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媒网丨连拉两个涨停!一年亏损近2亿,金种子酒拉华润“入酒局”

连拉两个涨停!一年亏损近2亿,金种子酒拉华润“入酒局”

本报华夏时报记者张瀚文 黄兴利 北京报道

2021年度预亏近2亿元的金种子酒业引入了战略股东华润。

2月16日晚,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阜阳投发拟以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所持金种子集团49%的股权转让给华润旗下华润战投。该交易不会导致金种子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变更。

业绩并不好看的金种子酒因何被华润看中还不得而知。按此前金种子酒发布的年度业绩预告,去年其预计录得净亏损1.55亿元至1.85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公告发出前,金种子酒股价一路走高,并在午后迅速触及涨停,收盘报15.75元/股。次日,金种子酒业开盘再度涨停,报17.33元/股。

业绩多年不振

正处于转型调整期的金种子酒在这个时间节点引入华润入股令人玩味。

2月16日盘后,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之唯一股东阜阳投发拟以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所持金种子集团49%的股权转让给华润(集团)有限公司之全资附属企业华润战投,本次交易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变更。

近期走势强劲的金种子酒股价再受此消息提振。公告发出次日,金种子酒应声涨停,盘中报17.33元/股。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自2月8日至2月16日的7个交易日内,金种子酒的股价涨幅高达20.3%,如按照2月17日盘中涨停的股价来计算,股价涨幅达到32.4%。

不过有股民在股吧发出疑问质疑金种子酒有内幕交易的嫌疑,在入股公告发出当日金种子酒就在午盘后强势涨停,收盘报15.75元/股。2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就此疑问致函金种子酒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金种子酒近年来的业绩并不好看。1月28日,金种子酒发布2021年度预亏公告显示,预计2021年度录得净利润亏损1.55亿元至1.85亿元;扣非净利润录得亏损1.8亿元至2.1亿元。

整体来看,去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录得营收8.07亿元,同比增长21.58%,体量位列19家白酒上市公司倒数第二位;净利润录得亏损1.44亿元,同比下滑37.36%;扣非净利润录得亏损1.63亿元,成为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为数不多的亏损企业。

金种子酒业绩不振早有预兆,2017年至2020年4年间,金种子酒分别录得净利润818.98万元、1.02亿元、-2.04亿元和6940.61万元,但扣非净利润却分别录得-250.32万元、1764.08万元、-2.28亿元和-1.14亿元,四年中亏损了三年,其中尤以2019年亏损额最大。

而反观徽酒其他“三朵金花”古井贡酒、口子窖和迎驾贡酒,则分别在近年实现了业绩的大幅增长。以古井贡酒为例,其在2019年正式成为“百亿俱乐部”的一员,当年营收达到104.17亿元,净利润则录得20.98亿元,相比2017年分别增长约49.5%和82.6%。

掉队后如何追赶

白酒行业素来有“东不入皖,西不入川”的说法,A股19家上市酒企中,川酒(五粮液、泸州老窖、舍得、水井坊)和徽酒(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金种子酒)各占4家。但川酒阵营以五粮液和泸州老窖为代表,已经成长为全国性名酒,所以有“西不入川”的说法。而“东不入皖”则更多体现在徽酒在渠道竞争上的激烈态势,安徽的白酒市场“内卷”严重。近年来包括洋河在内的全国性名酒也在进军安徽市场,对金种子酒等安徽区域酒企的市场份额进一步造成挤压。

金种子酒的营收由白酒业务与药品业务两部分组成,尽管近年来的业绩表现与徽酒同行相比略显逊色,但白酒业务总体上仍呈上涨趋势。金种子酒白酒业务在2019年至2021年的前三季度的营收分别为3.84亿元、3.52亿元和4.7亿元,2020年因受疫情影响白酒销售出现下滑,三年复合增长率为6.97%,2021年前三季度相比2019年同期增长22.4%。

金种子酒近年来正处于白酒业务的调整期,在其2021年度业绩预亏公告中表示“本次业绩预亏主要因公司白酒产品结构处于调整期,次高端产品销售占比较低,综合销售毛利较低导致。”

低档产品仍占其白酒业务营收的大头,毛利较低也是自然。去年前三季度中高档酒和普通白酒分别为金种子酒实现约1.59亿元和3.11亿元的收入,普通白酒约为中高档酒收入的2倍。二者以价格50元/瓶作为区分,50元以上为中高档白酒,以下则为普通白酒。具体来看,中高档白酒中包含金种子系列、金种子馥合香以及醉三秋1507系列;普通白酒则包括种子酒系列、祥和种子酒和颍州系列。

近年来,随着省内消费市场升级,金种子酒也在2020年8月推出战略新品馥合香系列,冲击次高端市场,根据金种子酒的“十四五”发展战略规划,2020-2022年是战略调整期。在这个时间节点选择引入外部股东华润,对于其白酒业务发展有何助益也成为长期看点。

“金种子酒的主销市场在安徽,存量竞争下,华润的入股能够有效的整合渠道资源,对于金种子的品牌形象,高端产品培育,省内市场竞争都有重要价值。”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对记者分析认为。在蔡学飞看来,华润更多的是战略投资性质,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财务投资,华润的介入往往会增强相关企业的品牌溢价,以及资本市场的号召力。

华润“酒局”扩容

公开信息显示,金种子酒的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持有其27.1%的股份,由此可以得出,本次交易完成后,华润集团将间接持有金种子酒约13.3%的股份。金种子酒在公告中提示,本次股权转让是央企下属子公司与地方国资企业之间战略性重组,拟采用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尚需获得有关部门的审批后生效。

值得注意的是,在入股金种子酒之前,华润集团早在2018年2月,就曾花费51.6亿元入股汾酒集团,华润集团旗下子公司华创鑫睿成为山西汾酒第二大股东,持有11.38%的股份。

此后在2021年8月26日,华润啤酒发布公告,拟通过投资山东景芝白酒有限公司进军中国白酒业务,确切的投资金额将在对景芝进行估值后确定。根据景芝酒业另一个潜在买家今世缘酒业的公告,景芝酒业2019年前11个月,其未经审计的资产总额34.53亿元,营收为12.36亿元,净利润为3715万元。

在发出拟收购景芝酒业公告后仅半年,华润集团此次又将金种子酒视为其实现扩张白酒业务的标的。可以预见,若此次金种子酒交易成功,华润集团的白酒业务版图将再度壮大。至于华润与金种子酒入股时间表,以及业务层面是否已有合作方向等问题,2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就此致函金种子酒方面,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2月17日,蔡学飞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本身啤酒与白酒行业存在渠道与消费者的重叠与互补,资源效能合作能够提升双方效益,同时华润也需要白酒获得新的业绩增长点,其次就是华润体系本身拥有庞大的白酒消费需求,而对于正在实施高端化与区域拓展的金种子来说,借助华润可以增强品牌背书,提振市场信心,并且解决资金、资源等短板,助力企业参与新的市场竞争。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