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医保基金“腾笼换鸟”成效如何?医院用药TOP20品种五年“大换血”,创新药进医保提速

医保基金“腾笼换鸟”成效如何?医院用药TOP20品种五年“大换血”,创新药进医保提速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崔笑天 北京报道

“如果没有医保谈判降药价,我治不起这个病。”80岁的老人方桂清坦言。

方桂清是一名丙肝患者,在一次卫生院的化验中发现自己可能患有肝病,后经县医院确诊。虽然如今丙肝已可治愈,但治疗费用约在十万元以上。在今年6月份,方桂清的主治医师为他带来了好消息——丙肝治疗药物医保可以报销了。开药后,他只需要承担不足两万元的自付部分,就可以将疾病治愈。如今经过服药与复查,他的各项指标都已回归正常。11月3日,中国药学会和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在京发布《医保药品管理改革进展与成效蓝皮书》(下称《蓝皮书》),发布会上播放的一则视频里,方桂清讲述了自己从医保药品管理改革中获益的经历。

“多亏了医保局的好政策,与对百姓的关怀。”方桂清感慨。

方桂清只是千千万万从医保药品管理改革中获益的患者之一。事实上,自2018年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通过连续三年的国家医保目录动态调整,已有433个新药好药被纳入目录,183个疗效不确切、临床易滥用的药品被调出目录。同时,以医保谈判推动药品降价,三年来谈判药品平均降幅分别达到56.7%、60.7%、53.8%。

关于医保基金“腾笼换鸟”,更精细的数据也得以呈现。《蓝皮书》对国内31个省份804家医院(含596家三级医院、218家二级及以下医院)用药情况进行了跟踪与分析。

医院使用药品TOP20大洗牌

中国的药品市场,长期以来存在一个怪现象:在海外,不少原研药一过专利保护期,仿制药便涌现,原研药价格随即断崖式下跌;但是在国内,这些原研药却始终可以享受单独定价,高价格高利润,赚得盆满钵满。

这导致大量医保基金被专利过期的原研药占据。如今,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与系列政策组合拳,该现象正在被破除,医保基金向更多新药好药倾斜,这也被称为“腾笼换鸟”。

在《蓝皮书》的数据中,这一点得到了直观体现。2015年,医疗机构使用药品金额排名TOP20的品种,大部分是已过专利过期药、辅助用药,排名前五分别为氯化钠、神经节苷脂钠、人血白蛋白、氯吡格雷、半托拉唑钠。

近年来,重点监控品种目录发布,国家医保目录动态调整,集中带量采购等一系列政策落地,医疗机构用药金额TOP20品种“大换血”。再看曾经的前五名,神经节苷脂钠被列入重点监控,调出医保目录,氯吡格雷、半托拉唑钠这些原研药则因为集采中标,降价8成以上,TOP20中再无它们的身影。

2021年一季度,TOP20品种仅有4个与五年前重合,疗效确切的治疗性药品或临床必需产品逐渐进入。抗肿瘤及免疫调节剂从2015年的0个增长至6个,其中有3个是单抗类药物;神经系统药物增加2个,血液系统药物数量1个。

医保基金“腾笼换鸟”成效如何?医院用药TOP20品种五年“大换血”,创新药进医保提速

图片来源:中国医疗保险

“从这个变化可以明显地看出来,医院里面的用药结构(更合理),目前使用金额比较多的药品和疾病负担更加匹配。”中国药学会科技开发中心专家刘皈阳说。

创新药进医保速度加快

“腾笼换鸟”的另一方面,是新药好药进医保的速度在不断加快。

比如方桂清使用的丙肝治疗药物。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肝病中心主任贾继东表示,目前通过3-6个月的疗程,基本上95%的丙肝患者都可以治愈。“但是最大的障碍是药价,原研药一个疗程大概是5-6万元。”

而在2020年国家医保谈判中,三种治疗丙肝的主流药物被贾继东形容为“断崖式下降”,平均降幅超过了85%:索磷布韦/维帕他韦月费用从2.32万元降至4368元,艾尔巴韦/格拉瑞韦月费用从2万元降至2193元,来迪派韦/索磷布韦月费用从2.17万元降至2187元。这让越来越多的患者获益。

《蓝皮书》数据显示,在2016-2020年上市的34款创新药中,已有26种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占比达76.5%。

创新药从上市到纳入医保的时间也被大大缩短。2017年,新药从上市到进入医保要花4-9年不等;2019年,这个时间被缩短至1-8年;2020年,进一步压缩至0.5-5年。最典型的例子就是PD-1抑制剂信迪利单抗,其在2018年12月上市,不到一年即进入医保。伊沙佐米、安罗替尼、塞瑞替尼等从上市到进入医保也仅用了半年左右时间。

医保基金“腾笼换鸟”成效如何?医院用药TOP20品种五年“大换血”,创新药进医保提速

图片来源:中国医疗保险

这些创新药进入医保后,短期内可以看到金额和用量的上升。比如,2018年的谈判药品,在当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第四季度用量呈现高速增长,单季度最高同比增长达到1582%,翻了15倍。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药品的用量增长高于金额增长,“以价换量”政策初衷得到实现。“对比2021年一季度和国谈前一个季度,也就是2018年三季度,我们可以看到(谈判药品)用量的增长幅度是25.8倍,但是金额的增加幅度只有8.8倍。这说明两点,一是用药的可及性有了很大的提升,还有价格有了明显的下降。”刘皈阳说。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医疗保险服务处处长冷家骅表示,随着国家医保局的成立和医保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的建立和逐渐完善,肿瘤诊疗所需创新药物价格昂贵、使用途径不规范、市场供应有限的问题得到极大改善,救急救命的好药大量引入,优化了目录结构,改善了医疗生态。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