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汉森制药的烦恼:实控人刘令安被立案,集采之下业绩承压

汉森制药的烦恼:实控人刘令安被立案,集采之下业绩承压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近日,两家上市公司同日披露一则关于资本大佬刘令安被证监会立案的公告,激起A股市场波澜。这两家公司分别是湖南汉森制药股份有限公司(002412.SZ,下称汉森制药)和楚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358.SZ,下称楚天科技)。刘令安是汉森制药实控人,时任楚天科技董事。

刘令安发迹的“大本营”是汉森制药,他通过汉森制药及其关联公司,涉猎了包括银行、房地产、投资等诸多领域。据天眼查显示,刘令安对79家企业具有控制权。另外,他还曾担任湖南省工商联副主席、湖南省医药行业协会会长等社会职务。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刘令安位列1245名。

截至11月9日,汉森制药还未披露刘令安被调查的原因。《华夏时报》记者联系董秘办,求证实控人被立案是否与汉森制药有关,董秘办方面并未正面答复该问题。

尽管汉森制药对外表示,目前公司经营管理及财务状况正常,但是在公告披露次日,汉森制药跌停,楚天科技下跌5.53%。

实控人被立案

10月26日,汉森制药公告披露,公司收到控股股东海南汉森告知函,海南汉森执行事务合伙人、公司实际控制人刘令安于今年10月25日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刘令安立案。就在同一天,楚天科技发布公告,公司董事刘令安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证监会立案。

汉森制药表示,刘令安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同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目前公司经营管理及财务状况正常。

汉森制药是一家生产和销售中成药的企业,前身为湖南益阳制药厂,于2010年5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是湖南省益阳市第一家上市的本土企业,也是刘令安发迹的“大本营”。

刘令安作为资本市场大佬,涉及领域并不局限于医药行业,而是横跨银行、房地产、投资等诸多领域。比如,汉森制药是湖南三湘银行的发起人之一,并持有三湘银行15%的股份;汉森制药还持有长沙三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5.8%的股份;据天眼查显示,刘令安对79家企业具有控制权,另外,他还担任湖南省工商联副主席、湖南省医药行业协会会长等社会职务。

公告披露次日,刘令安辞去楚天科技董事职务。楚天科技表示,本次立案系对刘令安个人的调查,与楚天科技无关,不涉及公司经营管理业务,对公司的日常运营没有影响。楚天科技主营业务为制药装备的研发和销售。今年三季报显示,刘令安夫妇通过海南汉森持有楚天科技1.37%的股权,位列十大股东第五位。楚天科技表示,截至10月26日,刘令安及汉森投资已不再持有公司股票。

刘令安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并不是第一次被实施监管措施。就在今年8月,证监会湖南监管局下发了 《关于对汉森制药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事由为刘令安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以个人账户转账的形式,为汉森制药全资子公司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账外代垫销售费用。经核查,上述代垫费用事项对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影响数合计为15,641,885.97元。湖南证监局决定对汉森制药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集采承压

除了实控人被立案,刘令安的大本营汉森制药自身经营也面临系列风险。

汉森制药核心产品是四磨汤口服液、天麻醒脑胶囊。半年报显示,四磨汤口服液实现营收2.54亿元,营收比重为57.22%;天麻醒脑胶囊实现营收0.54亿元,营收比重为12.21%,这两种产品占据公司近7成的营收。

而天麻醒脑胶囊就是上文提到的云南永孜堂的独家品种。永孜堂以生产中成药制剂为主,主导产品有天麻醒脑胶囊、抗感灵片、利胆止痛胶囊等。今年半年报显示,永孜堂营业利润下降45.55%、净利润下降52.54%,对此,公司解释为,报告期加大了销售力度致使销售费用增加幅度较大,从而导致营业利润、净利润下降幅度较大。而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刘令安则为该公司代垫部分销售费用。

汉森制药于2013年收购了云南永孜堂80.00%的股权,形成1.64亿的商誉。公司在半年报中指出,永孜堂若在未来经营中不能较好地实现收益,那么形成的商誉将存在减值风险,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汉森制药主导产品也是独家品种为四磨汤口服液,营收占比约在55%左右。数据显示,近年来,四磨汤口服液的毛利率总体呈现下降趋势,2018年到2021上半年分别为76.17%、75.44%、72.71%、73.96%。

就在今年9月,四磨汤口服液被列入广东省牵头的中成药集采征求意见稿中。投资者就集采对四磨汤口服液毛利率的影响提问汉森制药,董秘办方面表示,目前还处于征求意见稿阶段。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独家品种在集采中很难实现以价换量,如果公司营收过于依赖独家品种,该品种一旦进入集采将对公司营收产生较大影响。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