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共享出行今年跨过盈亏平衡线?哈啰出行“补货”2.8亿美元融资,阿里正式“参赛”!

共享出行今年跨过盈亏平衡线?哈啰出行“补货”2.8亿美元融资,阿里正式“参赛”!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卢晓 见习记者 闫晓寒 北京报道

每天早上不到八点,当上班族从小区骑车到地铁站,大量共享单车也随之聚拢到地铁口。地铁站外交叉排列的黄、蓝、青三色共享单车,正如美团、哈啰、滴滴三家企业在共享单车领域胶着的竞争态势。

而随着资本巨头的加注,共享出行领域的竞争再度升温。11月9日,哈啰出行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签约,涉及金额2.8亿美元,投资机构包括蚂蚁集团和阿里巴巴。在此之前,青桔也宣布完成了6亿美元的融资。

目前共享出行领域三巨头暂未实现盈利,而完成本轮融资后,哈啰除了在共享两轮业务之外,还需要为老股东蚂蚁集团和首次入股的阿里讲述一个看起来更有想象空间的“多元化”故事。

两年获4轮融资

在本次融资之前,哈啰出行已经两年没有公开披露融资消息。

不过,哈啰出行在11月10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20年哈啰获得了两轮融资,两年来,哈啰出行共完成4轮股权融资。但对于2020年具体融资金额,哈啰出行并未透露。

据哈啰官方消息,此次融资是今年以来哈啰出行获得的第二笔融资,融资完成后,哈啰出行在2021年融资超5亿美元。

工商数据显示,自2016年成立至2021年,哈啰出行至少经历12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231亿元。作为对比,青桔单车今年2月完成6亿美元的B轮融资,自2016年成立至今青桔共获得超过102亿元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自2017年起参与哈啰出行6轮融资的老股东蚂蚁集团,本轮融资还首次出现了阿里巴巴的名字。另外,宁德时代也在今年上半年首次出现在哈啰出行投资机构的名单中。

不仅本轮融资,此前哈啰的投资机构中也不乏GGV纪源资本、成为资本、复星集团等众多知名投资机构。当时在众多资本巨头加持下,以共享单车业务起家的哈啰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迅速由刚成立时的“小透明”闯进共享单车领域第一梯队。

而随着摩拜被美团收购,ofo黯然离场,目前的共享单车市场由哈啰出行与美团单车、青桔单车三分天下。

目前三家企业均未披露具体市场份额,不过根据北京交通委的相关公告,2021年哈啰在北京中心城区80万的配额总量中占比约26%,哈啰获得的21万辆配额,约为美团的一半,但比青桔多出3万。

另外,一位工作区域在北京南五环至南三环的某共享单车运维人员在11月10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据他观察,哈啰单车的总量及骑行量约为美团单车的一半,而近期青桔单车在他工作区域内撤出不少单车,“目前该区域哈啰和美团的运维人员每天都需上岗运维单车,青桔的运维人员则是上一天歇一天。”

业内称行业盈亏平衡点将至

尽管哈啰、美团、青桔已经在共享单车领域“杀”出重围,但截至目前三家企业还未传出盈利消息。

不过,发展到现阶段,有业内人士认为共享出行行业即将迎来盈亏平衡拐点。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共享出行领域重资产投入、客单价低、运营难度高、损耗大等特点导致近几年共享出行企业仍未实现盈利,但如今该行业已经结束了前期的野蛮生长和粗放式运营,开始回归理性,进入规范化、精细化运营阶段。他预计今年共享出行领域将跨过盈亏平衡线。

以哈啰为例,2018年到2020年其亏损幅度逐渐收窄,2020年哈啰亏损同比收窄近25%。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在去年透露,不管是单车还是助力车,去年哈啰在多数城市已经做到盈亏平衡。另外,美团的共享单车业务经营亏损也在大幅收窄。

丁道师认为,相较于另外两家企业作为美团、滴滴的部分业务,哈啰出行作为独立运营的公司,能够更快对市场变化作出反应。而随着共享单车行业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哈啰出行正探索多元化的盈利模式。

哈啰此前发布的招股书显示,扛起哈啰出行的营收大旗的仍为共享两轮业务,2020年哈啰出行共享两轮收入占当期总营收的91%。但这一支柱业务的同比增速从2019年的115%放缓至2020年的21%。需要提及的是,受哈啰在2019年上调共享单车的起步价等因素影响,其共享两轮业务在当年已经实现毛利转正。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随着共享单车投放总量受限,企业很难继续实现用户的高速增长,在上述情况下,哈啰需要在共享单车业务之外寻找新的盈利点。

共享两轮业务之外,哈啰还涉足顺风车领域。招股书显示,虽然哈啰的顺风车在整体营收中占比并不高,但该业务正处于高速增长中。2020年哈啰出行顺风车营收占总营收比重不足8%,但其顺风车服务总交易额较上年增长约1.3倍。

从市占率来看,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按交易总额计,哈啰出行是中国第二大顺风车交易平台。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哈啰出行顺风车业务交易规模为69.7亿,嘀嗒出行年底交易额达81亿。但两者差距从2019年的超56亿缩小至2020年的11亿。

一位接近哈啰的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顺风车业务已经成为哈啰重要的增长引擎,并已实现盈利。需要提及的是,顺风车业务占比近九成的嘀嗒在2019年才实现盈利。

在其它新业务领域,据悉,一年前哈啰还拟通过社区团购等业务切入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今年4月哈啰电动车还发布了三款新品。而截至2021年11月,哈啰打车已覆盖超过200座城市。不过,哈啰在需要重资金投入的电动车领域仍处于起步阶段,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也早已有美团、饿了么等巨头深耕多年,未来哈啰如何才能在各项新业务中突出重围?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