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联储加息预期引导不足市场负面情绪上升

中国商务新闻网 喧嚣已久的新任美联储主席人选之争在11月22日基本尘埃落定,美国总统拜登正式提名现任联储主席鲍威尔,连任联邦储备局主席。

这项提名还需要经过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审核调查,然后在11月底接受参议院议员的听证会,听证通过后由银行委员会提名,付诸参议员全体表决,如果可以得到简单多数票的支持即可当选。联储主席一般在2月初宣誓就职。

此次鲍威尔获得连任提名,可以说是美国20年来总统宣布提名时间最晚的一次,由此可见拜登在人选上的纠结。不过,白宫随后发表的声明称,“这一结果证明了总统的经济议程取得了成功,也意味着鲍威尔主席和美联储为缓解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而采取的果断行动取得成效,促使美国经济重回正轨。”这也算是给鲍威尔在新冠疫情后,在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采取的沟通工作给予的肯定。不过,今后在其任期里,更大的挑战也摆在了他的面前。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认为,11月美联储正式宣布削减资产购买(Taper)。与历史相比,本轮美联储削减资产购买的节奏将更快。目前来看,美联储“转弯”的后半程将面临新的挑战。由于美国经济类滞胀形势仍未明显缓解,而美联储对于加息预期的引导明显不足,市场负面情绪正在上升。具体来看,近期市场或存三大“恐慌”,且这些情绪可能会持续数月。

一恐:误判通胀。今年上半年,美联储显著低估了如今美国的通胀压力。美联储的“通胀暂时论”或许可以发挥引导市场预期的作用,但现阶段的市场不一定“买账”。首先,市场担心美联储仍在低估通胀压力。其次,市场认识到,美联储在“类滞胀”经济形势下,对通胀的调控能力更受约束。如果未来通胀和就业形势发展继续偏离,市场尚不清楚美联储政策究竟会偏向“滞”还是“胀”。最后,一旦通胀暂时论被实际数据所证伪,或官方态度发生变化,市场情绪容易发生剧烈波动,正如近期市场通胀预期上升、加息预期提前所反应的那样。

二恐:提早加息。2021年10月以来,市场对于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大幅提前。随着Taper的临近和启动,近期市场自然将瞄准“加息”。Taper 和加息的关系是微妙的。目前,美联储判断就业市场已经取得了“进一步实质性进展”,那也意味着它进一步靠近了加息所需的“最大就业”。同时,Taper的节奏以及何时结束,将关系到美联储是否具备更早加息的灵活性。然而,目前美联储对于加息的引导非常有限。而一旦美联储选择加快Taper,这一举动可能释放美联储对通胀走势缺乏信心、希望提早加息的政策信号,届时市场波动风险将上升。

三恐:资产泡沫。在美联储“转弯”之际,市场很难不去审视资产价格高企的合理性。今年以来,美国标普500指数已经创下超60次收盘记录高位,累计涨幅达到25%。美国高收益企业债价格处于历史高位,折射出市场的风险偏好依然居高不下。随着价格上涨,“畏高”情绪可能加剧市场波动。资产价格与美国经济基本面的短期背离,是风险的另一来源。2021年第三季度美国金融资产总额与GDP的比值跃升至5.6倍。美股市场对于经济前景仍有信心,而美债市场却在交易“滞胀”,二者对于美国经济的看法似乎出现矛盾。再者,美联储“加息”落地还将改变市场交易逻辑。美股方面,加息不仅涉及盈利重估,也将加剧回购成本,后者对美股价格构成更大威胁。美债方面,加息后的美债价格调整几成必然。地产方面,加息后美国贷款利率的上行也将抑制购房需求,为美国地产周期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