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巨富沦为“阶下囚”:康美药业马兴田一审被判12年 5名独董年薪不到10万连带赔偿3.68亿

巨富沦为“阶下囚”:康美药业马兴田一审被判12年 5名独董年薪不到10万连带赔偿3.68亿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贾谨嫣 陈锋 北京报道

2021年11月17日,震惊A股市场的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刑事追责部分重锤落地,该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兴田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

此前的11月12日,康美药业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案作出一审判决,相关被告将承担5.5万名投资者损失总额24.59亿元。至此,从2012年就有媒体对康美药业提出质疑到如今已历时9年,在市场各方积极努力下,相关责任人“伏法”、投资者损失也将得到赔偿。全面推行注册制下,新《证券法》发挥效力,起到强震慑作用。

公司上市20年弹指一挥间,巨富沦为“阶下囚”。如今回头再看,素有资本市场“看门人”之称的独立董事及中介机构未尽能恪尽职守,也是酿成康美药业如今苦果的原因之一。康美药业的独立董事是谁?他们拿了多少工资如今又要承担什么责任?除此之外,在康美药业2017年年报发布后,为公司唱赞歌的诸多研报又是哪些券商发表的?

马兴田一审被判12年

继在康美药业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案中承担100%连带赔偿责任后,康美药业原董事长马兴田又因操纵证券市场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行为被追究刑事责任。

2021年11月17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康美药业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兴田等12人操纵证券市场案公开宣判。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证监机构人员、新闻记者以及被告人家属等旁听了宣判。

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至2018年期间,马兴田伙同他人,违规筹集大量资金,利用实际控制的股票交易账户自买自卖、连续交易,操纵康美药业股票价格和交易量,致使共计20次连续10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30%以上,共计7次连续10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50%以上。马兴田还组织、策划、指挥公司相关人员进行财务造假,向公司股东和公众披露虚假经营信息;故意隐瞒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116亿余元不予披露。此外,2005年至2012年期间,马兴田为康美药业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港币790万元,人民币60万元,康美药业及马兴田均构成了单位行贿罪。

根据一审判决,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以及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峰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12年的刑期不算重,还要看马兴田操纵证券市场的具体细节,主要应该关注操纵市场的交易量、违法所得等核心数据。但从罚金来看,操纵的违法所得应该并不大。

另外,康美药业原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许冬谨及其他责任人员11人,因参与相关证券犯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市场人士认为,近两案的审判持续释放了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坚决维护资本市场深化改革和健康发展的强烈信号。

公开资料显示,马兴田出生于1969年,广东普宁人,1997年创办康美药业,2001年康美药业登陆上交所,上市后,康美药业总市值曾超千亿元,是A股市场中的医药“白马股”。得益于此,2018年10月,马兴田家族以410亿位列胡润百富榜第52位。

独董连带赔偿

今年以来,继续完善制度建设,加强市场主体监管是2021年证监会的关键工作内容,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所等中介机构责任也将进一步压实。如今,震惊A股的财务造假案重锤落地,为中介机构们敲响警钟。

康美药业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案中,被认定为揭露日的系2018年10月16日的一篇报道;2018年10月18日与26日,康美药业发布澄清公告;2018年12月29日,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哪些券商在2018年为康美药业发布“唱赞歌”式的研报呢?2017年4月26日,康美药业发布2017年年报。根据东方财富数据不完全统计,随后共有4家券商发布7份康美药业研报,分别为东兴证券(两份)、西南证券(两份)、辉立证券(两份)、民生证券。

巨富沦为“阶下囚”:康美药业马兴田一审被判12年 5名独董年薪不到10万连带赔偿3.68亿

2017年年报发布后为康美药业发布研报的券商

2021年11月12日,康美药业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案作出一审判决,康美药业承担5.5万名投资者损失总额24.59亿元,同时,判决中特别明确了其他各被告尤其是实控人、时任董监高等应承担的责任比例。

其中,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许冬瑾,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邱锡伟,财务总监庄义清,职工监事、副总经理温少生,监事马焕洲和审计机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正中珠江合伙人、签字会计师杨文蔚承担100%连带赔偿责任。

一度被市场戏谑为“闭着眼睛签字”的独立董事也在被追责之列。其中,五名独立董事被判承担不同程度的民事赔偿连带责任。其中,江镇平、李定安、张弘承担10%连带责任,约2.459亿元;郭崇慧、张平承担5%连带责任,约1.2295亿元。

巨富沦为“阶下囚”:康美药业马兴田一审被判12年 5名独董年薪不到10万连带赔偿3.68亿

5名签字独董相关信息

5名独立董事的连带责任如何赔偿?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连带责任中债权人可对债务人中的一人,数人或全体,同时或先后请求全部或部分给付的一种债务形式。

“并非平摊,也非按比例执行,谁有钱就执行谁的。”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意味着,李定安、张弘、江镇平、郭崇慧、张平五名独董可能需要共同承担3.68亿元的赔偿责任,但具体赔偿金额或需协商解决。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