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央行重启千亿逆回购“量增价稳”四季度降准预期减弱

央行重启千亿逆回购“量增价稳”四季度降准预期减弱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为对冲税期、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等因素的影响,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10月20日,央行公告称,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000亿元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2.2%。

央行重启千亿逆回购“量增价稳”四季度降准预期减弱

因有100亿元逆回购到期,央行单日净投放900亿元,结束了此前连续多日的百亿逆回购操作。

此外,今日央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1年期LPR为3.85%,5年期以上LPR为4.65%。至此,LPR已连续18个月“按兵不动”。

重启千亿逆回购

国庆节前,为维护季末流动性平稳,央行在9月中下旬扩大了逆回购规模,从百亿元逐步提升至千亿元,同时还采用了“7+14”天逆回购组合进行的方式。

受过节资金需求量大影响,央行在国庆节假期前连续进行了千亿元逆回购操作,节前6个交易日,央行累计投放6200亿元。

而随着节前投放的资金陆续到期,央行逆回购操作重回小规模投放的百亿元水平,市场资金持续净回笼。

根据央行披露数据显示,10月11日至15日,公开市场共计5100亿元逆回购和5000亿元MLF到期,合计1.01万亿元。

随着今日央行重启千亿逆回购操作,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对记者表示,今日央行操作为“量增价稳”。

“量增”方面,央行适度加大逆回购操作,净投放资金,一方面是对冲资金面短期扰动因素;另一方面向市场释放央行将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市场流动性不是问题。

“价稳”方面,央行保持LPR报价稳定,符合市场预期,一方面是本月央行政策利率保持稳定;另一方面,反映目前国内信贷市场供需整体保持合理适度。

周茂华进一步指出,近期公布M2、社融与国内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国内货币信贷环境继续为经济恢复提供有力支持。但需要关注,全球产业链紊乱、供给瓶颈、大宗商品价格继续探高等因素对国内部分行业企业构成冲击,使得国内经济恢复面临困难复杂化,部分抑制信贷需求,国内需要多部门协同应对,为企业纾困,激发微观活力。

资金面上,短端利率连续两日全线上行,资金面转紧。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隔夜上行9.2个基点,报2.223%。7天Shibor上行10.9个基点,报2.283%。

从回购利率表现看,DR007加权平均利率上升至2.281%,高于政策利率水平。上交所1天国债逆回购利率(GC001)上升至2.151%。

降准预期减弱

在上周央行召开的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上,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四季度银行体系流动性供求将继续保持基本平衡,不会出现大的波动。

同时孙国峰指出,对于政府债券发行和税收缴款以及中期借贷便利到期等阶段性影响因素,人民银行将综合考虑流动性状况、金融机构需求等情况,灵活运用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适时适度投放不同期限流动性,熨平短期波动,满足金融机构合理的资金需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实施在增加流动性总量方面也将发挥一定的作用。

在被问及四季度降准空间时,孙国峰表示,从整个四季度来看,流动性供求的形势应当说是基本平衡的,人民银行将综合运用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此番表态使得市场的降准预期落空。随后在10月18日,国债期货全线大幅收跌,10年期主力合约跌0.52%,5年期主力合约跌0.33%,2年期主力合约跌0.11%,三个品种主力合约价格均续创逾三个月新低。现券方面,银行间主要利率债收益率大幅上行,10年期国债活跃券210009收益率上行7.25BP报3.0350%,续创逾三个月新高。

与此同时通货膨胀压力持续增大。9月份,PPI同比涨幅比上月扩大1.2个百分点至10.7%,创统计新高,CPI则较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至0.7%。

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王静文对记者表示,PPI高企和CPI低迷,侧面反应现在经济处于“类滞胀”状态,这种背景下,央行也很难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

对于短时间内是否还会再度降准?“从货币政策委员会三季度例会,以及央行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来看,四季度降准的可能性不大,但央行会加大结构性宽信用力度,把服务实体经济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适度发力稳增长。” 王静文分析到。

周茂华则表示,从近期公布金融数据看,9月末M2、社融同比与国内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国内货币信贷环境继续为经济恢复提供有力支持。对于短期资金面干扰因素,央行将通过多种政策工具,灵活应对,确保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不会让市场缺钱。

“但全球通胀风险和美联储等政策外溢风险也需要保持一定警惕。”周茂华指出,毕竟全球疫苗接种进度不理想、海外防疫形势依然严峻,这种情况下,全球供给瓶颈、产业链紊乱、商品价格维持高位等问题仍在,全球通胀风险迫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