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扬瑞新材再闯IPO:前次被否问题仍存,产能扩张致产能利用率大幅下滑

扬瑞新材再闯IPO:前次被否问题仍存,产能扩张致产能利用率大幅下滑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葛爱峰 见习记者 夏高琴 南京报道

在上一次IPO被否后不到一年的时间,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扬瑞新材”)再闯创业板,2020年7月扬瑞新材递交招股书,近日对第三轮问询进行了回应。

2017年12月,扬瑞新材便首次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拟冲刺创业板上市。但在2019年7月,扬瑞新材的创业板IPO被否。当时,证监会向扬瑞新材提出大客户集中、实控人的诉讼、竞业禁止、关联交易、利益输送、毛利率下降等方面问题。然而时隔一年,扬瑞新材再闯IPO仍存在之前的问题。

据了解,扬瑞新材主业为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三片罐涂料、二片罐涂料和易拉盖涂料等,被应用于包括红牛、露露、旺旺、娃哈哈等知名饮料、啤酒、食品的金属包装。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将用于“年产7万吨功能涂料项目 ”,该项目总投资约50000万元,预计使用募集资金35000万元。《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该项目一期于去年已初步建成投产,然而产量却跟不上。

对于扬瑞新材目前存在的情况,《华夏时报》记者致函该公司,公司并未对采访问题进行具体回应,仅表示目前正处于IPO申报阶段的缄默期,相关问题以公司预披露的招股书为准。

与第一大客户奥瑞金“似联非联”

最新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1-6月),扬瑞新材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为2.2亿元、2.34亿元、2.43亿元和1.52亿元,分别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79.64%、75.35%、68.68%和71.35%。

其中在报告期内,奥瑞金均为扬瑞新材第一大客户,扬瑞新材向奥瑞金销售的产品主要用于红牛饮料罐,收入占比分别为46.50%、39.21%、35.73%和32.34%。或许是因为扬瑞新材和奥瑞金联系太过密切,在上一次寻求上市时,证监会围绕奥瑞金向公司提出了10个问题。

奥瑞金是一家主要生产金属制罐、易拉盖的金属包装企业,除了是扬瑞新材近年来第一大客户外,奥瑞金还通过孙公司鸿晖新材持有扬瑞新材4.9%的股份。

招股书显示,2016年8月23日,扬瑞新材实控人陈勇受让给奥瑞金的全资孙公司鸿晖新材4.9%的股份。根据相关规定,直接或间接持股5%以上股东应认定为关联方,而奥瑞金对扬瑞新材的间接持股刚好卡在了4.9%,对此,证监会也曾质疑“是否存在故意规避关联方认定的情形”,而扬瑞新材解释称,4.9%股权数额确定的背景系奥瑞金基于自身发展战略考虑和投资意愿,不希望对其战略投资持股比例过低;而扬瑞新材及陈勇从公司的独立性和公司治理的角度,不希望奥瑞金成为公司重要股东,对公司的经营和治理施加影响。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扬瑞新材与奥瑞金的密切关系,不仅是体现在商业交易及持股方面,还体现在高层来往密切方面。

材料显示扬瑞新材实控人陈勇尚欠奥瑞金现任总经理、董事沈陶近千万借款。沈陶于2008年7月加入奥瑞金,2010年10月至今任董事,2014年2月至今任奥瑞金总经理,从公开信息来看,薪酬仅次于周云杰父子,高达260万元。2018年12月11日沈陶借给了陈勇将近2年的工资500万元,约定利息为6.5%,2020年10月15日,沈陶再次借款给陈勇350万元。截至目前,陈勇并未向沈陶归还上述借款,按照年利率6.5%计算,该笔借款已产生150万左右的利息。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这笔借款存在利益输送嫌疑,有待进一步查实。事实上证监会也有此疑问,不过公司对此进行了否认。公司在回答问询时表示,两笔借款均属于陈勇个人用途,并未流向与发行人经营相关的用途,不存在利益输送情形。

值得关注的是,陈勇并不缺钱,扬瑞新材曾披露,仅陈勇及其配偶100%持股的山东博瑞特,根据山东博瑞特提供的财务报表(未经审计),山东博瑞特截至2020年末的未分配利润为33733.36万元,货币资金为10286.38万元。

大幅扩产但产量没能跟上

在前次IPO被否问题仍存的情况下,扬瑞新材此次IPO能否成功还无法预料,但目前公司因扩产导致的产能利用率大幅下滑问题已摆在面前。

2018-2021年上半年(报告期),扬瑞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7亿元、3.11亿元、3.55亿元和2.1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733.95万元、6562.6万元、8288.46万元和3546.94万元;另外扬瑞新材结合当前市场及公司实际经营情况,预计2021年1-9月营业收入为3.60亿元至3.64亿元,归母净利润为5850.00万元至6260.00万元。

扬瑞新材本次发行拟募集资金35000万元,仅用于“年产7万吨功能涂料项目 ”这一项,总投资为5亿元人民币,主要建设内容包括车间、生产辅房、公用工程楼、仓库、罐区、综合楼、辅助用房等,项目产品为水性涂料3.95万吨/年、高固含量油性涂料2.05万吨/年、UV固化油墨0.5万吨/年、粉末涂料0.5万吨/年。

公司介绍,根据行业生产特点,该募投项目7万吨产能并非一次性建成达到,而是随着建设和调试进度逐渐上升直至达到最大产能的过程,在此期间,公司将逐步扩大市场份额,获取客户订单,以逐步消化新增产能。对于该项目存在的风险,公司表示虽然公司在决策过程中经过了认真的可行性分析,但如果公司市场拓展不力或公司产品下游市场需求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则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新增产能将不能得到充分消化,公司存在一定的市场风险。

事实上,根据实施进度规划,目前一期项目已于2020年8月初步建成投产,常州工厂(一期)的投产,使得扬瑞新材2020年、2021年产能得到大幅提高。2018年至2021年(1-6月)公司产能分别为13800吨、13800吨、39425吨、38150吨。

然而在产能急速扩张的同时,产量却没跟上,随之而来的是产能利用率的断崖式下滑,2018年至2021年(1-6月)公司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7.51%、86.68%、39.61%、22.42%,对比2019年与2020年,在产能增长25625吨的情况下,产量仅增加了3655.65吨,导致产能利用率下降47.07%。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产能数据并不是常州工厂(一期)完全释放后的数据。就产能扩张后的产量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扬瑞新材进行采访,但未能得到具体回答。根据项目实施进度规划年产7万吨功能涂料项目二期工程将在2023年6月初步建成投产,到时公司能否充分消化新增产能或将成为扬瑞新材更大的挑战。

除了产能利用率大幅下滑以外,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也在逐年下滑。2018年至2021年(1-6月)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3.48%、41.50%、40.40%和33.07%,虽然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但整体呈一定下降趋势。对此,公司解释称,2021年1-6月,由于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公司主要产品特别是销售占比较高的三片罐涂料的成本增长较多,毛利率有所下降,加之销售结构变动,毛利率相对较低的二片罐涂料和易拉盖涂料销售占比增加,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较2020年下降较多。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