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218亿未兑付!阜兴案一审宣判:集团被罚21亿,两人获无期徒刑

218亿未兑付!阜兴案一审宣判:集团被罚21亿,两人获无期徒刑

阜兴案宣判。图片来源于上海二中院公众号。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实际控制人被跨国缉捕归案三年多后,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兴集团”)集资诈骗系列案终于迎来一审宣判。

11月22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二中院”)公开宣判,对阜兴集团犯集资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0亿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亿元,决定执行罚金人民币21亿元。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总裁赵卓权两人均获无期徒刑。

“也不知道能退回多少钱给我们。”22日晚间,在得知上述判决情况后,一位阜兴案受害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开展退赔工作。

未兑付本金218亿元

据上海二中院消息,11月22日上午,上海二中院对被告单位阜兴集团、被告人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集资诈骗、操纵证券市场一案公开开庭审理。当日下午,对阜兴集团非法集资系列案集中公开宣判。

经审理查明,2014年9月起,被告人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王源、余亮等人,使用虚构投资标的、夸大投资项目价值、向社会公开宣传等方式,并以高收益、承诺到期还本付息等为诱饵,设计销售债权类、私募基金类等理财产品,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并发新还旧,不断扩大资金规模,以维持资金链。被告人王永生、曹兆进、朱金华等人参与阜兴集团非法集资活动。

至2018年6月,阜兴集团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565亿余元,案发时未兑付本金共计人民币218亿余元。其间,被告单位阜兴集团、被告人朱一栋、朱成伟、郑卫星、李卫卫、宋骏捷、徐致杰、张锴、吴军等人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大连电瓷”股票,并通过控制上市公司信息的生成或者控制信息披露的内容、时间、节奏,误导投资者作出投资决策,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操纵证券市场,情节特别严重。

据此,上海二中院对被告单位阜兴集团犯集资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亿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亿元,决定执行罚金人民币二十一亿元。对被告人朱一栋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对被告人赵卓权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八百万元。

同时,对其余被告人分别以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三年至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相应财产刑。

上海二中院在通报中提到,将对被告单位阜兴集团及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发还各被害人和被害单位,不足部分责令被告单位和各被告人继续退赔。

实控人曾逃窜多国

阜兴案之所以备受市场关注,不仅是由于该案涉及人数多、涉及资金规模大,更是由于该案是合法备案的私募基金爆雷。

公开资料显示,阜兴集团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下属分(子)公司近 100 家,员工3800人。阜兴集团旗下主要控制着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4家私募机构。2018年6月底,意隆财富公司人去楼空,高管失联,阜兴案由此爆发。

《华夏时报》记者此前曾报道,该案至少涉及数千人,而由于私募基金百万起投的门槛,不少投资者可谓是倾尽了举家之力,部分投资者的投资数额高达两三千万元,损失巨大。

阜兴集团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出生于1982年,江苏盐城阜宁人,2005年毕业于加拿大约克大学。2005年8月回国创办上海莎博化工科技有限公司,2008年年中被风投机构收购。2009年,朱一栋回到阜宁稀土工厂,收购深圳股东及苏州股东的全部股权,带领阜宁稀土从合伙制走向家族企业,短短几年时间其迅速成为当地首富。

据悉,阜兴案案发之初,朱一栋曾先后逃窜至境外多个国家。2018年8月底,朱一栋被警方跨国缉拿归案,央视还直播了其被押解回国时下飞机的过程。据上海警方彼时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朱一栋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在警方调查过程中“关闭了通讯工具,断绝了和国内的往来”,数次得以在当地警方的围捕中逃脱,直到逃窜到第5个国家才被抓获。而在其被抓获时,警方在他身上还发现了其他国家的假冒护照。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海二中院作出前述判决前,朱一栋已两次被证监会处罚。2018年8月,朱一栋被罚60万元和3年市场禁入。2020年1月,朱一栋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