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广西东兴农商行定增搭售不良,多项监管指标低于红线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傅碧霄 北京报道

中小行在“补血”时搭售不良资产逐渐成为常态,近日计划定增的广西东兴农商行也要求投资者认购不良资产。11月12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广西东兴农商行的《定向发行说明书》,本次发行募集新股金额为5000万元,定向发行价格为每股1元,投资者每认购1股的同时须另行每股出资0.2元用于购买不良贷款本金及利息。

广西东兴农商行资本利润率等多项指标低于监管要求,补充资本迫在眉睫。除定增外,广西东兴农商行是否还会采取其他措施补充资本、提高资本利润率?《华夏时报》记者11月16日致函广西东兴农商行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今年11月以来,广西罗城农商行、山东荣成农商行等多家中小银行在补充资本的同时,都需要投资者认购一定比例的不良资产。

不过,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于11月17日对《华夏时报》记者指出,处置不良资产更好的方式还是从前端来解决,尤其应加强金融科技的应用。关于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机制,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对记者表示,银行需内外源相结合进行资本补充,统筹运用各类资本工具。

多项指标不达标

“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本行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增强本行的资本实力和风险抵御能力。投资者另行出资部分1000万元用于处置本行不良贷款,以实现资本利润率、资产利润率等主要监管指标达标。”广西东兴农商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表示。

据《定向发行说明书》披露,广西东兴农商行多项指标表现并不乐观。例如,截止2021年6月30日,其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5%、9.35%,其中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监管要求。

截至2020年末和2021年6月末,广西东兴农商行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11%和0.42%,低于监管红线0.6%;资本利润率分别为1.56%和6.34%,低于监管红线11%。

2021年上半年,广西东兴农商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该行净利差、净息差也呈逐年下降趋势,2019年、2020年、2021年1-6月,其净利差分别为3.09%、2.49%和1.96%,净息差分别为3.21%、2.59%和2.07%。

对此,广西东兴农商行表示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解释称:“近年来,中国人民银行持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多次下调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并对商业银行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同时随着存款定期化的加剧,以及贷款收息率的下降,导致传统存贷业务利润空间收窄;为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公司贷款执行利率逐年下调,存款加权利率逐年上升,导致传统存贷业务利润空间不断收窄;由于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债券市场、货币市场整体收益率有所降低;因为疫情影响,东兴市作为重要的对越贸易口岸,本地进出口贸易市场低迷,导致经济处于下行趋势。”

为改善这些情况,广西东兴农商行表示,将采取加大信贷投入、加大中间业务拓展、努力清收盘活不良贷款等措施,同时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通过内部清收、核销等方式大幅度压降不良贷款。

2020年,广西东兴农商行核销不良贷款6950.59万元。

近年来,广西东兴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持续下降,截至2019年底、2020年底、2021年6月30日,不良贷款率分别为4.56%、3.8%和1.4%。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广西东兴农商行2020年的营业收入、利息净收入、净利润、基本每股收益、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均同比下降。尤其是净利润波动较大。2019年度、2020年度、2021年上半年,其净利润分别为2599.11万元、467.8万元、1968.97万元,其中2020年较2019年下降82%,主要原因是利息净收入下降,营业支出增加。

此前,广西东兴农商行分别于2019年4月和2020年4月进行过两次增资。目前该行股权结构较为分散,第一大股东防城港市金源时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比例5.13%。关于本次募资,广西东兴农商行表示不排除引入民营企业成为新增大股东的可能性。

拓展资本补充渠道

广西东兴农商行定增搭售不良资产的现象并非个例,仅今年11月以来,多家期待“补血”的银行都要求投资者认购股份的同时,另拿出部分资金购买不良资产。

如广西罗城农商行定向发行的价格为股金每股面值1元,投资者须另行每股出资0.3元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贷款本金及利息。山东荣成农商行要求发行对象承诺每认购1 股另行出资1.4元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资产。

与广西东兴农商行情况类似的是,广西罗城农商行、山东荣成农商行也有多个指标未达到监管要求。

截至2021年6月末,山东荣成农商行拨备覆盖率、资本利润率和资产利润率均不符合监管要求。

广西罗城农商行截至2021年6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131.92%,未达到监管要求的150%。不过,该行已于2021年下半年增加计提拨备力度,截至2021年9月,拨备覆盖率已达150.58%,勉强及格。

“通过定向募股,有助于尽快化解存量不良贷款,在短期内大幅增加资本净额,确保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等主要监管指标持续达到监管标准。”广西罗城农商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表示。

从资本来源看,银行补充资本有内源性和外源性两个渠道。其中,内源性渠道主要是留存收益和部分超额拨备,外源性渠道主要包括股权类资本补充工具,债权类资本补充工具等。

外源融资方面,非上市银行补充资本的渠道相对受限。2021年9月,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也提到,受疫情冲击影响,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仍然承压,补充资本的需求较大,部分中小银行资质相对较差或经验不足,通过市场化方式发行资本补充工具面临较大困难。

欧阳日辉于11月17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很多中小银行,尤其是农商行都出现定增搭售不良资产的现象,这也是处置不良资产的一种途径,但不是最好的方式。更好的方式还是应从前端来解决。

欧阳日辉指出,受大环境影响,当前中小银行普遍压力较大,而不良率较高的银行,普遍金融科技的渗透率不高,以科技手段控制信贷风险做得不是很到位。所以从前端来看,消除不良率需要中小银行加快数字化转型,通过技术手段提高贷款客户画像准确度,进而提高放款效率。另外,银行股东核销不良资产也是个重要途径。但这方面很多股东也是比较为难的,意愿度不高。

11月17日,董希淼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下一步,还应加快建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一方面,银行需要内外源相结合进行资本补充。内源性资本补充主要依靠提升盈利能力,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并适当控制风险资产的增长速度。外源性资本补充需要从审慎角度出发,根据市场情况统筹运用境内外各类资本工具适当补充,比如适时通过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补充资本。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