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王兴的零售野心藏不住了!美团战略方向再调整

王兴的零售野心藏不住了!美团战略方向再调整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卢晓 北京报道

曾经以“吃”为核心,苦练基本功的美团,正在做出改变。

根据《晚点 LatePost》报道,10 月 27 日,美团在每月召开一次的经营会议上宣布了新一轮调整,其中包括成立由美团创始人王兴带领的特别小组,负责零售相关业务的讨论和决议。

而上述报道中提到的更重要变化,是美团创始人王兴在9月的战略会上,宣布美团的战略变为“零售+科技”。这是美团继三年前提出“Food + Platform”战略后,对公司方向的首度调整。但10月28日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美团方面并未对记者证实上述消息。

不过,考虑到疫情对更赚钱的到店业务的影响,以及新业务造血还早,美团确实需要一个比外卖更大的零售市场。但这不仅意味着美团与它的对手们更像,也意味高度重合下的竞争越发激烈。

大干零售

从上述报道提及的特别小组成员五人名单中,凸显了美团在零售上的决心:除了王兴外,还有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高级副总裁、优选事业部总经理陈亮,以及快驴事业部总经理郭万怀和副总裁、美团平台总经理李树斌,基本囊括了美团目前所有涉及零售业务的高管。

上述市场消息还称,美团计划将优选、快驴、买菜等业务整合,由陈亮统一负责,郭万怀将协助陈亮管理。这种配置在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美团优选地位的重要性。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陈亮是美团老将,2011年便加入美团,曾先后负责过酒旅、买菜等业务。2020年7月,美团成立从事社区团购的优选事业部,陈亮成为负责人。

不过需要提及的是,美团并不是刚看到零售赛道。

王兴曾在2017年12月的一封内部信中,宣布美团除了重组新到店事业群外,还组建了大零售事业群,统筹生鲜零售、外卖、配送、餐饮B2B等业务。去年12月退休的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当时被任命为大零售事业群总裁,王莆中、郭万怀则都是大零售事业群的班委。陈亮当时还没涉足零售,在这封信中被任命继续担任酒店旅游事业群的总裁。

2018年1月,王莆中被晋升为集团高级副总裁,“继续负责外卖配送业务,并作为大零售事业群班委,强化外卖配送网络建设,积极推动大零售生态的全面布局。”宣布他新任命的内部信里这样说。

但随着美团在2018年10月提出了“Food + Platform”战略,并进行了上市后的首度组织架构调整,零售又被分散在各个业务中。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美团在2018年10月的这次调整中提出了组建了用户平台以及到店和到家两大核心事业群,这个格局延续至今。其中,外卖、配送、闪购、智慧厨房等业务由到家事业群统筹,王莆中担任总裁。后来更名为买菜事业部的小象以及快驴,都是单独事业部,分别由陈亮和陈旭东负责。

星辰大海

直观来看,对于以前更关注“吃”的美团来说,零售意味着一个更大市场。

财报显示,目前美团的业务分餐饮外卖、到店酒店旅游和新业务及其它三大块。其中,餐饮外卖是美团最大的一块业务,今年上半年437亿元的收入,占据美团54%的营收。但它81.8%的收入同比增速,在美团三大业务里最低。

此外,当期美团餐饮外卖业务的经营利润率只有8.1%。这个数字还建立在餐饮外卖上半年经营利润同比增长超过200%的基础上。作为参照,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经营利润率约为42.2%,不过到店业务的收入今年上半年还不足美团总收入的两成。

需要提及的是,餐饮外卖更“靠天吃饭”。中信建投和中金此前都预计,今年三季度极端天气等因素将导致美团外卖业务增速放缓,并预计今年三季度外卖业务的经营利润率将下滑至3%。

最大的业务增长放缓,最赚钱的业务盘子不够大,还面临着对新业务的大量输血,美团已经搭建成熟的餐饮配送网络需要新的变现机会。

事实上,今年9月美团已经对外宣布了一个目标:未来五年即时零售市场规模将达到1万亿,美团闪购届时将占据4000亿。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美团闪购是美团的非餐饮配送业务,与美团外卖共享一个配送网络。

而除了即时零售市场,美团在解释今年二季度,新业务及其他的经营亏损从去年的15亿扩大至92亿元时还表示,这个是由于美团持续扩大该分部的投资,特别是零售业务。其中美团优选依然是美团当期最重点的投资领域。

凯联资本董事总经理、产业研究院院长由天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美团提出food+platform战略时,是要确保外卖做成大而强的业务。而现在美团明确将战略目标上升到零售体系,是因为它要考量下一个阶段符合自己体量的更大和更高维度的市场是什么。此外,他还认为,今年监管对社区团购等业务的收紧以及舆论的走向,也是美团在公司战略定位上有所调整和变化,提出大零售战略的原因之一。

对手是谁

如果将眼光的放得更远,成立于2010年的美团,以及它曾经所在的巨头备选梯队“TMD”都已经在各自领域成长起来。10月28日,美团-W(3690.HK)股价收于272.2港元,涨1.34%。它1.67万亿港元(约合1.37万亿人民币)的总市值,已经超越了百度、京东等老牌互联网公司。

而如果“零售+科技”战略真的落地,这也意味着原先偏安于“送外卖”的美团,与京东、阿里等互联网前辈们越来越相似,彼此间的竞争越来越显性。

科技对互联网公司的重要性已经不必再提,而从近年来大火的社区团购到基于LBS(地理位置服务)的即时零售,互联网公司们也都无一例外的“大干快上”。

以即时零售这个被认为是零售中增长最快的板块来看,不仅美团近期喊出了雄心勃勃的口号,互联网公司们也摩拳擦掌想大干一场。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近日京东除了与达达集团联合推出了即时零售业务的统一品牌“小时购”外,还在APP首页推出了附近频道,里面提供零售服务的附近商家包括商超、个护美妆、3C等门店。

阿里则在今年7月就宣布将基于LBS形成包括本地生活、高德和飞猪在内的生活服务板块,由阿里巴巴合伙人俞永福掌舵。当时有观点认为,阿里如此调整是为了与美团全面展开较量。

对手远比预想的更多。今年9月有消息称,抖音外卖功能已于近期完成相关测试。天眼查APP还显示,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心动外卖小程序软件在10月11日获得登记批准。

由天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2019年底疫情之前,从业内角度已经看到,美团和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的业务开始交叉,而且交叉程度越来越重。他认为,美团提出的“零售+科技”战略,让各自的业务交叉更加显性,在公司的战略定位上也存在竞争。

他同时认为,如果把视角升高,阿里、京东和美团都是站在供应链和消费者中间的一个平消费多模块供给平台,最显性的核心就是用户规模和流量足够大。“它们卡住了中间的核心环节,有用户规模优势,有足够大的资金能力,不同业务间的跨越没那么难。”

随着巨头们的触角不断扩张到相同领域,激烈的碰撞已经在所难免。这也到了考验它们积累多年的零售真本事的时候。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