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鱿鱼游戏》映射下的韩国经济:暴涨的房价、高额的负债

中国商务新闻网 日前,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和关税厅公布的消息,今年韩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突破1万亿美元,刷新全年贸易额最短时间破万亿的纪录,其中三季度出口环比上涨1.5%。

《鱿鱼游戏》映射下的韩国经济:暴涨的房价、高额的负债

虽然进出口贸易额刷新历史纪录,但韩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未能达预期,该数据同比增长4%,环比仅增长0.3%,仅为经济学家预期的0.6%的一半。环比增速是五个季度以来最慢的,上个季度为增长0.8%。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韩国内需再次陷入低迷。

尽管第三季度物价上涨不少,但韩国私人消费第三季度比第二季度下降0.3%。9月韩国经济研究院对销售额排名前100位的企业合并财务报表进行分析的结果显示,今年大企业销售额增加部分94%全部在海外赚取。综合来看,韩国消费疲软除了新冠肺炎疫情这个影响因素外,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物价上涨太猛了。

9月韩国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2.5%。这是消费者物价指数连续6个月上涨2%以上,大幅超过政府物价管理的目标值。并且10月25日韩国央行称,通胀风险加剧,10月消费者物价指数升幅或超3%。

从各商品项目来看,石油类产品价格上涨22%,带动整体物价上涨。由于油价飙升,工业产品价格也上涨3.4%,创2012年5月以后最高值。其中,加工食品价格上涨2.5%,涨幅比8月有所扩大。服务物价也持续走强。由于材料费上涨,在外就餐等个人服务价格上涨2.7%,房租也上涨1.7%。

更关键的是,韩国房价涨得更凶。韩国KB国民银行日前发布的楼市统计资料显示,今年10月首尔公寓的平均交易价格为12.1639亿韩元(约合661万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的10.0971亿韩元上涨了逾2亿韩元。首尔公寓均价继去年9月突破10亿韩元之后,今年4月突破11亿韩元,此次时隔6个月突破12亿韩元大关。2017年以来韩国房价不断走高,至今累计涨幅高达45%。而韩国人工资增长速度远远赶不上房价的涨速。韩国银行认为,韩国房价上涨和家庭负债增加速度过快。今年第二季度韩国家庭负债在GDP中的占比升至105.6%。从个人角度来看,这意味着一个家庭即使不吃不喝把一年挣的钱全部省下来,也无法还清债务。同时有债务问题的人口数量正在以指数级速度增长。

这也是最近在美国视频流媒体巨头奈飞(Netflix)上播放的韩国电视连续剧《鱿鱼游戏》之所以爆红韩国及全球的原因。该剧展现了陷入债务和贫困危机以及贫富差距加大下的普通民众以命相抵求生路的剧情,引发众多共鸣。有媒体评论,《鱿鱼游戏》背后,是一个个负债累累的家庭。

暴涨的房价、高额的负债进一步削弱了韩国民众的消费能力。9月韩国发布的《金融稳定状况》提出了制约家庭消费的“负债临界水平”的概念。它们是基于总负债本息偿还比率(DSR)为准的45.9%和贷款收入比(LTI)为准的382.7%。据韩国银行推测,如果一年要偿还的本金和利息偿还额超过年收入的一半(45.9%),或者全体贷款规模超过年收入的4倍(382.7%),就会因债务负担而减少消费。韩国银行认为,今年第一季度超过临界水平的家庭比重以DSR为准为6.3%,以LTI为准为6.6%。特别是,低收入和青年层贷款者中,超过DSR标准的比重分别为14.3%和9.0%。也就是说,每10人当中就有1人为了偿还贷款存在无钱可花的困境。

高房价同时也压垮了韩国年轻人的生育欲望。韩国2020年的出生人口为27.24万,创下历史最低纪录,死亡人口却出现了30多万,2020年是韩国第一次出现人口增长为负数的情况。同时韩国每名女性一生生育的子女数(总和生育率)为0.84,连续2年定在了世界倒数第一的位置。一个不需要抚养孩子的家庭的消费可以压缩到最低水平,或者说,为了把消费压至最低水平而不得不放弃生养孩子的愿望。或许,这也是韩国年轻人躺平的一种表现。

面对持续低迷的内需,韩国政府日前计划11月启动“与新冠共存”(分阶段恢复日常)的全新防疫模式,并将适时采取发放消费券等拉动消费的措施。政府还计划下调20%燃油税,减轻油价上涨给人们造成的负担,希望在提振内需的同时借以稳定物价,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但愿这些治标不治本的内需刺激政策能起到发展经济和提高生育率的作用。

路 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