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紫鑫药业遭遇“人参劫”:逾期债务超26亿,引入新控股股东能带来转机吗

紫鑫药业遭遇“人参劫”:逾期债务超26亿,引入新控股股东能带来转机吗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002118.SZ,下称紫鑫药业)遭遇“多事之秋”。

自2014年开始,紫鑫药业押宝人参产业,不断加大对该产业的投资,却遭遇人参滞销,导致公司今年上半年存货金额高达68.39亿元,而公司人参系列产品营收仅300万元,营收占比为2.47%。

与此同时,紫鑫药业的债务规模也在不断提升,截至10月25日,逾期债务已超26亿元。为解决债务危机,紫鑫药业宣布引入具备国有资产及产业背景的控股股东国药兆祥,希望新的控股股东在资金、资源上给予上市公司有效支持。

但是,国药兆祥这个新控股股东的国资成色却存疑。国药兆祥是国药药材的全资子公司。25日,中国中药发布声明,直指国药药材违规使用“中国国药”等宣传用语和商标。目前,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因国药药材存在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行为,公示的“股东及出资信息”为不实信息,已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医药营销专家史立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近年来人参市场不太景气,而紫鑫药业过高的存货金额挤占了经营投入,再加上公司销售能力不足,导致公司业绩一路下滑。

在中国中药发布声明后,紫鑫药业股价连续下跌,10月28日报收于2.67元/股。

国资成色几何?

10月20日,紫鑫药业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及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面临债务危机,导致公司陷入经营困境,因此引入具备国有资产及产业背景的控股股东国药兆祥,有利于在资金、资源上给予上市公司有效支持。

公司原控股股东康平投资与国药兆祥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根据协议,康平投资将其持有的公司285,310,026股,占股本总额22.28%的股份对应的投票表决权等相关权利委托给国药兆祥行使。本次变更后,郭春生将不再是紫鑫药业的实际控制人。因目前国药药材处在股份变更阶段,公司实际控制人待国药药材股份变更后确认。

紫鑫药业在公告中提到,国药兆祥是隶属于国药药材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是中国最大、最可信赖的中药原料药供应商之一。国资进场,给紫鑫药业注入强心针,公告发布后,紫鑫药业股价连涨三天,涨幅分别为5.04%、6.85%、3.21%。

但是新控股股东很快被“打脸”。25日,中国中药发布严正声明称:“国药药材为我公司的参股公司,我公司仅持有其25%股权;2021年8月,我公司已致律师函至天眼查,澄清国药药材股权结构并要求天眼查根据正确信息修改。目前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因国药药材存在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行为,公示的‘股东及出资信息’为不实信息,已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由于国药药材业务经营方向与我公司发展战略不符,我公司目前正在积极推动股权退出事宜。”

这不是国药药材第一次“蹭”国药背景。中国中药去年11月就曾发布声明,国药药材及其子公司在营销宣传中违规使用“国药集团”“中国医药集团所属企业”等宣传用语,并违规使用国药集团商标,国药药材及其子公司不具有使用国药集团品牌的主体身份,上述行为构成对国药集团品牌的侵权。

除了背景不实以外,据天眼查显示,今年7月和8月,国药药材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白城市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5528万元。记者就国药兆祥国资背景事宜实联系紫鑫药业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逾期债务庞大

此次控股股东易主的导火索,来源于紫鑫药业及实控人的债务危机。25日,紫鑫药业披露,截至当日,公司逾期债务金额合计约为267,803.60 万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71.65%,占总资产的25.48%。这还不包含尚未支付的利息以及因逾期可能产生的违约金和罚息等。而今年半年报披露,公司短期借款有36.63亿元,长期借款10.83亿元。归属上市公司的净资产仅为35.33亿元,而货币资金仅有1096万元。

紫鑫药业表示,债务逾期事项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对部分业务造成一定的影响。公司可能存在因债务逾期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查封等风险,可能对日常生产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目前公司正在积极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和解方案,争取尽快与债权人就债务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包括但不限于展期、部分偿还等方式;同时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等方式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与此同时,紫鑫药业的业绩也陷入低谷。公司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紫鑫药业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3.5亿元至亏损3.05亿元,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45亿元至亏损1亿元。造成亏损的原因,公司认为是受疫情影响,导致经营性资金紧张,产品市场份额下降。

紫鑫药业主营业务为中成药与人参产品。今年上半年,紫鑫药业的存货高达68.39亿元,其中大部分为人参。记者查阅近7年年报发现,紫鑫药业自2014年起,不断加大对人参的投入,特别是在2017年后,存货金额从20亿跃升为48.33亿,而2017年人参产品的营业收入也达到历史峰值7.12亿元。2018年,紫鑫药业制定了《人参产业发展战略规划(2018—2022 年)》,再次加大对人参产品的投入。但是当年人参产品的营业收入只是略有上涨,为7.51亿元,而存货金额跳涨为 61.09亿元。到了2019年,紫鑫药业遭遇了“人参劫”,人参产品营收陡然下降至3.84亿元,存货金额高达67.56亿元。到了2020年,人参产品收入仅984万元,同比下降-3,800.66% ,而存货金额达到历史峰值68.52亿元。

今年上半年,紫鑫药业中成药营收1.17亿元,营收占比为93.58%;人参系列产品营收300万元,营收占比为2.47%。

其实,紫鑫药业的经营早已陷入困境。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为亏损7.06亿元。而自2018年开始,紫鑫药业的归母净利润增速开始大幅下降,2018年-2021上半年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3.15%、-59.62%、-1104.03%、3.75%。并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自2016年开始为负,2016年-2021上半年分别为-2.32亿元、-13.21亿元、-7.67亿元、-3.23亿元、-0.01亿元、-0.24亿元。

而此次引入新的控股股东,能否为紫鑫药业带来转机,还有待市场观察。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