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土耳其里拉暴跌的背后

抑制通胀与恢复经济的两难

土耳其里拉暴跌的背后

中国商务新闻网 “我们正生活在一场灾难中。一切都那么贵。我们的货币被压垮了。我们的钱一文不值。”一位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60岁居民艾斯·卡娅抱怨道。

她经历了什么?一组数字可以透露。

11月23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跌超10%,最低达到13.45里拉兑1美元。此前,里拉对美元汇率连续11个交易日创下纪录低点,曾暴跌超20%。24日,里拉一度反弹7%,不过由于年内跌幅仍近40%,已经成为年内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土耳其10月份通胀率近20%,但该国自今年9月起仍连续3个月降息。

今年以来,土耳其物价大幅上涨,其中,食品、交通运输、房价等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商品价格涨幅更高。10月,食物及非酒精饮料价格上涨最多,达27.41%,其次为旅馆、咖啡厅及餐厅25.53%,家具及家用设备23.03%。低收入家庭受到严重打击。

货币贬值,物价飞涨,手里的钱凭空蒸发,啥也买不了,这就是卡娅的遭遇。

降息抗通胀?恐怕不行

通常来说,主要经济体将2%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设定为合理水平,超过3%就有物价失控的风险,超过5%就被认定为恶性通胀。

再来看土耳其的数据。2019年10月,土耳其CPI为8.55%;2021年1月为14.97%;到10月,土耳其通胀已攀升至19.89%。可以说症状早就显示,且越发病入膏肓,不治将益深。

通常来说,在通胀高企的情况下,一国央行往往采取加息措施抑制,但土耳其央行非但没有加息,反而多次降息。11月18日,土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6%降至15%,自9月以来,已累计降息400个基点。

对这一切,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解释是“降息以对抗通胀”。而这一政策辩护被指控是近期里拉暴跌的导火索。

在过去的两年半里,埃尔多安因为政策分歧解雇了三名央行行长,严重损害了土耳其央行货币政策的可信度和可预测性,由于担心央行独立性,外国投资者近年来持续抛售土耳其资产。

23日,在埃尔多安与土耳其央行行长会面后,央行发表声明称,里拉大幅贬值“不切实际,完全脱离了”经济基本面,但央行没有暗示会对里拉的崩盘进行干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基础摇晃必将引发社会动荡。当天晚上,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和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抗议者走上街头,要求埃尔多安及其政府辞职。埃尔多安已执掌土耳其近20年,但目前他的支持率大幅下降。根据土耳其领先的民意调查公司Metropoll的数据,10月埃尔多安的支持率下降至38.9%,较9月下降2.5%。在经济日益动荡的情况下,土耳其的两位反对派最高领导人24日呼吁提前举行大选。下一次选举定于2023年举行。

埃尔多安在两难间徘徊

咨询公司凯投宏观分析师杰森·塔维预测,土耳其通胀“可能会在未来一两个月内升至25%至30%”。

近年来,由于高通胀和低利率侵蚀了里拉储蓄的回报,越来越多的土耳其人将资金兑换为美元和欧元储存。目前,外币存款占该国银行业所有存款的55%,约为2600亿美元,而2018年这一比例为49%。分析师担心,土耳其人的美元持有量可能进一步增加,给里拉带来更大压力,并形成恶性循环。

自2003年埃尔多安担任土耳其总理以来,该国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发行货币、大力发展基建和房地产,让银行维持低利率也是埃尔多安用以刺激经济的手段。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世界大多数国家都采取降息政策以提振经济,土耳其也不例外。2020年下半年土耳其经济快速反弹,土耳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该国国内生产总值较2019年增长了1.8%,土耳其也成了除中国以外二十国集团中唯一一个当年实现经济正增长的成员国。然而,经济反弹的同时,通胀压力也在加剧。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分析称,由于疫情反复和经济糟糕,埃尔多安面临着维持经济增长、实现“2023发展目标”、巩固执政地位的巨大压力。总体上,埃尔多安一直希望在二者之间寻求平衡——既控制深层次的经济问题,又维持经济增长,不让经济数据太难看以至于影响其执政地位。

然而,里拉大幅跳水已让土耳其反对派抓住了攻击执政党的把柄。土耳其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副主席法伊克·厄兹特拉克曾指责埃尔多安撤换央行行长导致里拉在一天之内贬值超10%,皆因政府“前所未有的无能”。

“在土耳其深层次的经济问题和经济发展模式未改变的情况下,埃尔多安想通过低利率推动经济增长的希望很难实现,只能是尽量寻求相互冲突目标之间的平衡。”邹志强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