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戏韵悠扬 浸润乡间——“戏曲进乡村”丰富群众生活

2021年7月14日上午,山南市琼结县加麻乡昌嘎村村民从四面八方纷纷聚拢到村委会文体小广场,不少藏戏忠实粉丝早早地进场占位置。国家级宾顿白面藏戏传承人白玛换上戏服,摆好架势,当长柄皮鼓的鼓点及铜钹的声音响起,白玛缓步走到舞台中央,与其他藏戏演员一起为村民表演藏戏。能在家门口看上藏戏,让昌嘎村村民非常开心,大家都聚精会神,尽情感受戏曲艺术的魅力。

这是山南市琼结县开展的“戏曲进乡村”活动中的一幕。作为山南市“戏曲进乡村”的先行者,琼结县今年已经实现了戏曲进乡村全覆盖。

送戏下乡,演出采风两不误

7月的琼结县,艳阳高照。从7月5日到8月1日,白玛和他们的琼结卡卓扎西宾顿藏戏队马不停蹄,要把藏戏送到县里的20个行政村。

按照行程表,当天白玛他们要到加麻乡昌嘎村表演藏戏剧目《顿月顿珠》。听说今天有藏戏演出,村民们很快围拢过来,不一会儿便聚集了近百人。欢笑声、喝彩声、掌声随着剧情不时响起。

73岁的央吉卓玛是昌嘎村村民,听说有藏戏演出队来村里,她便让女儿用三轮车把她送到演出现场。“藏戏寓教于乐,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现场看戏的感觉非常好。”她激动地说,“政府出钱,我们看戏,希望演出队常来!”

“老百姓对藏戏的热情如此高,我们很受鼓舞,也很有成就感。”琼结县文化局副局长旦增卓玛说。

老百姓的热情,演员们不敢辜负。演出队长柄皮鼓鼓手顿珠次仁的父亲因肠胃不适住院,但他没有耽搁一场演出,“我的父亲也是国家级宾顿藏戏传承人,他告诉我,为群众演出才是大事,他的病不用陪护。”

“戏曲进乡村,不仅让群众享受到了文化盛宴,还让演职人员在基层一线获取了更多灵感。”旦增卓玛说,“以戏曲进乡村为契机,演员们采集了许多鲜活的故事,创排了《小康路上》《新时代新气象》《欢歌颂党恩》《琼结巨变》等节目,深受老百姓喜爱。”截至目前,琼结县在县、乡、村已开展各类文艺演出近50场。

厚植沃土,做好传承文章

2006年,宾顿白面藏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白玛成为宾顿白面藏戏传承人之一。

18岁就向村里老人学习藏戏的白玛已有40多年的藏戏表演经历。为了推广宾顿白面藏戏,白玛从老一辈藏戏艺人手中接过传承的重担,带着身边人勤学苦练,组建了琼结卡卓扎西宾顿藏戏队。

十年间,他们的队伍从最初的14人发展到如今的28人,不仅活跃在琼结县各乡镇,每年还要参加山南市、自治区以及区外的大型表演活动,积极传播传统藏戏文化。

“虽然现在县里的文化生活很丰富,但群众对藏戏的热情依然很高。”旦增卓玛说,因为有群众基础,县里也陆续成立了6个民间舞蹈队。

据了解,琼结县整合各方资源,支持鼓励农牧区民间戏曲表演团队发展,把“戏曲进乡村”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吸引各级各类戏曲艺术表演团体参与服务,让群众的文化生活更加丰富。

有了政府的扶持,琼结县的戏曲爱好者自发行动,结合各自乡镇情况,成立了久河卓舞、雪阿吉拉姆藏戏队等表演队,常年进行演出。

距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的久河卓舞也是琼结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舞蹈的代表性项目传承人尼玛9岁开始学舞,从事久河卓舞表演70余年。如今在久河村,尼玛老人已先后培养了80余名学生,并组建了卓舞队,经常到区内外表演。

从“送”到“种”,增强发展内生力

去年,区文化厅联合区财政厅印发《关于西藏自治区戏曲进乡村的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实现自治区戏曲进乡村常态化、普及化目标。

琼结县拥有得天独厚的文化土壤,有民族优秀服装、非遗传统工艺品、传统舞蹈、传统音乐和传统酒文化等类别的非遗项目,其中,宾顿白面藏戏和久河卓舞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戏曲进乡村不能是演出完就了事。只有注重对本地文艺人才的培养,才能让戏曲把根深植在乡村。”琼结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边巴说。

如何让戏曲进乡村从“送”到“种”,增强戏曲发展传承的内生力?

“在为群众演出的同时,我们让县里的专业艺术团队与群众戏曲团队开展‘结对子、种文化’活动,对农牧区文艺人才进行传帮带,帮助他们提高表演能力和创作水平。”琼结县文化局副局长旦增卓玛说。

得益于县文化局实施的“结对子、种文化”活动,琼结县4个乡镇的20个村级文艺宣传队有了专业老师的指导。

益西卓玛是县文化局下派到加麻乡昌嘎村文艺宣传演出队的指导老师。她从基本功、队员的姿态、技术动作入手,慢慢培养群众演员的艺术感悟和舞台表演能力。在她的帮助下,现在演出队不仅得到群众的认可,创作的果谐《贡桑吞布》、小品《阿妈的甜茶》等文艺作品受到村民欢迎。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戏曲表演。现在有了专业老师的指导,相信我一定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戏曲演员。”经过近一年的学习,昌嘎村文艺宣传演出队的演员次仁曲珍现在一招一式已经有模有样。她说:“现在群众很容易就能看到我们的演出,再也不用大老远跑到县里去看戏了。”

责任编辑:德吉央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