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工业增长搅动三季度地方GDP排名:江苏逼近广东,湖北增速稳居第一

工业增长搅动三季度地方GDP排名:江苏逼近广东,湖北增速稳居第一

蔡雨桐/设计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张智 北京报道

临近年末,各地方三季度“成绩单”陆续出炉。相比此前,今年前三季度,我国经济呈现不少新亮点。

作为中国经济“双雄”,广东和江苏仍然是第一、二名,二者在前三季度总量双双突破8万亿;而去年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湖北则成了增速第一,以GDP18.7%的增速领跑全国;受益于煤炭紧缺,北方产煤大省山西、内蒙古增长迅猛,异军突起,成为名义GDP增速第一、二名。

不过,缺煤、暴雨等外部因素也对不少省份产生了负面影响。河南首当其冲,增速远低于全国平均增速,纵然凭着“基数”优势保住了第五的位置,但与第四名浙江的差距有所扩大。

但也有意料之外的选手。江西在一季度GDP成功反超“老对手”陕西后,三季度将差距进一步扩大至407.82亿元。全年来看,江西大概率将守住全国第14的位置。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看来,四季度,各地年度目标的完成任务更加紧迫,一些新增的投资项目也会逐步落地,加上国内外的消费旺季不断临近,预计四季度经济规模再上一个台阶。但由于基数影响,预计全年经济增速将呈现“前高后低”的走势。

工业支撑增长

前三季度,老牌经济强省的广东、江苏、山东与浙江仍旧霸榜前四。

其中,广东以8.875万亿好成绩,连续32年位列我国经济强省的第1位;而江苏则以8.562万亿的好成绩位列第2位,二者差距从去年同期的4588.27亿元,缩小至3114.16亿元。江苏发力的势头,也让未来能否超越广东成为我国经济第1强省的猜测喧嚣尘上。

山东则以6.034万亿的好成绩位列全国第三,浙江以5.36万亿的GDP总量位列全省第四。河南、四川、福建则位列5、6、7名。

由于疫情冲击尚未完全恢复元气的湖北位列第八,相比2019年,这个名次尚未回到巅峰。湖南以3.3222万亿的经济总量位列榜单第9位,紧随其后的安徽省则以3.1874万亿的经济总量成为了榜单前十。

不过,按照GDP增速来计算,则有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排名。

湖北以18.7%的增速稳居第一。除了湖北以外,海南、北京、浙江、山西、江苏、安徽、江西、山东、重庆等共计9个省份跑赢全国增速。

一个亮点是,此次地方的“成绩单”中,工业增长成为其中重要的支撑。

比如,前三季度,江苏加速逼近广东,工业成为重要原因。前三季度,江苏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为15.8%,两年平均增速为9.5%,远远高于广东的12.1%、5.2%。

北京和上海的竞争中,工业也成为突围的关键。前三季度,北京工业增加值增速达38.7%,两年平均增长17.7%,一骑绝尘,最终凭借10.7%的增长逼近上海,二者GDP分别达到29753亿元、30866.73亿元,差距从去年同期的1542.49亿元缩小至1113.73亿元,呈现出齐头并进的态势。

北京市统计局副局长朱燕南介绍,北京快速增长的一个亮点是,医药和电子行业增速较高,在疫苗生产的带动下,医药制造业同比增长3.3倍,两年平均增长1倍;集成电路领域需求旺盛,导致电子行业增速也达到两成左右。

不过,由于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限电限产以及国际货运成本高企带来的影响,“第一名”广东的工业表现并不如预期。根据广东省统计局披露的数据,1-8月,广东规上工业实现利润总额0.64万亿元,同比增长16.3%;而全国平均增速则达到49.5%。

陕西也表现欠佳。前三季度,陕西GDP为21193.18亿元,增速达7.0%,两年平均增速4.1%,均为全国倒数。其中,陕西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7.2%,两年平均增速4.2%,均低于全国平均增速。

基数搅动不容忽视

值得注意的是,前三季度,西部省份普遍表现较为平淡。

比如,在增速跑赢全国的10个省份中,只有重庆一个西部省份。陕西、云南、贵州、四川、广西、甘肃、宁夏、青海等,均未能达到9.8%的全国平均水平。

其中广西同比增长9.0%,增速比上半年回落3.0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5.4%,两年平均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9个百分点。

曾经增速领跑的贵州,前三季度同比增长8.7%,比2019年同期增长12.2%,两年平均增长5.9%,也不及全国平均水平。

而表现倒数的陕西,统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25.9%,购进价格上涨24.8%,均高于全国水平,导致下游企业成本增加、经营难度加大;工业发展仍然依赖煤炭、石油、电力等能源产品的刚需拉动,仍未恢复至疫情前水平;投资增长后劲不足,陕西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3.1%,两年平均增长仅0.3%,加上疫情反复和十四运保障防疫政策的收紧,服务业也有所下降,导致陕西GDP增长缓慢。

“去年受疫情影响,西部地区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而东部地区相对较大,因此形成了西部地区相对较高的基数,这影响了西部地区今年的增速水平。同时,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长模式总体上依然偏传统,更多依赖于投资拉动,科技创新能力相对较弱,当固定资产投资下滑时,经济增长速度就会受到影响,这也暴露出中西部地区在产业结构和产业层次上的差距。”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成绩单”出炉后,地方密集召开经济形势分析会议,加快部署四季度经济工作,确保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目前,扩投资、促消费、稳工业仍是地方稳增长的重头戏,同时,由于当前能源供应偏紧,保障能源供应也成了不少地方的工作重点。

贵州提出,要做好四季度经济工作,确保完成全年主要目标任务,工作重点要聚焦再聚焦,比如全力以赴扩大有效投资,加快推进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持续提升工业投资、民间投资占比,以强有力举措保持投资稳定增长。

陕西提出,要在能源保供上担当作为,加速释放煤炭产能,积极扩大油气产能,全力确保电力供应,加快促进能源产业转型。内蒙古也表示,要全力做好煤电保供工作。作为发用电大省,山东明确称,要抓好电煤调度储备,提高机组发电能力,切实保障能源安全可靠供应。

“从全年来看,经济形势稳中向好态势没有改变,但由于基数影响,预计全年经济增速将呈现‘前高后低’的走势。”刘向东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