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鸡眼药原料价格暴涨内幕:商丘新先锋操控市场被罚没1100万,背后“大佬”已提前离场

鸡眼药原料价格暴涨内幕:商丘新先锋操控市场被罚没1100万,背后“大佬”已提前离场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娜 北京报道

国家针对原料药的反垄断调查又开出高额罚单。

10月29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对商丘市新先锋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商丘新先锋”)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决定书,商丘新先锋滥用在中国境内苯酚原料药销售市场的支配地位,实施了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的行为,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损害了消费者利益,共被处以约1104.84万元的罚款。

调查结果显示,2014年5月到2017年3月,商丘新先锋通过包销、大量购买等方式,实际控制苯酚原料药市场,导致价格暴涨,苯酚原料药由2014年之前的均价127.47元/公斤,最高涨至2800元/公斤。而同期,原料药的生产成本仅提高1.2倍。

原料药容易形成垄断的的特性导致近几年垄断案件频出,据业内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10月,在18起医药行业反垄断调查案件中,13起涉及原料药垄断,还有1起原料药垄断引发的司法案例。

医药行业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与垄断带来暴利相比,占销售额1%的罚款难以起到震慑作用,对垄断企业应该加大联合惩处,同时纳入医药招采信用评价黑名单,达到严重失信的医药生产和流通企业,应限制或中止其涉案药品耗材挂网、投标或配送资格。

价格暴涨背后真相

谁能想到并不起眼的“鸡眼膏”的原料药苯酚能被操控暴涨。

苯酚原料药是苯酚制剂类药品的主要原料。制剂生产厂家使用苯酚原料药主要用于生产水杨酸苯酚贴膏(俗称鸡眼膏);医院使用苯酚原料药主要用作处理外科器械和作喷洒消毒剂或生产医疗机构制剂。

根据药品标准,鸡眼膏制剂生产厂家只有使用苯酚原料药才能生产出鸡眼膏。鸡眼膏生产企业的生产设备也是专门为生产鸡眼膏而定制的。因此,苯酚原料药在含有苯酚的制剂中具有不可替代性。并且,苯酚原料药尚未被批准进口,因此苯酚原料药需求者不能擅自在国外进行采购。

经调查,从2012年6月至2015年12月,西南制药二厂是中国唯一生产销售苯酚原料药的企业。虽然西南制药二厂从2016年起未再生产销售苯酚原料药,直到2017年4月才恢复生产销售,但2016年至2017年苯酚原料药市场未有其他新进入者。

2014年2月,商丘新先锋与重庆西南制药二厂签订了《全国总代理合同》,有效期为五年,自此,商丘新先锋便可以独家销售该药厂的苯酚原料药。

此后商丘新先锋向全国主要的鸡眼膏生产企业提出提高苯酚原料药价格等条件,下游苯酚制剂企业和医院在买不到苯酚原料药、影响正常生产经营的情况下,只能被迫同意涨价要求。

商丘新先锋通过包销、大量购买等方式购入原料药,实际控制市场。2014年2月至2017年3月,商丘新先锋在中国苯酚原料药销售市场的市场份额超过50%。通过自行高价销售或要求下游制剂生产企业和医院从指定的医药公司购买等方式逐步提高苯酚原料药的市场销售价格,商丘新先锋从中获取不当垄断利润。

调查显示,2014年1月以前,苯酚原料药的市场均价为127.47元/公斤;2014年,商丘新先锋采购苯酚原料药的价格多为260元/公斤,销售价格多为1000-1300元/公斤,较购进价格上涨达2.8-4倍,较历史价格上涨达6.8-9.2倍;2015-2017年3月,商丘新先锋指定下游苯酚制剂生产企业和医院从安徽某医药公司、河北某医药公司药品部购买苯酚原料药,安徽某医药公司、河北某医药公司药品部从当事人采购均价为600-732元/公斤,销售均价为2572-6072.12元/公斤,较采购均价上涨幅度达3.3-7.3倍。

江苏某公司曾以2800元/公斤的高价,从商丘新先锋的“代理商”处购买苯酚原料药,一些企业因无法接受新先锋的高价药,被迫停产。同时,苯酚原料药价格助推苯酚制剂成本上涨,通过药品流通以各种方式最终转嫁给购买成品药的消费者。

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商丘新先锋破坏了国内苯酚原料药市场的竞争秩序,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依法应当予以处理,并于今年9月27日作出行政处罚,没收该公司违法所得1,651,770.21元,并处2016年度销售额1%的罚款9,396,610.83元,罚没款合计约1104.84万元。

医药反垄断成常态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0月,原河南省工商局在原国家工商总局的要求下,对商丘新先锋启动反垄断调查。不过,直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成立之后,商丘新先锋反垄断调查才尘埃落定,此时距离调查启动已经过去了4年。业内人士指出,在此过程中,曾经站在商丘新先锋背后的“大佬”已经全身而退。

公开资料显示,商丘新先锋成立于2005年4月,由原商丘健民药业有限公司与上海新先锋药业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建立,主要从事医药物流业务。2009年末,上海医药收购了商丘新先锋40%的股权,并进行增资。2014年11月,上海医药分销控股有限公司以3098.89万元转让了商丘新先锋52%的股权。

上海医药此举让其避开了行政处罚的两年追诉时效,但通过这起反垄断案件依然可见相关部门治理原料药市场垄断的决心。实际上,今年以来,市场监管部门已经对医药行业开出了多张反垄断罚单。

医药领域反垄断执法已逐步常态化。与此同时,行业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也亟需解决:如何不让原料药的供应动不动就被“卡脖子”?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制剂行业从业者曾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其中环保压力是主因,老的原料药厂关停一批,新的原料药厂被挡在环评门槛外,市场供给受到了影响。由此,谁拥有老原料药文号,谁就成了“寡头”。在获取暴利的诱惑下,实施垄断行为的企业不断出现,罚款却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周树认为,在强化反垄断执法监管的同时,从行业政策监管上改变原料药领域生产企业几家独大的局面,才能实现制药产业链上游原料药的有序供应,进而保障下游生产临床用药稳价供应。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