业度提升,更注重回归保险本身的作用和价值。对险司而言,透明化意味着产品投产后的运营和管理压力加大,要求公司各个环节精益求精,提高能效。”普华永道中国咨询合伙人蔡欣溢分析称。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万能险、投连险产品几乎已经被保险公司“屏蔽”的时候,两份意见中则仍将万能险、分红险的利益演示由原来的三档降为两档,其中投连险的利益演示仍分为三档,但从“高、中、低”改为“乐观、中性、悲观”,且用于利益演示的假设投资回报率分别不得高于6%、3.5%和-1%。

对此,2月15日,上海保险市场一位精算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特别指出,这里需要注意的两点是,一是最低下限“-1%”负值的存在;二是“4.5%”“6%”作为监管规定上限,较旧规的“6%”“7%”等数值来说,整体有所下调。从这个角度来看,新规希望降低消费者对投资理财型保险产品的收益预期。

意见征询释放什么信号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此次两份意见向业内征询意见,最受关注的还是涉及分红、万能、投连利率演示的变动,在过去万能型、投连险产品热卖的时代所吸引市场的也是结算利率。如果经过业内征求后两份意见正式下发,是否会让万能、投连“重出江湖”,则引起业内的的猜测。

“现在不仅是低利率时代,资管新规之后我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应该说真正进入了净值化时代,信托产品打破刚兑,银行理财全面净值化,那么人身险产品是否也该出现一些变化呢?尤其是国内的人身险市场也正在进行全面转型的时候,保险公司是否能否提供一些多元化的人身险产品,以满足不同阶段人群的需要。”2月15日,上海一家大型寿险机构营销负责人士杨涛(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杨涛表示,自从新冠疫情出现以来进入第三个年头,保险市场也在经历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是疫情让国内消费者对于保险消费心态的改变,曾经一度激起热潮的健康重疾险现在慢慢退却,而长期人身险产品尤其像终身寿险很难激起消费者的购买热情,投连险、万能险又不在市场的视线之内,代理人队伍持续萎缩,消费者结构也正在出现剧烈的代际变更。如此种种的变化让商业寿险公司去适应调整需要时间。

与此同时,也有其他中小型寿险公司相关人士表示,两则征求意见稿仅仅只是针对产品的信息披露层,并未下探至产品本身。且这些信息保险公司一直都有,只是未向外界完全公示而已,因此文件并不会对产品的本质造成很大影响。

“短期来看,文件对销售端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消费者对于保险产品的消费决策会更加谨慎,相较以往,更加考验销售人员对产品的理解水平和销售技巧。总的来看,文件或引起保险公司短期业绩下降是业内共识。”2月15日,多家受访的人身险公司相关人士均向本报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