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媒网丨大豆播种面积和产量“双减”,价格一路走高,多地发声将扩种大豆

大豆播种面积和产量“双减”,价格一路走高,多地发声将扩种大豆

华夏时报华夏时报记者 王悦 徐芸茜 北京报道

大豆在我国居民饮食消费和畜禽养殖中均占据重要地位,然而,2021年的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却表现为“双减”趋势——全国1.26亿亩的大豆的播种面积比上年减少2200万亩;而在产量上也比上年减少了64亿斤,同比下降了16.4%。

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出席全国春季农业生产暨加强冬小麦田间管理工作会议时指出,要着力稳定粮食播种面积,切实扩大大豆和油料生产。

事实上,黑龙江、吉林以及内蒙古等多省已明确指出将在2022年扩大大豆种植面积,其中黑龙江省已表示将继续实施玉米、大豆差异化补贴政策,原则上大豆生产者补贴每亩高于玉米生产者补贴200元左右。

“多地实打实地调整种植结构,扩种大豆和油料,有望见到可考核的成效。”平台智库专家、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首席农业经济专家支培元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东北多地地方政府相继出台大豆种植扶持政策或加大国内大豆自给。

多地明确扩种大豆工作方向

据了解,在大豆相对收益较低的影响下,农民种植大豆的意愿呈现下降态势。2021年全国大豆播种面积为1.26亿亩,比上年减少2200万亩,与去年相比下降了14.8%,大豆产量328亿斤,比上年减少64亿斤,下降16.4%;大豆单产130公斤/亩,每亩产量比上年减少2.3公斤,下降1.8%。

东北三省一区作为我国优质大豆主产区承担着大面积恢复大豆种植的主要任务,其中黑龙江省的大豆产量约占全国产量的一半。为此,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副司长吕修涛表示,将指导东北地区安排好种植结构,扩大豆、稳玉米。

事实上,黑龙江人民政府已在印发的《2022年黑龙江省扩种大豆工作方案》中指出要大力实施大豆产能提升工程,坚持扩面积、提单产双轮驱动。2022年,全省大豆种植面积达到6850万亩,比2021年增加1000万亩以上;力争总产量达到170亿斤,比2021年增加26亿斤以上。

与此同时,黑龙江也已释放了政策信号,将充分考虑拉近玉米大豆种植收益,继续实施玉米、大豆差异化补贴政策,原则上大豆生产者补贴每亩高于玉米生产者补贴200元左右。

“黑龙江提升大豆种植补贴是提升大豆种植比较效益,从而提升豆农种植大豆积极性,扩大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的重要措施。”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说道。

1月24日,吉林省省长韩俊在吉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表示在2022年将全力确保农业稳产增收。加快国家粮食安全产业带建设,启动实施“千亿斤粮”生产工程。粮食播种面积稳定在8600万亩以上,扩大大豆和油料种植面积。

据内蒙古自治区农牧厅消息,今年内蒙古将进一步优化种植业结构,扩种430万亩大豆,进一步挖掘大豆生产潜力,并且已将350万亩清种大豆扩种任务以及160万亩大豆玉米带状复合种植任务(折算为清种面积80万亩)逐级分解到旗县。

“东北地区多地利用自身优势扩种大豆是国家战略,对于我国国内循环与国际循环新格局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也是东北三省优势的重要组成部分。“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大豆价格抬升

扩种大豆是强化国内自给能力、稳定我国油脂和饲料供给的重要举措,但想要增加大豆产量需要一个发展过程,一方面需要稳定大豆产区的优势,另一方面仍要依赖大豆的适当进口。事实上,从1995年至今,我国大豆的进口量是不断增加的。

在2020年,我国的大豆进口量已经超过1亿吨,约占全球大豆贸易量的60%,这意味着对中国来说,大豆对外依存度极高。而根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1月至12月中国的大豆进口量达到了8989 万吨。虽然大豆进口量同比下降4%,但在全球粮食安全受到普遍关注的背景下,大豆的对外依存度依然明显。

“我国自2014年以来大豆连续多年高进口,特别是我国2019年超过10000万吨,是我国消费升级的重要表现,这种情形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不能够改革。因此,扩大国内产量,继续保持较大规模进口,并分散其进口国的源头,可以降低我国大豆产业的进口风险,增加中国经济的安全程度。“洪涛指出,今后我国稳定大豆进口和提高国内大豆产量相结合的趋势不会改变。

支培元指出,在国际大豆种植面积减少的情况下,叠加国际航运不畅、物流紧张等因素,国际大豆价格持续走高。而国内因种植大豆不如玉米等作物收益高,农民种植大豆热情不断降低,造成大豆种植面积萎缩,导致国产大豆价格也节节攀升。

事实上,2021年大豆主力合约连续第三年上涨,年涨幅为1.80%,年内最高创6517元/吨的历史新高。而2021年国产大豆在现货市场上延续了2020年的大涨行情,最高价格已经超过3元/斤,已再创了历史记录。

支培元分析,大豆价格走高,虽然有利于恢复农民种植大豆的信心,但也造成大豆加工企业利润下降,下游产业出现亏损的情况,尤其是生猪养殖企业,因为猪肉价格回落,两头受挤,一些中小养殖企业经营压力上升。

“市场数量和价格的波动将是长期存在的常态,应采用市场方式回避市场风险,如期货、期权、大宗市场、批发市场、以及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技术链、利益链、生态链等方式,以及期货转现货、基差交易、易货贸易,以及供应链金融等多种方式,参与市场竞争。“洪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