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新品“肠宝”上架后仅零星出单,金嗓子难破产品单一魔咒?

新品“肠宝”上架后仅零星出单,金嗓子难破产品单一魔咒?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郭浩仪 葛爱峰 深圳报道

退市进入倒计时,但生意还要继续。

10月29日,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嗓子”)发布公告称,计划通过协议安排方式将本公司私有化,预期将于2021年12月15日上午九时正撤销股份在联交所的上市地位。当日收盘,金嗓子股价跌0.37%报2.69港元,总市值不到20亿港元。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在浏览金嗓子喉宝旗舰店时发现一款名为金嗓子肠宝益生元的新品,产品功能为风味固体饮料,售价达299元/200g。记者就此向客服询问该产品的功效,对方介绍称“调理肠道菌群”,但在记者进一步询问具体信息时,客服却表示对这款产品并不清楚。

历年财报数据显示,喉片和喉宝是金嗓子营收的主力,两款产品近年来持续占据公司总营收的九成左右。近年来,金嗓子业绩增长乏力。2015-2020年,喉片销量从1.29亿盒降至0.91亿盒,年销售收入从6.49亿元降至5.82亿元。

新品推出的背后,不难看出金嗓子挽救市场的态度。针对金嗓子肠宝的信息以及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金嗓子方面,对方回应称“属于商业机密,不方便透露。”

下一个“喉宝”?

实际上,金嗓子肠宝益生元并不是金嗓子近期才推出的产品。公开资料显示,在去年年底,金嗓子就已召开金嗓子肠宝新品发布会。

会上,金嗓子集团旗下产品金嗓子肠宝全球总运营商、金东云联运营总监谢钇君介绍了金嗓子集团科研团队在金嗓子肠宝产品中的发明专利——异麦芽酮糖醇。异麦芽酮糖醇可以有效促进双歧杆菌生长繁殖、改善肠道菌群结构,起到内源性激活巩固本体、酵解大量丁酸、防癌抗癌等作用。

那么,“防癌抗癌”的说法是否妥当?记者了解到,固体饮料是用食品原辅料、食品添加剂等加工制成的粉末状、颗粒状或块状,供冲调或冲泡饮用的固态制品,属于普通食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不过,在天猫旗舰店上,金嗓子肠宝的产品详情只有关于产品成分的介绍,并没有出现关于产品功效的信息。当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询问客服时,对方也回应称“不是很清楚”。

目前,金嗓子肠宝在天猫旗舰店的销量寥寥;另外,记者在走访深圳多家药店后发现,线下实体店并没有上架该产品,部分店员甚至对此表示“没听说过”。

新品“肠宝”上架后仅零星出单,金嗓子难破产品单一魔咒?

在公司核心产品单一、新品尚未实现线上线下全覆盖的情况下,金嗓子打造金嗓子肠宝这款新品,可以将其变成另一个爆品吗?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金嗓子肠宝要成为有力的竞争品并不容易,“首先从产品端来看,‘肠宝’不属于蓝帽字产品,不能宣传产品功效;其次,从消费端来看,‘肠宝’的认知度、认可度并不高;再者,从公司的数据来看,其营销成本高于生产成本,说明产品本身不受重视,而这种经营方式早已过时。”

信达期货副总经理王海平向本报记者指出,金嗓子喉宝具有超强的竞争力,常年畅销不衰,相比之下,这家上市公司的其他产品显得黯然失色。

在前述新品发布会上,金嗓子集团主席江佩珍曾宣布:金嗓子为国人的肠道健康推出的金嗓子肠宝问世了,一直将创新作为企业生命的金嗓子将以此产品作为新竞争力,迸发新活力。

但是,金嗓子肠宝到底能不能延续“喉宝”的辉煌,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如何打破产品单一困境

广西金嗓子集团原为柳州市糖果二厂,始建于1956年3月6日,1994年公司自筹资金780万元成立广西金嗓子制药厂,1998年经柳州市人民政府批准,由广西金嗓子制药厂和柳州市糖果二厂改制成立。

官网信息显示,广西金嗓子集团专注于制药和食品健康产业,主要产品有金嗓子喉片、无糖金嗓子喉宝、金嗓子健康糖、金银三七胶囊、银杏叶片、罗汉果玉竹颗粒等六十多种药品。其中,生产的产品金嗓子喉片在同类产品中市场占有率多年来一直名列前茅区。

在坐拥金牌产品的同时,金嗓子也陷入了产品单一的困境。历年财报数据显示,喉片和喉宝是金嗓子营收的主力,两款产品近年来持续占据着公司总营收的九成以上。

在此情况下,公司依靠涨价的手段来保持利润和营业额。2013年8月,金嗓子喉片从每盒20片变为12片,随后,金嗓子喉片单盒产品售价从2014年的4.3元涨至2020年的6.4元,提价幅度为48.83%。

不过,这种方式对消费者来说似乎并不讨好。从销售数据来看,2015年,金嗓子喉片的销量为1.29亿盒,到了2020年,金嗓子喉片减至0.91亿盒。2020年财报显示,金嗓子喉片的销售收入约为5.8亿元,同比减少19.3%;喉宝系列产品的销售收入约5370万元,同比减少了19.6%。

不过,金嗓子也明白这一问题。在宣布退市消息时,金嗓子表示:“在此期间,公司财务业绩喜忧参半,推出的新产品吸引力不足,导致股价下跌,股份交易流动性日益不足。”

实际上,金嗓子也在尝试开拓多元化业务。2016年,金嗓子推出草本植物饮料,还通过赞助《蒙面唱将》等电视节目提高新产品的市场知名度。但是,金嗓子因为却不认可节目的收视率而拒绝支付剩余的广告费,最终被告上法庭,江佩珍一度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其实,从数据方面来看,金嗓子在营销方面并非“不舍得花钱”。2016年,金嗓子销售及分销开支约3.19亿元,主要来自广告投放。再回顾历年财报,可以发现,自2012年以来,金嗓子每年的销售费用都不低于2亿元,营销成本均高于生产成本。相比之下,2020年金嗓子的研发费用仅为279万,约为销售成本的1/60,占营收0.43%。

另一方面,在金嗓子“吃老本”的近些年,国内咽喉用药零售市场的渗透率持续增长,市场竞争也在不断加剧。米内网数据显示,2020年咽喉中成药TOP20厂家中,扬子江药业集团夺得“销冠”宝座,市场份额突破20%。桂林三金位列第二,市场份额呈现上升趋势;金嗓子位列第三,市场份额跌破10%。在咽喉用药中成药市场不断增长的背景下,金嗓子已逐渐“失声”。

一位职业投资人向本报记者表示,金嗓子的落幕,是因为其没有及时地把控市场变化和紧跟时代步伐,“传统企业的优势在新时代的竞争中,需要的不仅仅是资本,更需要的是产品的创新和模式的升级,如同我们使用的手机一样,虽然通信的功能没有本质的变化,但是辅助和附加的新功能却日新月异。新时代最大的变化就是变化,没有变化的时代等于自我倒退。”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