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煤炭股大跌后迎来大涨,安源煤业、上海能源等多股涨停

煤炭股大跌后迎来大涨,安源煤业、上海能源等多股涨停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李未来 见习记者 邢祺欣 北京报道

10月20日跌声一片的煤炭股又涨起来了?

截至10月21日收盘,东方财富煤炭板块指数收涨3.01%,包括安源煤业、上海能源与山西焦化等多个煤炭股在盘中还迎来了当天的涨停。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对煤炭价格进行干预,意在促进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助力社会经济发展平稳运行。对于A股煤炭股而言,此举影响偏利空,板块迎来跌停潮在所难免。但是,煤炭股的基本面和业绩支撑作用仍然存在。”

国家发改委依法干预煤价

10月19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在组织重点煤炭企业、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等有关部门召开的今冬明春能源保供工作机制煤炭专题座谈会上宣布,将研究依法对煤炭价格实施干预的措施。

国家发改委在会议中指出:“根据《价格法》第三十条明确规定,当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显著上涨或者有可能显著上涨,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对部分价格采取限定差价率或者利润率、规定限价、实行提价申报制度和调价备案制度等干预措施。煤炭是重要基础能源,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目前价格涨幅已完全脱离供求基本面,且临近采暖季,价格仍呈现进一步非理性上涨的趋势。国家发展改革委将充分运用《价格法》规定的一切必要手段,研究对煤炭价格进行干预的具体措施,促进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促进煤炭市场回归理性,确保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确保人民群众温暖过冬。”

干预的态度决定了,具体的干预措施将会是如何?对此,国家发改委表示将会通过同有关部门密切关注煤炭市场动态和价格走势,梳理、排查保供稳价工作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及时协调解决。市场监管部门也将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坚持“零容忍”,严厉打击散播虚假信息、价格串通、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违法行为,切实维护市场秩序。

康楷数据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杨敬昊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调控的核心原因在于目前煤炭价格的涨幅严重背离了基本面。次要原因是,煤炭价格高企,使得生产企业的经营成本蹿升。这部分的成本一方面来自能源成本,用电或因限电而产生的成本,另一方面来自于以煤炭为基础的煤化工下游工业原料的价格飙升给企业带来的生产成本增加,比如煤制烯烃、煤制甲醇等。”

煤炭股大跌大涨

10月20日,包括中煤能源、山煤国际与开滦股份等在内的多只煤炭股在开盘后的几分钟内股价便纷纷迎来跌停。截至当日收盘,东方财富煤炭行业板块指数的跌幅达到了6.62%。

但在经历了多只龙头股跌停后的煤炭板块,却在次日又迎来了一波小高潮。直至收盘,安源煤业、上海能源与冀中能源都保持了自午间收盘以来的涨停态势。

而与A股不同,大商所的焦炭主力、焦煤主力与郑商所的动力煤期货却在当天迎来跌停,跌幅分别达12.00%、11.99%与11.00%。

杨敬昊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目前之所以煤炭出现背离基本面的上涨,核心还是供不应求导致的。因此,中国每年超过30亿吨的煤炭需求就主要依赖国内各大煤炭企业来解决,而仅2020年一年,煤炭消耗量就提高了0.6%。煤炭消费本身有自然增长,而每年3亿吨(排除疫情影响使用2019年数据)进口煤炭又受到影响。而国内,我们从2013年以来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淘汰落后的煤炭产能,从污染防治攻坚战开始,煤炭企业的产能收到严格限制。但煤炭企业并不是隔日就能把核增产能转化成原煤,这需要时间。而有了供不应求的这个主逻辑,而且短时间内还无法解决的时机,投机资金的情绪被调动,煤炭价格就完全脱离的基本面的涨速,特别是在奇货可居的背景下,惜售逐利也是企业本能,这也是发改委为什么要核定企业产能的原因,不能借口产不出煤来惜售或故意减产。”

“从经济学角度,我们国家进行限价来调控煤炭一定会行之有效。这是因为我国政府可以控制煤炭的供给侧,即国家要求煤炭企业全力生产保供,那么传统微观经济模型下的限价造成的减产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政策一出,郑商所的动力煤期货合约夜盘跌停,就是一个佐证。”杨敬昊对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李未来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