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颗假牙能赚多少钱?疫情下“假牙第一股”营收波动,大客户身份神秘

一颗假牙能赚多少钱?疫情下“假牙第一股”营收波动,大客户身份神秘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叶青 北京报道

日常刷快手,经常能刷到种牙的广告。对于当下流行的种牙,有网友抱怨,现在种植一颗牙的成本太高,普遍都在1万元左右,市场上有一些价格低的种牙场所,但这类场所一般也不敢轻易去。可见,面对高昂的种牙成本,作为普通消费者不敢轻易尝试。

近日,因已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深交所恢复深圳市家鸿口腔医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家鸿口腔”)发行上市审核。据悉,此次公司拟募集资金2.98亿元,其中1.44亿元用于建设智能口腔产业园(一期),4639.74万元用于研发中心,7572.46万元用于营销服务中心网络等项目。

家鸿口腔曾于2015年挂牌新三板,然而首次年报披露就犯了信披违规的大忌。此外,家鸿口腔不仅存在海外营收近六成却没有长期销售合同,而且应收账款激增等问题,还有泰康拜博的身份颇为神秘,其曾经是家鸿口腔的二股东,又是公司在国内最大的客户。上述问题,对于冲击A股“假牙第一股”的家鸿口腔来说,也是不小的挑战。

家鸿口腔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函时称,公司秉承真实、准确、完整的信息披露原则,相关内容在招股说明书中已披露。

境外市场前景堪忧

据天眼查APP显示,家鸿口腔前身为深圳市家鸿义齿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2月27日,主要从事固定义齿、活动义齿和正畸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2015年7月31日,深圳市家鸿义齿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整体变更为深圳市家鸿口腔医疗股份有限公司。

一颗假牙能赚多少钱?疫情下“假牙第一股”营收波动,大客户身份神秘

家鸿口腔的营业收入存在着较大波动。2018年至2019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由24952.03万元增至30981.33 万元,增长 22.78%,但2020 年,受突发新冠疫情影响,主营业务收入较 2019 年下降 5.01%,但下降幅度较小。

而近年来家鸿口腔净利润不仅没有明显提升,还持续下降,2018年至2019年公司净利润从4178.77万元增长至4406.88万元;不过,2020年公司净利润却出现大幅下降,从2019年的4406.88万元降至3301.40万元,同比下降1105.48万元,可以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出现下降。

再来看看家鸿口腔2021年的业绩,家鸿口腔在其更新版的招股书中,预计2021年1-12月营业收入为39500.00万元至41000.00万元,同比增长 33.08%至38.14%;预计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00.00万元至5500.00 万元,同比增长 60.02%至 69.25%;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00.00万元至5300.00万元,同比增长72.66%至83.02%。

对于业绩预计,投资者还得加倍引起注意,在招股书中,家鸿口腔提示,前述业绩预计数据是公司假设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等不发生大幅波动情况下初步测算的结果,业绩预测数据不构成发行人所做的盈利预测或业绩承诺。因此,有投行人士表示,这类业绩还是以当年年报数据为准,现在所预计的业绩不具有说服力。

据招股书显示,家鸿口腔生产的产品主要为定制式产品,可分为固定义齿、活动义齿及正畸产品三大类。报告期内,2018年-2020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4932.47万元、30612.15万元、29077.31万元,主营业务收入呈现下滑态势。

2020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2.91亿元,其中义齿类收入为2.56亿元,占比为88.20%;种植类产品收入为3431万元,占比为11.80%。2020年,在家鸿口腔义齿类的收入中,固定义齿收入为1.76亿元,占比为60.52%;活动义齿收入为5735万元,占比为19.72%;正畸产品收入为1335万元,占比为4.59%。固定义齿是公司收入占比最大的产品。

据招股书显示,家鸿口腔的固定义齿业务是第一大收入来源,近年来营收占比均超60%。在毛利率方面,2018年-2020年公司综合毛利率也有所波动,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 49.75%、47.19%、42.55%。2019年较2018年略有下滑,主要原因是2019年固定金属类义齿的毛利率略有下滑。2019年,新开展的种植类产品经销业务毛利率低于义齿类产品毛利率。

2020年综合毛利率较2019年下降4.64个百分点,下降幅度较大,主要原因是2020年,公司执行新收入准则,将产品销售的运输费等作为合同履约成本, 从销售费用科目调整至营业成本科目核算,扣除合同履约成本的影响后,综合毛利率为47.10%,较2019年下降0.09个百分点,变动较小。

2021年1-6月综合毛利率较2020年度上升1.36个百分点,变动较小。 2019 年其他业务毛利率为15.12%,较2018年大幅下降,主要系其他业务的构成内容不同导致。2019 年其他业务收入为369.18万元,主要为办公楼出租产生的租金收入和代工费收入,毛利率较低;2018年其他业务收入为19.57万元,主要是在医生为患者进行口腔治疗过程中提供协助服务产生的收入,毛利率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牙齿健康方面的看病费用,比寻常的看病费用高得多。此外,种植牙是业界公认的最贵的项目。一般情况下,一颗进口全瓷牙的起步价是6500元,种植一颗牙价格在2.6万起步。虽然也有便宜的国产全瓷牙,但是大多数的口腔医院,都会首推这种进口的全瓷牙,而除了牙齿的成本费用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费用。

从地区收入结构来看,家鸿口腔的核心市场是海外。2018年-2020年,家鸿口腔主营业务收入中外销收入占比分别为68.20%、61.82%和57.09%,均超50%。产品主要销售到美国、欧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不过,2018年-2020年,公司境外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7亿元、1.89亿元、1.66亿元,处于下降趋势。

2020年年初,由于全球疫情持续蔓延,这对于口腔行业冲击较大。一般而言,口腔服务都要在线下门店进行操作,因此在疫情期间,口腔业持续成为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Wind数据显示,2016年-2020年,公司海外市场的销售分别为1.54亿元、1.66亿元、1.7亿元、1.89亿元、1.66亿元。过往5年,公司的海外市场增长停滞。由于销售的模式不同,相比国内,家鸿口腔海外市场的客户黏性更弱,稳定性更差。

据了解,家鸿口腔的境外业务主要通过OEM模式,根据境外客户提供的设计单和牙模组织生产和销售,客户主要为境外义齿技工所。不过,基于产品定制化的特点,在行业内OEM客户通常不会与义齿企业签订销售合同或框架性销售协议。也就是说,家鸿口腔客户的稳定性存在较大风险。

此外,为了开发和维护境外客户,家鸿口腔每年还要支出一笔市场服务费。2018年-2020年期间,这笔费用分别为797.98万元、1164.6万元和976.54万元,同时期服务客户的销售收入为1.23亿元、1.13亿元和1.09亿元。不过,记者发现,虽然近年来服务费在持续增长,但公司相对应的销售收入却在下降。对此,家鸿口腔表示,由于取消了保底销售额以及2018年新增的LD集团服务费较高导致。

而与同行业相比较,现代牙科的销售模式与家鸿口腔的区别较大,现代牙科在欧美有多处实体门店。以2019年经营情况为例,现代牙科、家鸿口腔的境外收入金额分别为17亿元、1.89亿元,前者是后者的九倍。虽然家鸿口腔通过中介机构服务的方式利于企业节约成本,不过,其劣势在于,家鸿口腔无法掌握核心客户资源。

在客户开拓、维护方面依赖于境外服务商,难以实现客户数量的规模级增加,而更大的风险在于,境外服务商一旦因为某种原因与企业解约,企业将面临客户大量流失的尴尬局面。此外,家鸿口腔并未与境外客户签订销售合同或框架性销售协议,客户通过与牙模一同邮寄的方式下达订单。因此,境外客户并无向家鸿口腔提供长期采购订单的义务。如果这些境外客户选择在其他供应商处采购,那么其业务量也将受到影响。

神秘的大客户泰康拜博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固定全瓷义齿销售均价分别为314.70元/颗、312.85元/颗和309.27元/颗,然而其单位成本分别为113.12元/颗、116.33元/颗和126.35元/颗。此外,近年来,公司固定全瓷义齿产品成本上升11.7%,而单价下降1.73%。综合来看,家鸿口腔核心产品缺少成本转移能力。

一颗假牙能赚多少钱?疫情下“假牙第一股”营收波动,大客户身份神秘

从近年来的单位成本看出,一颗假牙的成本差不多接近百元,但固定全瓷义齿的销售均价却都是300元/颗以上。这也难怪,外界一直认为口腔行业是暴利行业。即便是2020年受新冠疫情有所影响,家鸿口腔的毛利率依然维持在40%这样的高位,固定全瓷类的毛利率甚至分别达到了64.06%、62.82%和59.15%。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家鸿口腔自产产品中直接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 27.31%、25.39%和 28.67%,占比虽然不高,但其主要原材料之一贵金属的价格受国际黄金、钯金价格的影响。如果贵金属价格继续出现大幅上涨,而其不能有效转移贵金属价格上涨的压力,将会对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招股书显示,家鸿口腔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7.24%、44.45%和41.17%,客户集中度较高。对此,北京某头部券商分析刘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如果外部因素导致其与主要客户之间的合作关系发生不利变化,从而导致客户降低或停止对公司产品的采购,未来或将对盈利能力与业务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不过,记者发现,在前五大客户中,每年都有泰康拜博医疗集团有限公司的身影。2018年-2020年,家鸿口腔分别对其实现销售收入2023.88万元、2097.25万元和1731.86万元,对应占当期销售比例分别为8.11%、6.77%和5.84%。

一颗假牙能赚多少钱?疫情下“假牙第一股”营收波动,大客户身份神秘

对于上述疑问,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在家鸿口腔最新版招股书是这样解释,泰康拜博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为公司的关联方,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仍持有发行人4.9056%股份,同时,报告期内,公司基于其与泰康拜博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的约定持续与泰康拜博及其控制的企业发生交易,基于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2018 年 4 月起发行人与泰康拜博及其控制的企业之间的交易均比照关联交易进行披露。报告期内前五大客户中,除泰康拜博及其控制的企业与发行人存在上述关联关系外,公司与其他客户不存在关联关系。

除了大客户这个身份外,2017年1月,泰康拜博持有家鸿口腔12.49%的股权,为公司第二大股东。2017年3月,通过4次密集的股权转让,泰康拜博将其持有的部分股份分别转让给了自然人郑文、李珺以及机构安信德摩,之后泰康拜博持股比例降至4.91%。

而郑文则是家鸿口腔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其直接持有公司6.1371%的股份,且通过控制澔泓投资、君同投资间接享有公司51.1789%、7.5175%的表决权,合计可实际支配64.8335%的表决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值得注意的是,泰康拜博上述股权转让价格也着实有些不同寻常。

不但与同一时期吴迪14.52元/股的转让价格相差一半,更与3个月以前家鸿口腔的定增融资的价格相差一半以上。2016年底,华泰瑞合等四个机构参与认购家鸿口腔的定增价格为14.52元/股。因此,深交所就家鸿口腔与泰康拜博是否有关联交易、股权转让价格是否合理等进行了问询。

对于上述疑问,家鸿口腔在其招股书中解释,公司生产的产品均是定制化产品,泰康拜博及其控制的企业根据每个患者的需求填写制作单,并向公司下达采购订单,其收货后直接销售给患者。由于一般是患者先有治疗需求后,泰康拜博及其控制的企业才会向公司进行采购。因此,泰康拜博及其控制的企业向公司采购的产品基本实现了对外销售。

另外,在营业收入持续波动的情况下,家鸿口腔的应收账款也在逐年增加。近三年内,其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490.05万元、7521.98万元和9086.10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9.50%、14.73%和17.71%。据悉,应收账款多来自其前五大客户。

不过,无论是境内业务还是境外业务,家鸿口腔的资金均回收较慢,家鸿口腔表示,对于境内业务,其在与境内客户合作时,部分公立医院客户提供的合同为格式条款,双方实际执行的信用期一般长于合同约定的信用期,会使得按照合同约定的信用期统计得出的逾期应收账款金额较大。而对于境外业务,其境内营业收入增幅较大,而境内客户的回款周期通常比境外客户长,导致应收账款周转速度有所变慢。

对于这样的解释,外界似乎都持怀疑态度。近年来家鸿口腔营业收入有所下滑,而应收款占比却在逐年攀升,家鸿口腔产品竞争力相对薄弱。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