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反垄断加码!国家反垄断局新设三个司,打破超级平台垄断势在必行

反垄断加码!国家反垄断局新设三个司,打破超级平台垄断势在必行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张智 北京报道

当枪声响起,子弹早已经飞射而出。

11月18日,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大楼,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这是继2018年国家反垄断执法工作统一归集后,反垄断体制机制的又一次重大调整。

在此之前,我国反垄断工作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下设的反垄断局管理,属于司局级部门;此次成立的国家反垄断局则属于副部级机构,在行政级别上有所提高。其首任局长是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反垄断等工作的副局长甘霖。2018年机构改革后,甘霖一直负责反垄断相关工作。

在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端看来,国家反垄断局的成立,给反垄断工作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为市场营造更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良好竞争环境。

不过,事实上,早在挂牌之前,我国反垄断工作就已经大幅加码。

在2020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被确定为2021年要抓好的八大重点任务之一。4月22日,全国市场监管系统反垄断工作会议明确,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反垄断工作“大年”。

“打破垄断,对促进消费者权益保护,促进民营经济有着重要意义。特别是后疫情时代,中小企业发展很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打破这些超级平台的垄断,才能促进中小企业发展。”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所所长杨东对本报记者表示。

统一权职

中国经济经过30年的快速发展,在全球创下了一个增长奇迹,但与此同时,不少行业也出现了垄断问题。

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前我国市场主体总量已突破1.5亿户。垄断不利于公平竞争,不利于创新,不利于消费者福利的改进,也不利于共同富裕的实现。强化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对我国发展至关重要。

早在2008年8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就已经正式生效。不过,在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前,反垄断局、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三个机构均承担反垄断任务,执法工作仍存在着一定多头执法、执法标准不一等问题。

彼时的改革,将反垄断执法工作统一归集至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下属反垄断局。

而此次新成立的国家反垄断局,职能更加突出,地位更加提升。这体现了国家对反垄断体制机制的进一步完善。

按照官方信息显示,此次改革新出现了竞争政策协调司、反垄断执法一司、反垄断执法二司三个司,代替了原本的反垄断局。

其中,竞争政策协调司的负责内容包括统筹推进竞争政策实施,负责反垄断综合协调工作,负责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反垄断执法工作。承担反垄断案件内部法制审核工作。

反垄断执法一司负责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及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等反垄断执法工作。组织实施数字经济领域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执法。指导地方查处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等。

而对经营者集中行为进行反垄断审查,则由反垄断执法二司负责,同时二司还负责查处违法实施的经营者集中案件,查处未达申报标准但可能排除、限制竞争的经营者集中案件。

在行业内人士看来,新设三个司,提高部门行政级别,同时分管政策协调、垄断协议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调查、经营者集中审查,分工明晰,可以大幅提高执法的专业性,有利于全面整合与优化组合现有的反垄断执法资源,而且充分体现了反垄断强化监管机制的常态化与长效化趋势。

加大监管力度

事实上,今年以来,反垄断力度不断加大。在一系列处罚之下,今年也被称为平台经济(互联网)反垄断元年。

不过,尽管互联网企业看似是反垄断违法的“高发区”,但实际上,各行各业都面临着挑战和问题。

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2020年底发布的《中国反垄断执法年度报告(2019)》显示,2019年共立案调查垄断案件103件,结案46件,罚没金额3.2亿元。其中立案调查垄断协议案件28件,立案调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15件,办理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案件84件,调查经营者集中未依法申报案件36件。

在杨东看来,监管部门对多家平台型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和处罚,充分体现了国家对平台经济垄断问题的高度重视。

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结构不断优化,全面深化改革也渐渐迈入深水区。特别是反垄断执法机构将与科技巨头、跨国公司、国有企业、公权力机关等深度博弈,这对反垄断执法的资源和专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要进一步加强监管力量,增加动态执法,加大监管部门的技术力量,加强与学术界和理论界的共同研究。也要结合中国国情,借鉴国外经验。”杨东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