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华夏时评:坚持“碳达峰、碳中和”战略定力

华夏时评:坚持“碳达峰、碳中和”战略定力

“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的重要讲话,至今刚刚过去一年零一个月。

说过的话就要践行,制定好的战略就要有定力。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再次强调了,要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低碳的高质量发展道路,确保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意见》还明确了主要目标,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到206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80%以上。

紧接着,国务院又印发了《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聚焦2030年前碳达峰目标,对推进碳达峰工作作出总体部署,进一步提出,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左右,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顺利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目标。

在国际能源供需形势紧张的大背景下,国内积极部署做好今冬明春电力和煤炭物资供应,保障群众基本生活和经济平稳运行的情势下,《意见》和《行动方案》的一一发布,体现了实践既定双碳战略的坚定决心和执行定力。

不把“碳达峰、碳中和”重大战略决策贯彻到底,就无法真正解决我国的资源环境约束问题,就难以实现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过程中,必然会遇到的困难和难题,要在战略的大方向上,用具体的战术去解决。

10月27日,国务院新闻办发表《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白皮书,并举行新闻发布会,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负责人孙桢就在会上表示说,中国将继续控制煤炭消费增长,加大力度发展可再生能源,加快完善电力体制,构建适应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新型电力系统。

孙桢尤其强调了,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面临着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维护能源安全等任务,调整能源结构仍然存在诸多的现实困难和挑战,不可能一蹴而就。要坚持系统观念,坚持防范风险,处理好当前与长远的关系,处理好减污降碳与能源安全、产业链供应安全、群众正常生活的关系,有效应对绿色低碳转型可能伴随的风险,确保安全降碳。

有效应对风险,确保安全降碳,这是战术问题,2030年前完成碳达峰目标,2060年完成碳中和目标,这是战略问题。

在国务院印发了的《行动方案》中,有总体要求,也有工作原则,其中一项就是“稳妥有序、安全降碳”,这个原则强调了,要立足我国富煤贫油少气的能源资源禀赋,坚持先立后破,稳住存量,拓展增量,以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和经济发展为底线,争取时间实现新能源的逐渐替代,推动能源低碳转型平稳过渡,切实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着力化解各类风险隐患,防止过度反应,稳妥有序、循序渐进推进碳达峰行动,确保安全降碳。

有破有立,先立后破,这同样也是坚持“碳达峰、碳中和”战略定力中的战术问题。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