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黑色系”领跌!煤炭限价令酝酿出台

“黑色系”领跌!煤炭限价令酝酿出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受煤炭生产成本大幅低于煤炭现货价格消息影响,10月29日,A股煤炭板块异动下跌。截至收盘,兰花科创(600123.SH)跌6.12%,平煤股份(601666.SH)跌5.25%,中煤能源(601898.SH)跌3.06%。

记者统计数据显示,在剔除不活跃的商品交易数据之后,自10月19日至10月29日,焦煤、焦炭、动力煤、PVC、甲醇期货主力合约累计分别下跌40%、32.9%、49.1%、23.9%、25.29%,成为当月商品期货市场跌幅榜单前五品种。

洗煤厂开工率达两个半月高位

近期国务院印发《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的通知》,要求推行全废钢电炉工艺,大力推进非高炉炼铁技术示范,继续压减钢铁产能。我国以长流程炼钢为主,发展电炉钢意味着后期焦煤、焦炭需求大幅减量,与此同时,国家有关部门严肃清查整顿违规存煤场所,煤炭库存包括隐形库存将向市场释放,增加市场供给。

此外,在前期对煤炭价格进行行政干预(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价降低至1200元/吨以下)后,10月27日上午国家发改委召开动力煤限价会议,进一步明确限价细节,按会议的意见,折算后港口动力煤限价800元/吨。

10月28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了前三季度我国煤炭经济运行情况,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我国煤炭产量稳中有增,重点企业煤炭产销势头良好,煤炭增产保供效果逐步显现。数据显示,1-9月份全国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原煤产量29.3亿吨,同比增长3.7%;进入10月以来,煤炭增产增供进一步加快。

10月1-13日,重点煤炭企业日均煤炭产量693万吨,环比9月日均增长4.5%,重点企业煤炭产销势头良好,煤炭增产保供效果逐步显现。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表示,今冬明春,煤炭需求仍然是以发电供热用煤为主,煤炭企业将加快推进煤炭增产保供工作。据了解,目前,我国大型现代化煤矿的产能已占总产能的80%以上,煤炭供应有望保持增长,煤炭市场供需将逐渐由偏紧向基本平衡方向发展。

近期国家对煤炭价格调控政策频出,政府对煤炭价格打压力度依然较大,市场恐慌情绪较浓,动力煤、焦煤、焦炭期货纷纷跌停。焦炭方面,受天气、环保、能耗双控等因素影响,焦化厂开工率维持在65%,位于近五年的历史同期低位。另外,近日汾阳地区要求11月10日之前关停一批4.3米焦炉,涉及产能310万吨。

短期来看,焦炭供给偏紧状态加剧,但下游钢厂也由于环保和限电等因素限产较多,目前钢厂焦炭库存处于正常水平,对焦炭采购积极性不高,这也是钢厂未接受焦企提涨200元/吨的重要原因。

焦炭期货远月受国家调控煤炭价格的影响走弱预期较大,但近月合约因煤炭价格调控需要一定的时间,叠加能耗双控和环保限产等供给收缩的影响,可能进入宽幅振荡行情。

“近期受增产保供政策施压,煤矿目前普遍维持满负荷生产,且下游补库需求积极,全国110家洗煤厂样本开工率71.93%,较上期值增1.50%,为两个半月高位,日均产量59.60万吨,增0.66万吨,原煤库存降7.99万吨至178.33万吨,为近三年内最低位。而各地电煤保供任务依然较重,跨界煤种炼焦煤流向依然压减明显,且下游焦企开启补库,精煤库存降3.28万吨至152.67万吨。”山西煤炭贸易商王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对于动力煤期货价格,弘业期货发布研报显示,产地方面,陕蒙地区坑口煤价明显下调,保供政策下供应有所增加,下游刚需采购良好,基本无库存;港口方面,受政策调控影响,价格明显回落,贸易商出货意愿增强,主要以长协保供为主,市场交易较少;盘面上看,主力合约上一交易日跌停后夜盘继续封跌停,恐慌情绪蔓延,跌势不减,当前波动幅度较大,持仓风险较高,暂以观望为主。

煤炭价格干预措施进一步酝酿

国家发改委于10月27日上午召开了专题会议,研究了煤炭价格干预的具体措施,重点讨论了对煤炭价格进行干预的相关措施,包括干预范围、干预方式、价格水平、实施时间,以及保障措施等具体问题。为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煤炭保供稳价的系列决策部署,按照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部际协调机制统一部署,国家发展改革委、市场监管总局组成4个联合督查组,分赴晋陕蒙煤炭主产区和秦皇岛港等北方主要下水煤港口,开展煤炭现货市场价格专项督查。

督查组将深入煤矿、交易市场、发运站、储煤场、码头堆场、煤炭贸易企业、用煤单位,实地调查煤炭现货市场价格,督促有关市场主体守法合规经营,促进煤炭现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坚持“零容忍”态度,对未严格落实煤炭保供稳价要求的地区和企业进行约谈,严厉打击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价格串通等违法行为,促进煤炭现货市场价格加快回归合理区间,切实维护市场秩序。

督查组还将对煤炭主产区和企业增产增供、中长期合同签约履约、违规存煤场所清理、保障人民群众温暖过冬等情况进行督导检查,督促各有关方面切实提高政治站位,树立大局意识,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依法依规释放产能,全力以赴增加产量,严格执行煤炭中长期合同,强化产运需衔接,保障煤炭稳定供应,确保人民群众温暖过冬。

与此同时,10月2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连续召开会议,邀请经济、法律方面专家,以及部分煤炭、电力行业协会和企业,专题研究如何界定煤炭企业哄抬价格、牟取暴利的判断标准。会议听取了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近年来煤炭生产经营情况汇报,集中讨论了促进煤炭行业与下游电力等产业协调可持续发展应保持的合理价格区间和利润率水平,着重研究了认定煤炭企业哄抬价格、牟取暴利的具体认定标准和方法。

此外,国家发改委将结合有关方面意见建议,进一步研究完善价格干预措施。显然,高层价格干预的措施还未完全落地,这也意味着当前晋陕蒙坑口限价1200元/吨并非政策干预方式的终结,后续可能还有更大力度的价格干预政策正在进一步酝酿中。

有市场消息称,动力煤坑口价格将由国家发改委统一制定基准价,或为每吨440元含税,最高上浮幅度20%,即528元。煤炭生产企业可以以基准价为基础,在允许浮动范围内确定具体坑口价格。如果上述消息为真,那么坑口煤价将由目前限价的1200元/吨,直接降到528元/吨,也意味着坑口煤价由限价前下降了1500元/吨。不过,目前来看,政策层面仍没有给出明确的调控方案,具体限价情况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