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易善数据创始人陶泽:家族慈善是“利己”与“利他”的统一体

易善数据创始人陶泽:家族慈善是“利己”与“利他”的统一体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陈柯宇 文梅 北京报道

近日,胡润全球100年慈善家榜单发布,包括何享健、李嘉诚、鲁冠球在内的15位中国慈善家在最近100年捐出10亿美金以上,其中三人位列榜单前50名。这一方面显示着高净值人群雄厚的财富积累,另一方面,慈善家的捐赠行为,特别是越来越多家族慈善的发展也逐渐得到公众关注。

究竟何为家族慈善?是高净值人群为了家族财富传承的“利己”行为,还是面向公众、促进社会发展的“利他”行为?家族慈善的发展与整个社会的财富积累程度间有着怎样的联系?

易善数据创始人兼总裁陶泽在公益行业深耕15载,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我国的家族慈善事业整体处于初始阶段,第一代慈善家个人及企业的“原始资本积累”刚刚完成,对家族慈善事业的认知尚不明晰,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打磨和学习,在不远的将来,家族慈善事业将迎来发展的春天。

“利己”与“利他”的统一体

中国慈善家族的历史自1975年才开始起步,但后劲十足。据《家族慈善白皮书2020》,截至2020年底,在中国沪深A股、港股中资股和美股中概股上市公司中有2075家家族企业,有实际慈善捐赠行为的家族共984个,成立家族基金会的有144个家族。

然而,对于何谓家族慈善,陶泽认为,公众的认知程度普遍尚浅。他谈到,家族慈善是指企业家将个人或家族企业的财富对外进行慈善捐赠的行为。“家族”二字是从“family”一词翻译而来,本意为“家庭”,但由于“家族”可以更好体现家族慈善事业的传承性,便以此为名。在家族慈善的开展中,第一代企业家总是希望子孙后代可以通过做慈善的方式,将家族财富、家族文化和精神世代传承,并使各代际家庭成员关系密切、和睦。

但这并不意味着后代家族成员都要成为“接班人”。陶泽介绍道,从国际范围来看,大多传承超过两代或三代、历史悠久的家族慈善事业,都会请专业的职业经理人、设立专门对家族办公室对家族资产进行合理规划与配置,企业往往只是其中一部分,下一代家庭成员也不必直接参与企业经营。“毕竟,人人都是企业家是概率极低的事情。”

因而,从传承的角度来讲,家族慈善确有其“利己”的一面。但陶泽指出,家族慈善的“利他性”才是最为重要的特质,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才是家族慈善的最终目的。容错率高、敢于冒险并乐于创新是其独有的特点。

相较于民间公募基金会,家族慈善用自有资金做公益,不必对来自公众的捐赠负责,所做项目的全部风险由自身承担,因而容错率更高、宽容度更大。同时,由于资金充足,也使家族慈善家更愿意冒险,在具有不确定性、回报率不可预估的社会创新领域“下注”,成为推动最前沿社会进步的支持者。

当然,就我国目前阶段家族慈善的发展现状来讲,上述特质还未成为主流。《家族慈善白皮书2020》显示,1992-2008年期间成立的家族为绝大多数,占比88.5%,其中于2001年成立的家族数量最多,为90个。

陶泽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当下捐赠行为的主体还是以90年代之后的15年间发展起来的企业和个人为主,整体仍处于家族慈善发展的“善一代”阶段。尽管逐渐有更多“80后”“90后”的“善二代”开始进行交接,但还未与“传承”发生直接关系,如何积累更多资金参与到家族慈善事业中来还是眼下最主要的任务。

改变与生机并存的未来

其实,改变也在悄然发生。从家族慈善的捐赠领域来看,虽然不具备如此“社会实验先锋性”,“善一代”与“善二代”的倾向还是各有千秋。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善一代’的主要捐赠领域还是偏向较为传统的教育助学、医疗救助领域,这与他们成长的时代背景息息相关,追求良好的教育和注重健康被他们视为最重要的事情。而‘善二代’的施展领域则更丰富多彩,文化艺术、体育、公益创投、影响力投资等前沿议题为他们所尝试,得益于大多‘善二代’良好的国际学习和生活经历,眼界的拓宽是他们慈善行为背后的‘种子’。”陶泽说道。

在家族慈善开展的领域之外,陶泽认为,未来,家族慈善事业的发展还将在更多方面发生改变。

例如在开展家族慈善的方式选择上,目前主要有直接捐赠、成立家族慈善基金会和在其它基金会下设立专项基金或慈善信托三种方式。直接捐赠是最被广泛选择的方式,“直接、省事”是它最突出的特点,同时也意味着捐赠者对资金的规划和慈善流程不直接负责,有“放任自流”之嫌。而未来,陶泽预期成立家族慈善基金会将为成为最主流的方式,慈善家们将以更加专业的姿态介入。

“这也对慈善家如何认识基金会、如何进行科学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陶泽说道,蒙牛集团创始人牛根生设立的老牛基金会以及其后代设立的老牛兄妹基金会便是具备专业性的典范,他们不断潜心学习国外先进经验,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值得借鉴。与之相反,陶泽提醒:“慈善家们在未来的发展中也要注重合规性问题,深刻认识到捐出去的钱属于公共财富,切不可随意取之‘为我所用’”。

陶泽认为当下家族慈善发展最大的障碍在于公众尚未形成完整认知,“不知道有家族慈善可以做”,因此要给予家族企业积累财富的时间,耐心等待家族慈善发光发热的那一天。对于未来,陶泽始终保持乐观。他说道,1978年美国的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元,此后家族和企业基金会数量增长迅速。我国在2020年也达到了人均GDP一万美元,但可以预想的是,之后我国的家族慈善将会迎来更大的蓬勃发展时期,甚至可能数量再翻多倍,而这个时机将会在五年或十年后,“善一代”与“善二代”交接之时到来。

见习编辑:周南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