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药监局出手剑指中成药不规范说明书:不良反应“尚不明确”现象将终结?

药监局出手剑指中成药不规范说明书:不良反应“尚不明确”现象将终结?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郭怡琳 于娜 北京报道

长期以来,很多中成药的说明书都写着“不良反应:尚不明确”。近日,国家药监局就《已上市中药说明书安全信息项内容修订技术指导原则》发布征求意见稿。此后这一仅仅存在于中成药说明书中的不良反应“尚不明确”等现象有望被终结。

中成药说明书撰写不规范是制约中成药发展的一大难题。据统计,2018年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所载268个中成药品种的不同剂型的465份说明书中,注意事项标注率为86.88%,不良反应、药动学、禁忌、药物相互作用、临床试验、药理毒理、药理作用标注率低,分别为20.64%、0.21%、30.1%、1.07%、2.36%、8.81%、1.93%。

对于上述现象,一位不具名的三甲中医院医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国家此前对中药的不良反应没有强制要求,药企考虑成本问题从而缺乏修改动力。另一方面,中成药原料药受到产地等因素影响,导致不同厂家相同产品质量残次不齐、安全性不稳定。”

据悉,云南白药散和连花清瘟胶囊出口前都遭遇过当地药监部门责令修改说明书的情况。武汉市第一医院药学部主管药师杨全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中成药上市后再评价是以需求为驱动,逐步深入的过程。完善的评价机制有助于中成药的市场的发展壮大。”

古方今用成中成药安全重灾区

在很多百姓眼中,化药说明书晦涩繁杂,不良反应洋洋洒洒。相比之下,中成药的不良反应尚不明确成为了心中默认中药安全的定心丸,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早在2003 年,马兜铃酸引发肾毒性事件被爆出。中成药安全性问题首次进入公众视野。此次事件中,在几十位马兜铃酸肾病受害者联名公开信中就提到,他们服用的同仁堂所生产的龙胆泻肝丸的使用说明书,并不符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及药典对非处方药药品标签和说明书的有关规定,例如说明书里只列出了主要成分,而不是全部成分,另外没有标明禁忌和不良反应,或是写“尚不明确”。

“很多经方、时方药物来自于古籍,历史渊源较长,疗效确切,因而药企没有像化药一样执行严格的真实世界研究,致使说明书无法完善。”上述医生解释道。

事实上,中成药安全在古方今用中恰恰是爆料问题的重灾区。

根据香港余仁生公司官网资料,保婴丹始创于1879年,来源于民间验方,功效疏风清热、化痰定惊,主治小儿感冒,因风寒袭表,食滞化热所致发热恶寒、喷嚏流涕、咳嗽有痰及不思饮食、夜啼易惊等症。

2013年初,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教授苏云明也在《生命时报》撰文称:“保婴丹含朱砂、冰皮等成分,不可长期服用,尤其其中的朱砂,因含有重金属汞,长期服用可能会影响大脑发育。但在查看了如今仍在市面销售的保婴丹之后,我发现其使用说明书上的不良反应一栏写的也仍然是‘尚不明确’。”

针对同一个药物,2014 年,香港余仁生公司生产的保婴丹,收到美国 FDA 发布的警告。对方称,保婴丹引发相关的铅中毒报告,怀疑该药品存在让婴儿铅中毒的风险。

此外,广州军区总医院儿科主任医师王丹公开表示:“保婴丹标明含有朱砂,而朱砂主要成分是汞,即水银,毒性较强。婴幼儿肾脏等器官发育不完全,不注意使用,可给孩子带来很大危害。在国外中医儿科临床医生极少使用保婴丹。”

记者检索发现,加拿大卫生部公告提醒民众不要给幼儿或婴儿服用保婴丹,因为该药含有与另一已知可造成幼儿不良反应甚至死亡的物质相似毒性的成分。它标明含有百分之五的冰片,该成分与樟脑具有相似的毒性,而樟脑已知为剧毒物质,特别是对儿童有毒害作用。

中成药发展的必然趋势

上述受访医生由衷表示:“中药确实需要一份更详细的药品说明书。”

10月20日,国家药监局就《已上市中药说明书安全信息项内容修订技术指导原则》发布了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持有人应主动对中药开展上市后研究,依据结果和不良反应监测数据等修订药品说明书,对不良反应、禁忌、注意事项等五部分内容予以说明和提示。

事实上,政府层面对中成药安全问题十分重视。2020年12月,国家药监局在发布的《关于促进中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中,已明确提出要加强中药说明书和标签管理,推进对已上市中药说明书中“禁忌”“不良反应”“注意事项”等相关内容的修改完善。业内分析,随着新规的制定、实施,一些疗效不确切、安全性无保障的中成药将面临淘汰。

根据《2010-2020年我国中成药药品说明书修订情况分析》,2010年1月到2020年6月期间,国家药监部门共修订了107个中药相关品种,口服中成药占比近7成。这表明,药监局一直重视中药的不良反应问题。

中国中医科学院2021年7月曾发布一篇调研报告,作者从《中药大品种科技竞争力报告(2019版)》中选取了前100个品种,除了5款注射用药之外,其余只有不到一成的中成药品种注明了“联合用药禁忌”,接近6成使用禁忌“尚不明确”;超过6成品种的不良反应“尚不明确”。即使在37份注明了不良反应的品种当中,也有超过6成缺乏证据来源。

这100个品种都是市场热销的中药品种,包括片仔癀、连花清瘟胶囊、复方阿胶浆、云南白药、金水宝胶囊、三金片、安宫牛黄丸等。即便是这样的大品种,也不是每个都明确了不良反应和使用禁忌。

国家食药监局药品评价中心专家孙忠实曾公开表示,不是说中药不存在不良反应,而是说企业没有去做研究,没有意识去做大数据的调查研究,拿不出数据,搞不清不良反应的来源,自然只能写“尚不明确”。

但孙忠实和很多业界人士一样,认为不良反应“尚不明确”,不能一棍子打死。其中确有一些好药,不能因为拿不出数据就拒绝使用,这样就把很多好药耽误了。

但部分中医医生认为,植物药因为成分复杂,从技术上难以进行毒理研究和不良反应研究。

杨全伟则表示:“上述案例即是因为现阶段缺乏科学评估所致。通过中成药上市后再评价研究,提供科学客观的循证医学证据,以便应用在后期制定基本药物目录,制定医保政策,制定指南等方面,从而培育更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中成药大品种。”

与古代不同,现代药物的不良反应是受到严格监控和评估的,医生和患者可在使用前评估其风险和效用。如果患者可能获得的收益超过风险时,医生会选择使用这种药物,当可能的风险高于患者的获益时,恐怕就要更换药物了。

一位不具名的受访西医医生向《华夏时报》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以三氧化二砷为例,其俗称砒霜,副作用不言而明。但它联合全反式维甲酸(ATRA)使用时,可以提高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五年生存率达到 90%。如果一种药物的副作用、不良反应是尚不明确,医生和患者怎样做出正确的医疗决策呢?”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