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高瓴、红杉重金入场 资本争夺的“元宇宙”是风口还是泡沫

高瓴、红杉重金入场 资本争夺的“元宇宙”是风口还是泡沫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冯樱子 北京报道

2021年,最火的概念莫过于元宇宙。

10月26日上午,Facebook发布了第3季度财报,其中,Facebook披露今年要为旗下元宇宙部门投入至少百亿美元,以进一步推动AR/VR软硬件和相关内容资源的开发。

元宇宙被业界类比为1999年互联网,人们对它将带来的巨大价值充满期待。除了国内外科技巨头外,一级市场中,多家头部VC重金入场,创业公司更如雨后春笋。很多社区产品、游戏公司、VR/AR企业乘上了元宇宙的热风,被资本高高捧起。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市场处于过热状态,等这一波热情消退后,将有一批企业会被刷掉,行业会经历回归理性化的过程,但不会妨碍元宇宙整体发展向好的大趋势。

头部VC加快布局元宇宙

“元宇宙非常火,在投资圈已经快爆了!”

“我今年接受元宇宙采访不下40次。市场现在太热了。”有VC投资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感慨道。

2021年3月10日,被誉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在纽交所敲钟,引爆“元宇宙”概念。自此,无论资本还是创业者对“元宇宙”的兴趣骤然升温。

在一级市场,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真格基金、五源资本、险峰长青、晨兴资本、星瀚资本等一线投资机构,均已开启元宇宙赛道布局,涉及企业从虚拟社交平台、虚拟偶像,到游戏公司、VR/AR项目等。

其中,红杉资本领投了F2P社交游戏平台Rec Room的12.5亿美元融资。甚至有消息称,红杉内部定下了KPI,今年内要投50家元宇宙游戏公司。

五源资本的投资节奏在纯财务VC中步伐最快,几乎将元宇宙赛道的重点领域都投了一遍,包括社交领域的绿洲VR、做游戏引擎的Bolygon、AI游戏项目超参数等。一位VC领域投资人透露,五源资本内部有三个团队在看元宇宙领域。

在业内人士看来,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在增长方面已现疲态,市场需要新概念、新事物来激活流动性。

随着5G、大数据、AI等技术的发展,虚拟与现实结合似乎成为一种势不可挡的趋势。而“元宇宙”则被认为是下一代互联网的新形态,也被推倒了风口上。它被很多投资人和创业者拿来与1999年的互联网相比。

“站在今天看元宇宙的价值,就如同1999年去思考互联网将带的价值。”杨歌认为,尽管元宇宙还处于发展早期,但其发展无疑将带来巨大的社会变化,推动整个消费形态日常生活进一步升级,带来巨大的市场联动效应。

无论资本还是企业都不愿错过这波热潮。但当热钱涌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资本并不能笃定哪条赛道将最先从元宇宙领域跑出来。哪个细分行业最有前景?实现哪些技术突破能实质性推动元宇宙的实现?何时能迎来拐点?这些都是未知数。

在蓝图创投投资总监明皓看来,“元宇宙”是个比较空泛的概念。因此,很多行业的企业都能在“元宇宙”概念中找到对应的位置。这个概念满足了包括游戏、社交社区、数字交互等诸多行业扩展其业务及背后估值想象力的渴求。

“今年用元宇宙概念去融资的项目很多。其实每一次浪潮中,都会出现一些企业蹭热点,打广告、做销售的现象。”杨歌表示,目前平台、游戏制作、社交互联网、虚拟偶像等很多方面中,都有项目在蹭元宇宙的热点。但关键是,项目的发展是不是在推动元宇宙概念形成,或推动社群的完备,从而最终促使广义元宇宙体系的建立。

VR/AR披上元宇宙外衣重回风口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基础是人与人的连接,元宇宙则是人与空间的连接。元宇宙发展过程中,最先要解决的问题之一是:如何让人进入元宇宙?

VR/AR恰好可以作为虚拟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连接端口,因此被不少人认为是元宇宙的“入场券”技术。沉寂多年的VR/AR,也因为穿上了“元宇宙”概念的新外衣,再一次受到资本热捧进入了小爆发期。

8月底,字节跳动高价收购VR厂商Pico,更是给市场丢进一颗炸弹,彻底引爆了VR行业的热情。

有数据统计,2021年前三季度,超过40个VR/AR项目获得融资,其中包括VR平台、硬件设施、内容供应、研发等细分领域。多个项目融资金额超过1亿人民币。

例如,9月增强现实(AR)科技公司Nreal宣布完成超1亿美元C轮融资。本轮由蔚来资本、云锋基金、洪泰基金共同领投,CPE源峰和数家战略投资人跟投,现有投资方金浦创投、高瓴创投、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追加投资,光源资本担任本轮独家财务顾问。此次融资不仅涉及金额较高,且投资方更是囊括了一众顶尖机构。

一位行业分析师指出,元宇宙需要缔造一个虚拟空间,需要沉浸感和低延迟,这些都是VR/AR能提供的。从硬件技术层面来讲,VR/AR技术是目前最佳的现实与虚拟世界接口,将成为元宇宙的重要技术组成部分。

与此同时,VR/AR是新技术中最有希望快速落地,并且有望走进千家万户的产品。

全球知名数据研究机构IDC在《2020全球AR/VR市场季度跟踪报告》中预计,2020年全球AR/VR头显出货量接近710万台,2024年将达到7670万台,复合年增长率达81.5%

虽然目前VR/AR似乎与元宇宙概念密切相关,但业内认为,不应该把元宇宙看做是VR/AR的卷土重来。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杨歌表示,把VR/AR和元宇宙混为一谈,是完全错误的观点。他们可能在展现形态上类似之处,但在底层逻辑上完全不同。VR是一种影像形态,而元宇宙实际上是一种社群的模式,这两种在社会价值、行业属性上都不一样,连技术展现形态及技术底层模式也不相同。

“VR和AR不是元宇宙的必要条件,也不是元宇宙的充分条件,反过来也一样。”杨歌说道,“二者的关联性很高,元宇宙在一定发展阶段可能需要VR和AR做技术支撑,但VR和AR不是元宇宙的唯一形式。”

此外,从VR/AR行业本身来看,当下的VR体验与真正的“虚拟现实”体验之间,还存在较大差距。

ACE虚拟歌姬创始人、CEO郭靖提到,虽然目前看来,美国有几千万台VR设备出货量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但作为消费类电子产品,它可以是一锤子买卖的概念,但这几千万用户到底有没有持续沉浸在设备上,用户停留时间长短,都有待观察。用户长期佩戴不足够优雅和简洁的穿戴设备,就很难长时间沉浸其中。

下一代互联网

Facebook的扎克伯格把元宇宙比喻成一个你“置身其中”而不仅仅是“观看使用”的互联网。从这个意义上说,也可以说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是可沉浸的互联网,甚至是终极互联网。

今年五月,Gucci推出了一只只能在Roblox上购买和体验、带有蜜蜂图案的数字版古驰酒神包Gucci Dionysus。就是这款看得见摸不着的酒神包,其转售价曾达到4115美元,甚至比同款包线下零售价格还要高出700美元。

目前,越来越多的品牌像Gucci一样寻求与游戏合作。一定程度上说明,在现实中存在的物品,在元宇宙世界同样具有价值。

杨歌对本报记者表示,在虚拟世界游戏中,玩家都有自己的任务,有生存线等。但在元宇宙中,玩家可以交友、讨论、领养、交换物品、买卖等,很多已经不属于游戏行为。这是元宇宙与虚拟世界游戏最大的不同。

从模式上来看,“元宇宙”想在游戏内构建一个类似于和现实世界对应的平行宇宙虚拟空间。在游戏中,玩家可以做所有现实里能做的事,工作、生活、娱乐、政治、金融、展览、开Party等。

近年来,Roblox的日活数据一直呈现出快速增长态势,在用户参与度和活跃度上,它都表现的颇为强劲。其日活在17岁以下人群里面已经超过Instagram、Facebook和Twitter。

“很多年轻人已经不把Roblox当做一款游戏,而是当做生活的一部分,当做一个社群。”杨歌说道,就像20年前,家长会认为孩子玩QQ是浪费时间。而现在QQ已经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模式,可以用QQ传输文件与同事沟通等。

不同于传统游戏,元宇宙将是新一代的沟通模式,是一种第三代互联网的沟通方式。杨歌表示,元宇宙从技术、硬件、软件到内容商业模式,有一套体系。它是一种社区,其中云游戏、链游戏等是元宇宙的战略形态;VR等是技术支撑;数字资产是一种模式。这些都是元宇宙的一些展现形态。

元宇宙带来的可供开拓的方向十分广阔,它的长期目标是在游戏中拥有一切现实领域的元素和特质,但目前的发展状况,离这个愿景还有很远的距离。

在杨歌看来,元宇宙发展中,最重要的还是社群构建。当大量人群开始进入到社群分化状态时,元宇宙概念就将达到下一阶段。所谓社群分化是指,社群中一部分人在玩游戏、一部分在讨论新鲜话题,大家在其中产生了意识形态的不同。

“元宇宙的发展会经历一个硬件、软件到内容堆积的过程,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杨歌说道。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