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上海全力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2035年建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

上海全力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2035年建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在数字经济时代下,城市数字化转型正在全力加速。10月27日,上海正式对外发布《上海市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十四五”规划》(下称《规划》),明确了未来五年上海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的方向和任务。

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吴清在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上海市将始终坚持技术和制度“双轮驱动”、政府和市场“和弦共振”、效率和温度“兼容并蓄”、安全和发展“齐头并进”,通过城市数字化转型,为强化“四大功能”、深化“五个中心”建设提供有力支撑,为“数字中国”建设提供更多“上海经验”。

“城市数字经济发展,需要城市信息基础设施的底层技术支撑,数据资产价值化的关键要素支撑,以及产业数字化和政府数据治理化的顶层因素支撑。数字化管理理念和管理模式的转型,特别是政府数字鸿沟问题的挑战是其中的难点问题。此外,对数字化所产生的安全风险的防范和化解问题也值得注意。”广东财经大学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产业学院副院长王方方在采访中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上海明确城市数字化转型目标

根据《规划》要求,到2025年,上海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取得显著成效,对标打造国内一流、国际领先的数字化标杆城市,国际数字之都建设形成基本框架,为2035年建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奠定坚实基础。

事实上,上海在数据开放利用和数据产业发展方面始终走在全国前列,据吴清介绍,2016年上海获批国家大数据示范综合试验区建设,一方面,公共数据开放综合排名全国领先,累计向社会开放数据资源近5400余项,形成普惠金融等十多个标杆应用;另一方面,大数据产业量质同升,2020年上海大数据核心产业规模达2300亿元,同比增长16.1%,核心企业突破1000家,技术型企业超300家,上海数据交易中心数据流通总量超过百亿条。

记者了解到,10月25日,全球管理咨询公司科尔尼(Kearney)对外发布了《2021年全球城市指数报告》。报告显示,随着疫情的大流行,数字经济和先进技术得到了更加快速的发展和商业普及,而上海、旧金山等在数字经济持续发力的城市也将凸显其优势。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统计中,上海首次进入前十名。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区域与城市数字经济发展报告》显示,上海在数据基础设施、数字融合应用和数字经济需求方面等分项指标上,均为全国首位。具体来说,早在2016年,上海已有超过90%的家庭接入互联网,这一比例与纽约持平。目前,数字经济占上海GDP的比重超过50%,占据主导地位。

《规划》表示,在探索未来城市,打造数字化转型新标杆方面,上海将制定五个新城数字化转型规划建设导引,聚焦新城主导产业方向,引导企业建设数字化车间和智能化工厂;加强社区信息基础设施和智慧终端建设,提升综合服务设施功能和运营管理水平;加快布局5G网络、物联网感知设施等数字新基建。

同时,上海还将推动数字化转型特色功能区域建设,聚焦张江数字生态园、杨浦“长阳秀带”等区域建设数字经济特色集聚区。支持各区创建数字应用标杆示范区,推动临港数字孪生城市建设,聚焦虹桥国际开放枢纽、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G60科创走廊、G50数字干线等建设数字长三角实践引领区。

宝新金融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博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城市发展数字经济有三个层面,生产行业数字化、消费行业数字化、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数字化(包括数字化政务)。前两个层面基本属于商业经济范畴,主体是企业;后一层面的主力是政府和国有企业,这是城市数字化的基础,政府可以通过政务数字化,打造强健完善的数字基础设施,自己加快公共服务方面的数字化水平,自己制订相关法规,制订发展和扶持政策等方面引领和带动商业企业,这将有效降低商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成本,提供更多商业机会和应用场景,促进城市数字化的进程。

完善数字时代法规、制度

记者了解到,11月25日,按照国内领先、国际先进的要求,2021年“上海标准”正式发布,共有11个标准项目获评,涉及数字治理、数字经济、数字生活、人工智能、生物医药、金融、先进制造等领域,其中数字化和人工智能领域标准项目数占比过半。

吴清在发布会上表示,在完善保障体系,构建数字化转型新生态方面,上海将完善数字时代的法规、制度、标准和政策体系,研究推进《上海市数据条例》《上海市城市数字化转型促进条例》等综合性立法和若干专项立法。

对此,王方方认为,完善数字时代的法规、制度、标准的建立,首先要加强组织建设,建立并实施完善的数字化转型工作领导小组,健全统筹协调和推进机制;其次,要大力推进数字化转型人才培养的政策,在信息、网络安全、数字治理等方面建立高端领军人才的引进和培养制度;第三,要加大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的力度,对标国际行业规则和标准,制定具有世界层级和影响力的制度和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规划》中表示,上海将构建社会数据流通服务基础设施,面向数据确权、登记、流通、交易等全链条服务,构建以数据交易所为核心的新型数据服务基础设施体系。

记者了解到,10月27日,《上海市数据条例(草案)》修改稿已提交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36次会议二次审议。此次立法专门设置“浦东新区数据改革”专章,其中提出,上海按照国家要求在浦东新区设立数据交易所,开展实质化运营,同时支持临港新片区打造国际数据港,建设离岸数据中心。

对此,王方方向奔波记者表示,可以说,数据交易所从长期来看绝对是前景光明并势不可挡,但短期由于信息基础设施和体制机制还没有完全得以疏通和完善,发挥成熟的数据交易功能,还需要更多考验和更广泛的共识。

“由于数据确权和安全保护的技术和制度还不够成熟,因此存在诸多不确定风险,包括信用风险,易产生在数据交易过程中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或者会存在侵犯个人隐私方面的灰色甚至黑色交易等风险。”王方方如是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