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电力股反弹后再回调,三峡能源主力加速净流出达12.48亿【电力周评榜】

电力股反弹后再回调,三峡能源主力加速净流出达12.48亿【电力周评榜】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李未来 见习记者 邢祺欣 北京报道

本周(10月18日-10月22日)受国家发改委发文将依法干预煤价及系列举措影响,电力行业板块呈现反弹后再次回调的趋势。板块整体在周一至周三呈反弹态势,多只TOP10个股在此间涨停,到了周四周五则又陷入回调趋势,板块整体在周五一日的主力净流出就达到了34.9亿元。

本周东方财富电力行业板块周内成交总额为1816亿元,振幅达8.16%,板块总体涨幅为3.06%。

三峡能源主力净流出12.48亿

本周电力行业板块TOP10呈回调后反弹趋势,TOP10中的大唐发电与国电电力较其余个股回调迹象较早出现,在周二就已开始尝试下探,其余交易日与板块走势相对趋近。

电力股反弹后再回调,三峡能源主力加速净流出达12.48亿【电力周评榜】

包括长江电力、三峡能源在内的TOP10个股走势相仿。其中,三峡能源周内主力净流出达12.48亿元,较上周相比有加速流出的趋势,但这两周并无消息面上的利空,拉长至周线则可看出有资金获利离场的迹象。

此外,电力板块龙头长江电力本周发布第三季度发电量情况报告。报告中指出:“根据公司初步统计,2021年第三季度溪洛渡水库来水总量约531.61亿立方米,较上年同期偏枯29.59%,三峡水库来水总量约2207.86亿立方米,较上年同期偏枯18.22%。受来水同比偏少影响,公司2021年第三季度总发电量约811.87亿千瓦时,较上年同期减少10.83%。其中,三峡电站完成发电量415.07亿千瓦时,较上年同期减少11.57%;葛洲坝电站完成发电量62.32亿千瓦时,较上年同期增加15.50%;溪洛渡电站完成发电量218.37亿千瓦时,较上年同期减少16.22%;向家坝电站完成发电量116.10亿千瓦时,较上年同期减少8.22%。”

据东方财富网电力板块一周(5日)盘后资金流向显示,电力行业板块5日内小单净流入为60.03亿元,中单、大单、超大单与主力净流入为负数,分别为-8.00亿元、-38.26亿元、-13.76亿元与-52.03亿元。

煤电概念欲抑先扬?

本周煤电概念中的华电国际以7.98%的周内涨幅成为煤电概念市值TOP10中涨幅最高的个股。

消息面上,10月20日,华电国际公布2021年前三季度发电情况,累计发电量为1,743.02亿千瓦时,比2020年重述后同期数据增长13.73%;上网电量完成1,638.31亿千瓦时,比2020年重述后同期数据增长13.95%。发电量及上网电量同比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本公司各服务区域用电需求旺盛的影响。2021年前三季度,本集团市场化交易电量约为994亿千瓦时,交易电量占比为60.69%。2021年前三季度本集团的平均上网电价为417.12元/兆瓦时。

而其余TOP10个股与华电国际走势相仿,内蒙电力和江苏国信则仍处于震荡期,虽也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但主力净资金仍在持续流入当中。

消息面上,内蒙华电开始债转股进程。10月22日内蒙华电发布公告称:“2021年9月7日至2021年9月29日连续十五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格不低于“蒙电转债”当期转股价格的130%(即3.328元/股),根据《内蒙古蒙电华能热电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以下简称“《募集说明书》”)的约定,已触发“蒙电转债”的有条件赎回条款。公司于2021年9月29日召开了第十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和第十届监事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提前赎回“蒙电转债”的议案》,决定行使公司“蒙电转债”的提前赎回权,对赎回登记日登记在册的“蒙电转债”全部赎回。”

国家发改委干预煤价

行业面上,10月19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在组织重点煤炭企业、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等有关部门召开的今冬明春能源保供工作机制煤炭专题座谈会上宣布,将研究依法对煤炭价格实施干预的措施。

国家发改委在会议中指出:“根据《价格法》第三十条明确规定,当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显著上涨或者有可能显著上涨,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对部分价格采取限定差价率或者利润率、规定限价、实行提价申报制度和调价备案制度等干预措施。煤炭是重要基础能源,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目前价格涨幅已完全脱离供求基本面,且临近采暖季,价格仍呈现进一步非理性上涨的趋势。国家发展改革委将充分运用《价格法》规定的一切必要手段,研究对煤炭价格进行干预的具体措施,促进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促进煤炭市场回归理性,确保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确保人民群众温暖过冬。”

与此同时,发改委还发布数文表示将“组织查处发布涉煤造谣信息行为”、“开展煤炭生产、流通成本和价格调查”并“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制止煤炭企业牟取暴利的政策措施”。

这意味着煤价的行情要结束了吗?康楷数据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杨敬昊在此前接受《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调控的核心原因在于目前煤炭价格的涨幅严重背离了基本面。次要原因是,煤炭价格高企,使得生产企业的经营成本蹿升。这部分的成本一方面来自能源成本,用电或因限电而产生的成本,另一方面来自于以煤炭为基础的煤化工下游工业原料的价格飙升给企业带来的生产成本增加,比如煤制烯烃、煤制甲醇等。”

电力板块的后续走势将会如何?财信证券分析师杨甫在发布的电力行业月度报告中表示:“9月份,在新能源运营商业绩预增、市场化交易价差收窄带来电价上涨预期等诸多利好刺激下,电力板块迎来行业性普涨。但在9月末10月初,板块开始调整,个股回调幅度较大。10月份,电力板块应关注三季报披露情况,同时关注个股基本面与估值的匹配程度,建议关注回调后基本面有业绩成长作为支撑的个股。”

责任编辑:李未来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