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从酒吧娱乐到赛场竞技 飞镖运动走进残疾人的生活

从酒吧娱乐到赛场竞技 飞镖运动走进残疾人的生活

男子听力组决赛比赛现场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陈柯宇 文梅 北京报道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第十一届残疾人运动会飞镖比赛项目中,共有来自22个省的23支代表队参加角逐,最后海南队以2金1银的成绩成为夺金数量最多的参赛代表队。飞镖这项趣味性运动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本次残运会飞镖项目组的技术代表王乃阡是一名资深“飞镖玩家”,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届残运会飞镖项目参赛人员的整体水平较前两届有所提高。但在赛场之外,飞镖作为一项“小众运动”,仍然面临难以推向大众的困境。

本次残运会飞镖项目编排长任海涛认为,大多数人对飞镖运动的了解不够,因此应该在日常的飞镖游戏中适当放宽规则要求,增加游戏的趣味性,同时保持其在专业运动赛场上的严谨性。

让更多残疾人走出家门

经过4天的激烈角逐,飞镖比赛在产生6枚金牌后落下帷幕。据记者了解,本届残运会飞镖比赛共设男子肢体残疾站姿组、女子肢体残疾站姿组、男子肢体残疾坐姿组、女子肢体残疾坐姿组、男子听力站姿组、女子听力站姿组6个组别的比赛。

据记者了解,作为唯一一项残疾人和健全人可以同台竞技的比赛,飞镖运动不仅需要充足的体力支持,其获胜规则更涉及精细的脑力计算。因此,该运动对恢复残疾人的身体机能和增加其智力锻炼都有益处。

“飞镖运动易‘上手’,运动强度没有其它项目那么大,但从技术角度来讲,对智力的要求更高,因此该运动同样具备拼搏与对抗的体育魅力。”任海涛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飞镖运动对视力的调节也有独特功能。美国眼科专家研究发现,长时间盯准目标进行训练,有利于提升视觉肌强度。像飞镖这种要求做到“想哪儿打哪儿”的运动,是大脑和肌肉“联动”的过程,久而久之,不仅可以缓解运动员长期近距离用眼造成的眼部疲劳、调节视力,还能提高大脑的平衡和协调能力、活跃脑细胞、减缓大脑退化。

从酒吧娱乐到赛场竞技 飞镖运动走进残疾人的生活

比赛场地

王乃阡告诉记者,从这次残运会比赛情况来看,残疾人群体的参与度有所提高,整体参赛水平也在变好。在以往的比赛中,由于训练不足或是选手心理状态调整不好,许多残疾人一场比赛打下来要至少两个小时,这种情况在此次比赛中鲜有发生。

从参赛运动员的年龄层面进行分析,“资历较长的运动员成绩更好更稳定、经验也丰富,年轻力量也在不断补充进入,他们心态更好,成绩也不错,只是缺乏锻炼,但未来可期。”任海涛评价道。

然而,缺乏信心仍然是残疾人在这项运动上普遍面临的问题。王乃阡观察到:“对于残疾人运动员来讲,参与这项‘手脑并用’的运动可以让他们对自己更有信心,但目前很多喜爱这项运动的残疾人仍因为身体的‘残缺’,平日里不敢在公共场所‘畅玩’,从这个角度来看,还是要鼓励更多残疾人走出家门,参与到公共生活中来。”

从酒吧娱乐到专业运动项目

飞镖成为残疾人体育竞技项目的时间只有短短十余载。2009年,我国有了第一届全国残疾人飞镖锦标赛,2011年飞镖第一次成为全国残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

王乃阡作为中国飞镖事业的两个发起人之一,从飞镖进入我国到成为专业运动项目,一直在不遗余力地进行推广。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飞镖在上世纪70年代末才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统一的玩法和规则,慢慢演变为正式的体育运动项目,而后在80年代初期进入中国。

最开始是由外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引进的。作为他们娱乐方式的一种,在大使馆工作的外国人最先举办了小范围飞镖联赛,当时并没有中国人参与。直到1994年王乃阡在酒吧第一次接触到这项运动,顿生热爱,于是联合其它喜爱这项运动的人主动找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希望能够将之推广,才在1997年正式成为我国第95项体育运动项目。

90年代末期,王乃阡回忆道,北京的酒吧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飞镖作为酒吧娱乐项目的一种,得到了大众的喜爱。“特别是1997年到1999年那段时间,最多的时候北京的飞镖联赛有47支队伍参赛,每个队伍都有十几个人,不比赛的日子里,各国友人就聚在酒吧,玩飞镖、喝啤酒以放松身心。当时中央电视台有一个叫做‘假日体育’的栏目,每周二晚上10点多播放三种运动,一个是台球,一个是保龄球,还有一个就是飞镖。”

从酒吧娱乐到赛场竞技 飞镖运动走进残疾人的生活

男子听力组比赛现场

王乃阡回忆起那段飞镖流行的“光辉岁月”时仍有止不住的得意流露出来,但随着越来越多娱乐方式进入公众生活,尽管王乃阡一行热爱飞镖的人努力在不同省份开展飞镖公开赛、编纂出版《中国飞镖竞赛规则及裁判法》,飞镖还是日渐式微。“就像自己的孩子一直成熟不起来,心有不甘。”王乃阡说道。

其实,最让王乃阡苦恼的是目前仍然找不到推广飞镖运动的满意方式,“飞镖并没有成为奥运项目,政府对此的投入也不是很多,重视程度一般,只能靠热爱飞镖的群体自发传播。”

与此相反,对于热爱这项运动的人来说,飞镖的魅力不证自明。任海涛认为,这项运动的门槛很低,但要玩好并不容易。最让他着迷的是,这项运动是存在“天花板”的,“即使你知道怎么能取得完美的成绩,但也很难做到。”

据记者了解,目前赛场上普遍使用的飞镖为硬式飞镖,镖头为不锈钢材质。一种新型的软式飞镖正在进入公众生活,其使用飞镖机进行电子记分,标头大多为尼龙或塑料材质,更简单易操作,王乃阡寄希望于此,希望能够通过新型飞镖将该项运动更广泛地传播推广。

见习编辑:周南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