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网红书店“求生记”:言几又陷欠薪舆论风波,曾融资超2亿元扩张

网红书店“求生记”:言几又陷欠薪舆论风波,曾融资超2亿元扩张

(于玉金摄影)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玉金 北京报道

11月4日,雾霾。北京市中关村创业大街上,曾辉煌一时的言几又书店早就落了锁,店内已不见任何书籍与书架的影子。关店的这番光景背后,言几又正陷入一场欠薪舆论风波。

网红书店“求生记”:言几又陷欠薪舆论风波,曾融资超2亿元扩张

近几日,有多位网友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言几又拖欠员工工资,未缴纳社保等问题。有微博网友爆料称,“怀抱着对文化行业的热情和憧憬入职,尽职尽责做好每一份工作,无限的忍耐和体谅换来的却是离职了还拖欠五个月薪资和大半年社保的现实一锤,言几又也不是普世文化传播者,而是生意。”

对此,言几又方面相关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言几又目前阶段暂时不接受采访,公司因为业务调整和转型,确有在员工关系发生争议,作为责任企业言几又不会逃避,对于给员工造成的问题和不便表示道歉,也一直在积极解决大家的诉求。”

言几又、西西弗等网红书店创新出城市“文化空间”的新理念,令一度低迷的书店也得以新生。但随着入局者增多叠加疫情影响,网红书店的生存也变得难了起来。

关店与调整

位于北京市中关村创业大街三幢的言几又是发源于成都的言几又书店走出西南地区后的第一站,兼具了产品空间、公共空间、活动空间等三大立体空间,同时集合了创意市集、艺术廊、书店、咖啡、餐厅等五大核心业态。

这个曾经熙熙攘攘的网店书店早已不复往日的热闹,裸露在外的石灰柱子略显荒凉,仅剩门口的招牌及店内未摘掉的促销挂画能识别出言几又。

同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名为书·茶店的员工告诉记者,言几又在今年早几个月前就已经闭店了。

位于北京市金融街购物中心2层的言几又仍在营业,店内较为醒目的的位置陈列的书籍为经济金融类,店内陆续有顾客进出,最红火的还数咖啡区域,顾客携带电脑在此办公。

网红书店“求生记”:言几又陷欠薪舆论风波,曾融资超2亿元扩张

该门店的店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该门店营业至晚9点,他自己则刚从王府井门店调至金融街门店。“(王府井门店)暂时不开了,过来(金融界门店)支援,等王府井门店开了再回去。”

对于是否正常发工资,该员工表示,“我刚入职不到一个月,说是工资会往后推一下,发的晚一点,但是会发的,应该是少部分人没有发工资。”

根据大众点评及高德地图综合显示,北京市言几又五棵松店、朝阳区官舍店、昌平区龙德广场店目前仍在营业。

不过,天眼查显示,9月13日,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发布执行案件,被执行人为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涉及金额280万元,案由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实控人但捷被列入失信名单。另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10月9日,四川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214.36万元。

融资扩张

随着电商冲击,很多书店不能承担高房租及人力成本,实体书店曾进入低谷。官方也出台相关政策支持实体书店发展,以书店+咖啡+生活方式的形式的网红书店随之兴起,也成为年轻人的“打卡”胜地。

言几又成立于2013年,由沉淀了10年的今日阅读品牌衍生而来,旨在探索介乎家与写字楼之间的第三种可能,致力于打造一个涵盖书店、咖啡厅、艺术画廊、文创生活馆、创意孵化地的“城市文化空间”。而言又几也成为网红书店的代表。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言几又共完成了4轮融资,融资金额超2亿元。2014年5月,言几又完成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博伟投资、飞马旅;2015年4月,其获得2600万A轮融资,投资方为星瀚资本、京东科技、英谊资本;2017年11月,其完成1.2亿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盛世投资、龙柏资本、建发股份;2018年12月,言几又完成过亿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头头是道投资基金,洪泰基金。

频频获得融资的言几又也早已在全国扩张开店。言几又董事长但捷曾表示,2019年全国新增超过100家门店,除了当下的一线以及新一线城市之外,开拓其它16个城市。但官网显示,截至目前,言几又在全国范围14座城市开设实体店近60家。

对于网红书店与传统书店的商业模式的不同,但捷曾公开表示,言几又借鉴了鸟屋和诚品的一些经验,但是中国大陆的市场跟中国台湾和日本的市场有很大的差别,中国大陆市场受互联网、电商的冲击更大,市场竞争也更为复杂。

言几又书店投资人、星瀚资本董事总经理张昊曾表示,言几又的目的并非贩卖商品,而是满足“商业地产”的需求。

“随着这几年互联网的发展,电商平台的不断涌现,消费者其实在不断地往线上转移,线下的无论是商超,还是一些城市空间都受到非常大的压力。所以商业地产就有把人流吸引到线下,把人群黏住的需求。”张昊还表示,言几又的形态又恰好满足了商业地产在这方面的强烈需求,所以言几又可以拿到非常低的租金,甚至像大悦城这样的地方给到它是每平米每天差不多5到6块钱,甚至在很多地方都是免费的,或者提供很长的免租期吸引它去入驻。

疫情下实体书店再思考

尽管网红书店红极一时,但是随着入局者增多,叠加疫情冲击,书店如何发展下去需要重新思考。

除了言几又之外,西西弗、钟书阁等书店均进行过扩张。以西西弗书店为例,2018年是其扩张年,开设数十家门店,同时按照门店所在商圈购物中心的定位匹配不同的店型。截至目前,西西弗在全国80多个城市拥有300多家实体连锁书店,300多家意式咖啡馆,超过500万活跃会员。

但疫情影响下,实体书店艰难求生。根据开卷统计数据,受新冠疫情冲击,2020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码洋规模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比下降了5.08%,码洋规模为970.8亿元。2020年图书发行的实体店渠道降幅扩大,同比下降33.8%。

有书店从业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疫情期间,房租、员工工资巨大的成本都压的线下书店难以生存,就算与外卖平台合作进行自救,相应的收入也难以抵扣线下书店的运营成本,很多书店不得不得关门止损。

据中信出版(300788.SZ )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其营收为4.53亿元,同比下滑3.87%,5665.51万元,同比下滑27.77%。

对于三季度净利润波动的原因,中信出版方面表示,“一是自2021年7月开始受疫情反复和全国疫情防控政策的影响,公司旗下实体门店零售业务亏损影响当季利润1059万元;二是为积极应对市场变化,公司加大在内容电商、内容经纪和技术研发等方面的投入,费用有所增加。

从2020年疫情开始,实体商业发展遇到了挑战,而拓展线上渠道成为一个重要的方面。如今处于舆论风波中的言几又也试图将自己变“轻”。

言几又上述相关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言几又目前部分线下门店关闭也是转型调整的一部分,更多会转向轻资产项目,后续公司也会进一步披露转型的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