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双碳行动路线图:“1+N”顶层设计出台,新能源迎来历史机遇

双碳行动路线图:“1+N”顶层设计出台,新能源迎来历史机遇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芸茜 见习记者 王悦 北京报道

在新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前夕,备受关注的中国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中最重要的两个政策文件,在一周之内先后发布。

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宣布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一年之后,中国“双碳”路线图和施工图逐步明确,两个政策文件提出重点实施“碳达峰十大行动”,明确2030年相关领域细化目标。

10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对碳达峰碳中和这项重大工作进行系统谋划;两天之后的10月26日,《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下称“《方案》”)正式发布。

国家发展改革委负责人表示,《意见》是“1+N”中的“1”,党中央对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进行的系统谋划和总体部署,覆盖碳达峰、碳中和两个阶段,是管总管长远的顶层设计;《方案》是碳达峰阶段的总体部署,在目标、原则、方向等方面与《意见》保持有机衔接的同时,更加聚焦2030年前碳达峰目标,相关指标和任务更加细化、实化、具体化。

“两个文件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供了具体的分阶段可行性方案,可以防止各种无序开发、运动式减碳给行业带来的影响。”泓达光伏创始人刘继茂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加快形成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

当前我国经济结构还不合理,工业化、新型城镇化还在深入推进,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任务还很重,能源消费仍将保持刚性增长。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从碳达峰到碳中和的时间窗口偏紧。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迫切需要加强顶层设计。

在中央层面制定印发《意见》,对碳达峰碳中和这项重大工作进行系统谋划和总体部署,进一步明确总体要求,提出主要目标,部署重大举措,明确实施路径,对统一全党认识和意志,汇聚全党全国力量来完成碳达峰碳中和这一艰巨任务具有重大意义。

在此基础上,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落实《意见》要求,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了《方案》,经党中央审议通过,由国务院印发实施。

《意见》是党中央对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进行的系统谋划和总体部署,覆盖碳达峰、碳中和两个阶段,是管总管长远的顶层设计;而《方案》作为碳达峰阶段的总体部署,在目标、原则、方向等方面与《意见》保持有机衔接的同时,更加聚焦2030年前碳达峰目标,相关指标和任务更加细化、实化、具体化。

可以说,《意见》在碳达峰碳中和政策体系中发挥统领作用,是“1+N”中的“1”,而《方案》是“N”中为首的政策文件,有关部门和单位将根据方案部署制定能源、工业、城乡建设、交通运输、农业农村等领域以及具体行业的碳达峰实施方案,各地区也将按照方案要求制定本地区碳达峰行动方案。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项多维、立体、系统的工程,涉及经济社会发展方方面面。在厦门大学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看来,此次《意见》的出台是十分有必要的,将作为指导我国实施双碳目标的纲领性文件,将会对各行业、各领域的配套措施进行系统的全面的政策指导和支撑。

“两个文件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供了具体的分阶段可行性方案,防止各种无序开发,运动式减碳给各产业带来困扰。”刘继茂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中创碳投研报认为,《意见》和《方案》形成了“宏观—中观—微观”的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多层次推进框架;充分阐述了“远期”和“短期”的关系以及“总体”和“局部”的关系;形成了多领域、多行业、多角度的达峰行动路径与政策体系。可以说,《意见》和《方案》的制定意味着双碳“1+N”政策体系中最为核心的部分已经完成。

强化能耗双控,大力发展新能源

围绕“十四五”时期以及2030年前、2060年前两个重要时间节点,《意见》明确了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时间表,部署了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路线图、施工图。

《方案》进一步提出了“碳达峰十大行动”的重点任务,聚焦在能源、工业、城乡建设、交运等几大重点领域,包括能源绿色低碳转型行动、节能降碳增效行动、工业领域碳达峰行动、城乡建设碳达峰行动、交通运输绿色低碳行动、循环经济助力降碳行动、绿色低碳科技创新行动、碳汇能力巩固提升行动、绿色低碳全民行动、各地区梯次有序碳达峰行动。

《意见》要求,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强化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大幅提升能源利用效率,严格控制化石能源消费,积极发展非化石能源,深化能源体制机制改革。而《方案》进一步提出,在传统能源方面,要加快煤炭减量步伐,严格控制新增煤电项目,“十四五”时期严格合理控制煤炭消费增长,“十五五”时期逐步减少,并且要保持石油消费处于合理区间;另一方面,要大力发展新能源,推进风电、太阳能发电大规模开发和高质量发展,因地制宜开发水电,积极安全有序发展核电。

对于《意见》中首次明确提出了“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80%以上”这一远景目标,并且是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唯一量化目标,林伯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将为能源来源结构转换速度定下基调,但也保留了一定的空间。

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化石能源消费占比要从现在的“二八定律”比例逐步发展到新能源/化石能源占比“八二”的地位转换,可以看出绿色低碳经济这条主线对于经济转型和绿色生态复苏的强大推动作用,以及对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的深入落实。

据了解,2020 年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不足6 亿千瓦,而《方案》目标直指将在2030年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2亿千瓦以上。对于近十年时间装机容量将实现翻倍,林伯强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果把光伏和风电做对比,光伏在灵活性上更胜于风电,包括分布式光伏在内的发电项目,可以满足就地消纳的需要,因此前景更为广阔。而对于核电,以当前技术水平来看,核电不会大规模增长,适宜稳妥推进。

刘继茂向本报记者表示,能耗双控,将促进企业能源升级,降低能源消耗,引导企业安装光伏风电等绿色能源。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常务副理事长王志轩认为,新能源的发展、非化石能源的发展一定要在能源安全的条件下来进行,这也是整体方案基本原则里面提到的要风险防范的基本要求。

为做好《方案》的贯彻落实,国家发展改革委负责人表示,将加强党中央对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领导小组对相关工作进行整体部署和系统推进,领导小组办公室加强统筹协调、定期调度,科学提出碳达峰分步骤的时间表、路线图,督促各项目标任务落实落细。强化责任落实,严格监督考核。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