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东方日升卖不停,出售旗下澳洲光伏电站回笼资金,前三季度净利大跌45%

东方日升卖不停,出售旗下澳洲光伏电站回笼资金,前三季度净利大跌45%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陆肖肖 北京报道

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东方日升难以停下卖卖卖的步伐。

10月28日,东方日升公告拟出售澳洲一光伏电站项目,而在10月18日,东方日升刚刚宣告了出售国内四个电站的消息。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东方日升前三季度净利为3.54亿元,同比下滑45.33%,扣非净利为亏损2.30亿元,同比减少165.59%。

接连售卖资产

10月28日,东方日升发布了转让资产的公告,拟将其持有的澳洲Merredin Solar Farm132MW 光伏电站项目转让给Merredin Project Company Pty Ltd.,交易总价为1.86亿澳元,预计产生税前利润4298.93万元人民币。

这已经不是东方日升这个月第一次卖资产了,10月18日,东方日升就表示,拟出售高邮振兴100%股权、江苏新电100%股权、芮城宝升100%股权、神木神光100%股权,分别以3.23亿元、2.24亿元、8764.00万元、1.2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深燃清洁能源,交易总价为7.58亿元,预计产生税前利润2.37亿元。上述被转让公司的主要资产为光伏电站,包括高邮振兴高邮市100MW鱼塘水面光伏电站项目、江苏新电14MW电站等多个光伏电站项目。

除此之外,东方日升在6月17日以3.55亿元转让参股的新能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12.76%股权。6月26日,东方日升又拟作价5.79亿元对外转让三家光伏电站公司全部股权。

最受关注的还是主要从事光伏封装胶膜的江苏斯威克公司的出售事项。8月2日,东方日升表示,公司拟将持有的江苏斯威克1.40亿股股份转让给深圳燃气,交易总价为18亿元。东方日升曾对这家光伏封装胶膜的公司抱以厚望,2020年5月,还提出了将其分拆上市的计划,但受东方日升2020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负数影响,江苏斯威克短期内暂不满足分拆上市的条件,其上市计划泡汤,随即该项资产被出售,但这宗交易被市场质疑为“贱卖”。东方日升的股东的羲和资产曾公开指责其贱卖资产,出售斯威克的举动也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深交所发布问询函,要求其说明最终评估结论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交易作价是否公允,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东方日升在其问询回复函中表示,本次交易作价公允,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华夏时报》近日曾以投资者名义向东方日升询问资产出售事宜,东方日升方面也否认了斯威克被贱卖,东方日升表示,“我们从来不认为是卖便宜了,当初投资斯威克的时候用5.5亿收了100%股权,现在转手是考虑到企业未来的发展、自身的需求,而且交易完成后对方已经全部打完款了。”

前三季度净利大降

东方日升频繁售卖资产,同其近年来尴尬的业绩及窘迫的财务状况息息相关。东方日升的财务报告显示,前三季度,东方日升的营业收入为129.88亿元,同比增长19.93%,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4亿元,同比减少了45.33%,而更能显示企业经营情况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30亿元,同比减少165.59%。与此同时,东方日升的现金流也颇为紧张,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92亿元,同比减少了27.57%。这已经不是东方日升第一次出现扣非净利亏损的情况,2020年东方日升扣非净利为-1.35亿元,同比下滑116.37%。东方日升2020年糟糕的业绩表现,让公司随后的融资计划大受影响。

关于公司三季度净利大幅下滑的原因,财报内并未给出具体原因,但在半年度报告中,东方日升坦诚:“因为硅料环节短期供需关系的不平衡,导致硅片供应相对紧张,进而影响公司电池及组件产量。在上游硅料价格阶段性持续上涨的推动下,光伏产业链各环节价格普遍呈现上涨趋势,部分组件订单价格因其提价幅度不及上游原材料涨价,出现价格倒挂情形,进而影响公司总体盈利水平。”目前,东方日升布局了括晶体硅料、太阳能电池片、太阳能电池组件、太阳能光伏电站开发等领域,尚未涉足硅片环节。就当前情况来看,东方日升的业绩受硅片环节的影响较大。《华夏时报》近日曾以投资者名义向东方日升提问其未来的业务布局情况,东方日升方面表示,“未来不会考虑进入硅片领域,因为从硅片现有建设中产能来看,后续可以满足行业需求,如果再进入对公司不利的。关于上半年原材料上涨的问题,我们有硅料,但是硅片不涉及。”

近期发行可转债的失败也给了东方日升较大的打击,2021年2月,东方日升宣告其33亿可转债中止上市,而当时投资者已经申购缴款,却突然被告知中止上市,这也成为A股历史上首个发行可转债募资结束但中止挂牌上市的公司。东方日升可转债发行失败的原因也在于其业绩的拖累,由于其2020年扣非净利为亏损,其财务数据可能不符合融资相关规定,可转债被迫中止。对此,6月24日,证监会出具警示函并同时采取六个月内(2021年6月18日至2021年12月17日)不接受东方日升发行证券相关文件的监管措施。东方日升公开发行融资被限制。

业绩动荡下,东方日升的管理层也更迭频繁。9月3日,东方日升原董事长、总裁谢健辞职,7月21日东方日升原董事、副总裁黄强辞职。随后,东方日升的创始人林海峰当选为董事长,创始人回归掌舵,能否为风雨飘摇的东方日升重新提振业绩,还有待时间的考验。关于公司业绩、出售资产动作、融资计划等方面,《华夏时报》已经将问题发送给东方日升,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责任编辑:李未来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