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让视障群体在运动中“看见”光

让视障群体在运动中“看见”光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文梅 见习记者 周南 北京报道

运动,让视障群体不必在黑暗中踽踽独行。

10月23日至25日,全国第十一届残运会暨第八届特奥会盲人跳绳项目比赛在陕西省铜川市铜川体育馆举行。和其他运动项目不同,盲人跳绳是大众项目,手脚并用摇绳跳跃克服各种障碍,以提高运动员的耐力、灵敏、心肺功能、协调能力,以及听觉、感觉等多方面的功能,从而达到培养视障人士健身锻炼的兴趣。

盲人跳绳项目的参赛主力军通常是来自盲童学校的未成年孩子。而在这群孩子中间,有一支稍显特殊的队伍——由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10名在校大学生组成的吉林队,这是该项目中唯一一个由大学生代表组成的队伍,他们的年龄多在18-22岁之间。

吉林队盲人跳绳项目教练、长春大学体育老师李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盲人跳绳是一个普及度很高的大众项目,它受限少、对场地要求不高,还能充分起到锻炼身体的作用,让盲人群体容易接受。最重要的是,这群盲人孩子通过跳绳,用肢体感受到运动带来的乐趣,内心更有力量,与社会融合得更好。”

在训练中摸索技巧

与想象的不同,看似简单的跳绳,对协调性、力量、速度、平衡、弹跳等各方面都有要求。李琦告诉记者:“普通的跳绳能摇能跳就可以,但是每一种运动,越往上走要求会越高。”比如花样跳绳中的胯下动作,需要运动员有良好的柔韧性,而在跳绳中穿插的俯卧撑动作则对手臂力量有要求,要想做出“三摇”“四摇”动作(跳起一次落地前,双手快速直摇过身体三圈或四圈),运动员的手速也要跟上。

于吉林队的学生们而言,跳绳运动对综合素质的高要求无疑是一次挑战。

实际上,这是一支崭新的队伍。据李琦介绍,上一届的参赛同学已经毕业离校,这支由9名本科生,1名硕士研究生组成的队伍从7月份才开始投入训练,紧急备赛,此外,顾及学业,学生们只能用课余时间加练。因此,相较于盲童学校的参赛孩子,他们作为大学生,在掌控能力、理解能力上可能更强,但在训练时间上并无优势。

在实际的训练中更是困难重重。由于此前学生们没有接受过系统训练,关节能力和肌肉承受能力有限,加之视力障碍带来的不便,他们平时的活动量大多低于健全人,所以难免有受伤现象。

在学习动作方面,由于没有视觉概念,学生的接受速度也很慢。李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低视力的运动员会相对好一些,而全盲的同学无法通过语言描述想象和准确地理解动作,就需要教练先做出动作,同学们再通过抚摸肢体去感受,寻找正确的位置、角度以及绳转方向。针对全盲的同学,李琦还专门进行了分步骤教学,“先练习手的动作,再练习脚的节奏,分阶段练习好了,再把动作合到一起进行细节调整,包括身体的姿态、抬脚的角度、踝关节的放松程度等等。只有通过不断地训练和累积形成肌肉记忆,才能让他们的动作定型。”

动作技术是一方面,在李琦看来,最难调整的是同学们的心理状态,“每个孩子的生长环境不同,在学校里也来自不同的班级和专业,所以在刚进入队伍时还是有一些抵触的。”为此,学校内部也形成了“以老带新”模式,已经毕业的上一届参赛队员会经常和新手们交流心得、传授经验。

在运动中提升自信

坚持,是这群视障孩子最大的特点。李琦直白地告诉记者,坚持的好处在于,只要他们认定一件事就会一直非常努力用心地去做,而坚持的另一面则体现为固执,由于无法了解事情全貌,视障学生“看到”的更多是自己头脑中的世界,有时会因此无法理解和接受别人的意见,甚至一直往错误的方向走。

在训练过程中,这种情况也经常出现,对此,李琦只能引导他们不断尝试不同动作,让他们自己去感受和对比。“我们不能一下否定他,要慢慢调整。只要相互之间建立了信任,学生能稍微做一点改变,他的成绩各方面就会有很大的提升。引导他们的心理做出改变,比引导技术改变更重要、更有效。”

尤其是对配合度要求极高的团体跳绳,更加放大了每个人的个性。团体跳绳是两人摇绳,六人跳绳,起跳时机、跳绳过程中的站位变化、摇绳高度、跳跃高度等都可能让跳绳中断。由于视力障碍,运动员在跳绳过程中的空间感会发生变化,常常跳着跳着就乱了节奏或发生碰撞。训练初期由于队员之间相互不理解,甚至相互责怪,团体跳绳的训练一度陷入停滞。

为此,李琦每次训练后都会跟大家聊一聊,“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现在我们的团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会相互提醒、主动调整,跳绳数量也已经能达到200左右。”李琦告诉记者,跳绳运动具有偶然性,在短暂的30秒或1分钟的比赛时间内,如果中间有一次失误,那么即便具备第一的实力,也很可能拿不到第一。

跳绳给运动员带来了体能和心态上的双重更新,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全盲的同学。在刚进队时,他们虽然看不见,但说话时脸也不会正脸相对,要么低着头,要么把脸转向一侧。但是经过一段时间跳绳项目的训练,他们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信心增强了,敢挺起胸膛抬起头跟人交流,这两天虽然刚到铜川市,他们也敢于主动跟周围的志愿者沟通、进行社交。”

参与盲人跳绳项目不仅让参赛的视障运动员发生了改变,也让李琦对残疾人有了全新的认识。李琦坦言,在没有接触他们之前,自己也觉得他们是特殊人群而抱有怜悯之心,总想给他们所谓的“照顾”,但在跟残疾人长久地交流和相处后,李琦看到了这群孩子人格的独立性,“在他们心里,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尤其是那些生来就看不见的孩子,他们已经习惯了黑暗,并且拥有照顾自己的能力,无微不至的特殊照顾反而会让孩子们觉得有压力。同时他们作为成年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他们更喜欢大家用正常的眼光和态度和自己进行交流。”

从事体育教学6年,从原来的田径专业到接手训练盲人跳绳,李琦很有感触,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体育运动、体育赛事对运动员的影响甚至是终身的,通过跳绳能培养他们的毅力,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优势,提升自信,让他们对生活更有底气,更敢于在人生中不断尝试。”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