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从小镇到世界 5年时间,打造一个1.6亿元的财富神话

2021年,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发布的研究结果表示,县城、乡村数字化从业者比例超过了一二线城市。

在互联网构筑的云空间里,语言和距离已不再是阻碍。通过跨境电商,即使是来自小镇的青年也能够轻易地加入世界贸易,并获得成功,其中便有不少PingPong的老朋友。

PingPong推出【从小镇到世界】系列,邀请这些老朋友为我们讲述他们的故事,展示这个时代更为具体的挣扎与选择、机遇和梦想。

从小镇到世界 5年时间,打造一个1.6亿元的财富神话

张博

PingPong3年客户

深圳市北辰志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

5年跨境电商人

“我经历了中国两个行业的黄金期。”

张博所说的两个行业指的是房地产和跨境电商,但两者却带给了他截然不同的经历。

2012年,大学毕业的张博从河南老家来到了厦门,在建筑工地做起了技术员。那时的房地产行业正处于黄金期,“不缺活,一年工作330多天,平均工作时长10个小时”。

可是,行业的红利并未扩散至张博,6000多元的月薪仅与厦门的房价持平。张博直言,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买房结婚更是想都不敢想,“生活似乎和钢筋水泥捆绑在了一起。”

2015年,看不见未来的张博选择了离开,加入了深圳的电商大军,从国内电商做起。

2016年,张博做起了跨境电商,此时的他终于享受到了行业红利——几个月后,工作强度尚不足工地一半,但月收入却达到了3万。

随后,张博的事业与跨境电商行业一般进入了发展快车道,如今已经发展成为60多人的团队,年流水达到了2500万美金(约合1.6亿人民币)。去年,他还回到了河南,开了一所跨境电商孵化中心。

从工地到电商,从国内电商到跨境电商,从被钢筋水泥“绑定”,只有眼前“一亩三分田”的工地,到展望世界。2015年之后的每一天,对于张博这样一个充满热情的年轻人来说,都是一段“闪光的日子”。

01

放弃“铁饭碗”

张博,1990年出生于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北舞渡镇。

人生的前18年,小镇就是张博生活的全部,直到去郑州上大学,他才首次离开市区范围。

张博家里以务农为生,他的童年除了上学外,其他时间都在干农活。为了摆脱务农的命运,张博从小便设想,“自己以后一定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最好能够在办公室里上班。”

2009年,在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父母为张博选择了一个“铁饭碗”专业——建筑施工。毕业后的张博便顺理成章地进入了工地,成为了一名技术员。可是,张博意识到自己并不喜欢这份工作,除了工作的辛苦外,“我不愿意一直为别人打工,想要做一份自己的事业。”

2015年,张博人生的转折点出现了。一位相熟的老乡找到了张博,表示自己经一家五金厂委派,组建一支国内电商团队,想要拉他入伙。

很快,张博提出了离职,他揣着攒下的4万元积蓄来到了深圳,做起了电商。

张博做出这个决定需要勇气——这不仅关乎一个出身小镇的青年,放弃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也关乎在一个从工地迈入电商行业,从未接触过相关工作的青年,是怎么排除万难、从零开始、改变自己。

张博表示,最难度过的关卡便是思维上的转变——“我需要学会将所有卖点巧妙地安排在产品链接上,通过一个链接而不是聊天去跟客户沟通”,流量、转化和点击等名词对于他来说更是新鲜的概念。

张博边做边学,不断犯错,经历了一段较长的“阵痛期”。

此时,少年时代的务农经历带给他的坚韧和专注帮助了他,“直面眼前的问题,只要你永远没被击倒过,便能永远站起来。”

02

自立门户

2016年底,张博终于实现了“做一份自己事业”的目标——积累一定电商经验的他与老乡“自立山门”,在亚马逊平台做起了跨境电商。

很快,张博意识到了自己处在了一个何等的行业风口之上。

他们从最为熟悉的五金品类做起,与担任五金厂厂长的表哥合作,“订货发货直接从工厂打包,不需要仓储和货物管理”。而且,那时亚马逊的竞争并不激烈,张博他们不需要考虑转化以及更多运营手段,甚至于选品都不需要太过上心,“产品照样卖的不错”。

2017年,张博两个人在出租屋里创造的单月利润便已经达到了6~8万,而且每月的收益都在往上走。

即便如此,张博还在寻找着突破的路径。

2018年,张博参加了一场河南老乡的饭局。通过聊天,他发现五个人的团队,能够做出1000万美金左右的销售额,而当时张博他们的年销售额也就在100万美金左右,这为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张博意识到,“两人团队能产生的收益虽然不小,但是增长是有限的,如果想要做大,想要往前走,还是需要组建团队。”

于是,团队扩招开始了。出于自身经历的缘故,张博并未将招聘人员框定在电子商务专业或有经验者,“因为我自己就是这么过来的,我们可以一步一步的教你,从小白教起。”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张博选择了与PingPong携手——“既然想把业务做大,除了人,各种工具也要更专业,服务更到位啊,所以PingPong就是最好的选择啊。”

03

雪中送炭

张博信任PingPong,不光是PingPong提供的服务足够“无感”——3年多从未出现过收款问题,更是PingPong的雪中送炭。

小心谨慎是张博的天性。2020年疫情初爆发的时候,由于及时的备货口罩,仅仅半个月他便赚回了本应经营半年的利润。在口罩订单最高峰时,又是由于他及时的收手,不为眼前的暴利所累,帮助公司免于亚马逊的处罚。

为了降低产品风险,他总是告诫大家,“要将80%的精力放在产品上架之前”,可是人总会有所疏漏。

2019年,张博低估了一款产品的火爆程度,原先的备货库存远远跟不上售卖的速度。“我们只有不断的补货,没有关注资金的请款”,很快,张博发现公司的全部流动资金——20多万美金已经全部积压在了亚马逊平台。

“如果不尽快找到资金填补空缺的,刚刚组建完成的公司很难撑过一周。”

为了尽快拿回积压在亚马逊的资金,张博使用了PingPong刚推出的针对跨境卖家的超前收款产品“光年”。提交申请后不到2个工作日,积压在亚马逊资金便如数到账,解了燃眉之急。

之后,张博使用了PingPong多款增值服务,使用PingPong Card支付平台店铺和广告费用,通过开店通,开设了法国Cdiscount店铺。

在PingPong一路的保驾护航下,张博的事业顺利发展,从单独亚马逊平台变为国内外7个平台同步发展,团队从10人发展扩张为60多人,年流水也从几百万跨越到两千多万美金,“今年也许能够突破3000万美金”。

04

寻求突破

最令张博感到自豪的是,这两年他做了一些突破性尝试,一是开辟国内电商渠道,二是回河南老家开跨境电商培训基地。

张博表示,开设国内电商渠道是今年才开始的,有三方面的好处:

1、分散纯海外平台的风险,两条腿走路;

2、更好地打磨产品,比如说测试供应链和市场反应等;

3、国内电商对产品的需求量比较大,这便于对公司与工厂议价、排档期等;

张博表示,随着自己成功之后,来咨询他如何做跨境电商的老乡特别多,那还不如直接直接开个培训班。

“关于回老家开设跨境电商孵化中心,也是有一种想要衣锦还乡的考虑”,张博直言,经济自由之后,就想要在老家留个好名声。

另外,在他看来,河南的电商从业者非常多,但是还未形成类似深圳的相互交流的氛围,“闭门造车”的情况比较多,所以他想将深圳最新的跨境资讯和那种互相交流成长的氛围带回河南。

两年的时间,张博的孵化中心已经培养了80多位跨境电商人才。

05

所有经历都有意义

张博也曾经想过,自己如果成长在城市,也许眼界、技能和外部条件能够让自己少走许多弯路。可是,正是那份来自小镇经历的坚韧和专注让他“在细微之处寻找成功的可能”。

关于当下,大家所说的跨境电商入局门槛高,张博觉得其实没有那么高,“说白了,你100万做100万的生意,10万做10万的生意,根据实际情况出发。”

对于新人入局,张博从自身经验出发给了两点建议:

1、试错是必须的。发展到这个阶段的跨境电商已经不再是上来就能赚钱的行业,有许多坑需要去踩。选择一个客单价低的产品去试错,总结出适合自己的一套经验。【试错资金,控制在最大承受范围的30%】

2、交流与沟通是必须的,切忌闭门造车。“我们的想法就是通过与老乡一起交流沟通得出的”,就像当时张博做的一款重力毯产品,便是源于老乡的提醒。

从工地技术员成为年销售额1.6亿企业的掌舵者,张博靠的是冷静的判断和大胆的抉择。背后,PingPong始终以专业高效安全的产品服务为其保驾护航。

PingPong打造的跨境电商全生态链解决方案,满足跨境卖家多重需求,从而帮助卖家更专注于生意本身。

PingPong一下,生意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