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六大影视公司命不同:华策挣钱慈文亏损,柠萌赴港上市耀客终止IPO

六大影视公司命不同:华策挣钱慈文亏损,柠萌赴港上市耀客终止IPO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玉金 北京报道

随着三季报披露完毕,影视剧制作公司也亮出了不同的成绩单。

慈文传媒(002343.SZ)披露2021年三季报显示,其营收为914.4万元,同比下降96.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03.7万元;华策影视(300133.SZ)第三季度营收为7.54亿元 ,同比下滑3.27%,净利润为9029.63万元,同比增长62.46%。

六大频出爆款的影视公司中,目前只有慈文传媒与华策影视为独立上市公司,剩余四家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各不相同。柠萌影业在国庆节前披露了赴港上市的IPO招股书,耀客传媒今年8月终止了IPO计划,而素有“国剧担当”的正午阳光则鲜少有资本动态,早于2018年并入阅文集团的新丽传媒,因两年未完成相应的业绩而拖累阅文集团(0772.HK),直到2020年因疫情双方调整对赌协议而完成了对赌。

六大影视公司命不同:华策挣钱慈文亏损,柠萌赴港上市耀客终止IPO

对于不同影视公司的不同资本市场动作,有影视剧行业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剧集公司的红利是伴随渠道的扩容,从电视台到长视频等,但行业进入者多,竞争力逐步回到项目质与量上,质与量需要人才、IP、内容等,剧集制作公司背靠大型互联网企业在人才、内容、IP有优势。部分公司选择暂不上市,也是出于自身业务考虑;部分公司港股拟上市也是资本的选择,但有稻草熊影视在港股的表现,也说明这类公司如果规模效应没出来,其估值都会被压制的。”上述影视剧行业人士分析。

华策挣钱慈文亏损

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新丽传媒、柠萌影业、正午阳光、耀客传媒在内的“六大影视公司贡献了目前市面上多数的爆款剧,但因独立上市公司过少,慈文传媒与华策影视则成为观察该赛道的重要依据。

慈文传媒(002343.SZ)披露2021年三季报显示,其营收为914.4万元,同比下降96.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03.7万元;前三季度净利润为810.05万元,同比增长144.31%。

对于为何三季度亏损及四季度可能的表现,慈文传媒证券部相关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些剧还没有及时回款,这是正常现象,业务人员也在积极与电视台与(爱奇艺、腾讯视频)各平台沟通,希望有些积压剧能在年底播出,这样就能确认收入,但也存在不确定因素,还要看电视台与平台的排片来确定,电视台待播剧主要为主旋律为主的剧。”

华策影视(300133.SZ)第三季度营收为7.54亿元 ,同比下滑3.27%,净利润为9029.63万元,同比增长62.46%;前三季度净利润为3.24亿元,同比59.74%。

对于三季度较好的表现,华策影视董秘张思拓在10月31日的投资者会议上表示,“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共有16部剧连播,相较2020年同期,播出部数多6部,集数多165集;前三季度,9部剧集占据播出平台播放表现Top10,头部率56.25%。”

对于两家公司在三季度的不同表现。上述影视剧行业人士分析认为,“行业属性问题,季度性每家确认收入、利润、投入费用确认的周期不同带来波动,但总体看,伴随行业的发展,头部企业项目多,在业绩端也占有优势。华策的业绩也和公司自身业务优化、项目好有关系,比如2021年的几部大剧都不错,如古今互动的《周生如故》《一生一世》。”

把时间轴拉长,2018年至2020年,慈文传媒业绩表现除了不稳定性,其净利润分别为-10.94亿元、1.65亿元及-3.52亿元;华策影视净利润也如此,分别为2.11亿元、-14.67亿元及3.99亿元。

对于剧集制作公司业绩上的不稳定,上述影视剧行业人士分析认为,“剧集公司爆款效应带来的业绩波动是行业普遍现象,如平台公司的Netflix也因为《鱿鱼游戏》获得新增用户。但行业从高速发展到成熟阶段后,头部企业也通过多项目来平衡依靠单一项目爆款引起的财务波动,进而带来相对的稳健。”

柠萌赴港上市耀客终止IPO

与独立上市公司三季度不同表现异曲同工的是,剩余四家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也不尽相同。

“我主要是来选演员的。”这是耀客传媒的老板娘张萌在2020年热门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上最常说的一句话。而耀客传媒在当年8月20日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A股挂牌上市。不过,时隔一年,耀客传媒则终止了上市。

与之不同的是,制作出《小舍得》《三十而已》《小欢喜》《小别离》等多部爆款剧的柠萌影业在A股终止上市后转道赴港IPO。招股书显示,柠萌影业2018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16.06亿元、17.94亿元、14.26亿元及5.65亿元。此外,2018年至2020年柠萌影业连续三年盈利,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2.26亿元、1.51亿元、2.43亿元,今年上半年经调整净利润为1.89亿元。

新丽传媒早于2018年被并入阅文集团,新丽传媒彼时做出了业绩承诺,在2018年-2020年,其所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新丽传媒在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年报显示,新丽传媒在2020年的净利润为4.29亿元,由于疫情原因,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修改对了赌协议,阅文集团表示,新丽传媒在2020年完成了对赌。

有不愿具名券商分析师于11月2日也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市场对内容公司比较苛刻,上市难度在加大,而电视剧影视制作公司不是靠爆款,主要看高质量作品的持续生产能力。

出品多数爆款剧的正午阳光于2016年1月22日获得华文文化集团A轮数千万人民币投资,随着资方入驻,正午阳光的电视剧的质量开始被质疑,接连口碑下滑令掌舵人侯鸿亮开始反思,并设定HBO为对标公司,以内容为核心,痛定思痛后,正午阳光还剥离了艺人经纪业务。

今年7月有电视剧行业观察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剥离艺人经纪业务是挺对的选择,精力都是有限的,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专心做内容对于正午阳光就是回归初心。”

此后,正午阳光则在资本市场上鲜少有动作,但随着市场的冲击,正午阳光制作电视剧的质量也开始被质疑,更有短视频冲击收视率。

对此,侯鸿亮近日表示,“我们不要去看收视率有多高,不要去看网络宣传有多好,大家用于长视频的观看时间是不是越来越少,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值得大家关注。”

“影视行业应该重视这次综合治理,不要有任何的投机心理,保证行业高质量发展唯一的办法,依然是生产好的内容去留住观众。”侯鸿亮还表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