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个贷不良批转进入“量产”银行抛出资产包频率高体量大

个贷不良批转进入“量产”银行抛出资产包频率高体量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三季度以来,个贷不良资产处置市场越来越热闹。

11月10日,平安银行在银登中心挂出总规模4010.84万元的天津个贷包。这是平安银行在本周内,挂出的第三笔个贷不良资产包。

在经历前期试水后,今年第三季度以来,商业银行个贷不良资产批量转让交易更加活跃,抛出不良资产包频率加快,体量也越来越大。

毕马威咨询特殊资产组合伙人胡雪梅表示,市场可能会用一、两年的时间以多样化的合作形式慢慢步入一个常态,中间还会经过反复调整和纠偏。市场会慢慢建立起科学客观的个贷估值和转让体系,形成一定规模的个贷批转市场。

平安银行批转工作在全国推广落地

11月10日挂牌的资产包由平安银行天津分行发放,共计128户个人债权,债权金额为4010.84万元,其中本金为2046.85万元、利息为1933.2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该资产包内案件均已进入司法程序,终本率低于40%,且部分债权有查封债权人名下资产。借款人平均年龄44.83岁,预计回收水平比较高的年龄群体。

本月初,平安银行太原分行也挂出一笔总规模7288.4万元的个贷包,其中本金3352.52万元,利息3889.79万元,均为个人信用贷款,涉及246户的个人债权,其中部分债权人可联系。案件均已进入执行。

目前,平安银行已经将个人债权批量转让作为全国工作推广落地,其中天津分行、成都分行、北京分行、上海分行、杭州分行、南京分行等多家分行在银登中心转让资产包。

一位就职于某大型股份制银行工作人员分析,从挂出的资产包可以看出,平安银行的个贷批转工作是在总行的组织下开展推进的,具有统一标准。而其他银行更多采取各分行独立开展业务的方式。查看银登开户情况,平安银行在此平台仅开设一个账户,但其他银行往往会开设多家分行账户。

同时,平安银行挂拍个人不良贷款资产包颇为谨慎,债权普遍逾期时间长且诉讼率高。举例而言,此前,平安银行一笔11.46亿元个贷不良资产包在银登网顺利上线竞拍,是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一笔个贷不良资产包,最终以3490万元被广州资产拿下,相当于本金的0.9折。

该资产包共计681户6731笔个贷不良债权,本金3.86亿元,本息合计11.46亿元,利息近乎是本金的两倍。该资产包加权平均逾期天数1851天,为5年左右,单户逾期金额168万。不仅如此,个贷逾期后处置流程通常是电催、调解,最后才是诉讼。而平安银行这批不良贷款已全部诉讼且都进入终本执行。

平安银行副行长郭世邦曾表示:“随着时代与环境的变化,不良资产处置不能再拘泥于‘打包、打折、打官司’的传统手段,平安银行已经开始向资产盘活、反委托清收、资产证券化、市场化债务重组等创新领域积极探索。”

个贷不良批转进入“量产”阶段

去年国内经济受到新冠疫情冲击,银行资产质量承压,个贷不良率抬头,银行不良贷款压力不断积聚,处置不良贷款的需求也持续增加。

为拓宽不良贷款处置渠道,缓解银行的不良贷款处置压力,今年1月7日,银保监会印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批准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开展单户对公不良贷款转让和个人不良贷款批量转让试点。

3月1日上午10点开始,多家AMC在银登中心竞标我国首批个贷不良资产包。此时,平安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市场各方对于流程、估值、后续处置方式均不清晰的情况下,希望以“小包探路”,收集市场反馈,并积累业务经验。

在上半年经历成功探路后,今年第三季度以来,商业银行个贷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的交易更加活跃,抛出的不良资产包频率加快,资产包的体量也越来越大。

8月25日,建设银行三个不良资产包在银登中心挂出,总规模1.425亿元。其中,北京地区包本息合集1518万;大湾区包本息合计7256万;综合区包本息合计5480万。

其中,综合区包开拍时,共计7家AMC下场争夺,竞争激烈。最终经过48轮鏖战,该资产包由江西金资以2253万价格摘得,相当于本金的4.4折。

除了建设银行,及上述平安银行外,光大银行、交通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等银行在三季度以来均有不良资产包转让成交,标的包括消费类贷款和个人经营性贷款两大类。

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由于银行加大信贷投放的同时要控制不良率,多数银行在监管的要求下加快了对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挂牌转让不良资产包是其中一种重要方式。

根据银登中心9月22日披露的统计显示,已有338家银行及其分行、105家全国性AMC公司及其地方分公司、39家地方分公司以及3家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在银登中心开立账户。

海南新创建金融市场部经理刘穆之表示,随着银行大规模供应个贷不良,市场将会有所降温,成交价格也会走低。资产包体量越来越大,“试验包”阶段将终结,个贷批转步入正轨。

而随着资产包金额加大,拿包门槛提高,AMC无法再像此前磨合的心态去争抢资产包,要切实从回收价值、周期、盈利等多个维度来考虑。

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军海表示,目前,对于信用卡,小额个贷不良的处置模式比较成熟,而对于经营贷、大额消费贷的处置模式基本都处于迷茫之中。

刘军海提到,经营贷、大额消费贷不良资产包涉及笔数多,户数多,从已经转让的资产包就可以看出,稍大的资产包就近百户,大一点的资产包近千户,数千笔。且市场经验较少,尽调及信息分析难度大,所需的花费的人力物力众多,效果也难定。

胡雪梅表示,大多数银行都愿意进行尝试,但要根据实际情况,考虑用这种方式是不是可以化解个贷不良,能化解多少,大概多少转让价格,是否可以作为常规手段等等,都要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