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元强势,新兴市场货币迎挑战

中国商务新闻网 11月23日,土耳其货币里拉盘中直线暴跌15%,这是在今年里拉贬值30%的基础上的又一次跳水,里拉兑美元跌至13.45:1,创下历史新低。

里拉的暴跌,导火索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番惊世骇俗的讲话:土耳其将打一场“经济独立战争”,摈弃传统的货币政策。而这又是埃尔多安的一贯操作。2019年以来,为了实行低利率他三次解雇央行行长,11月18日,土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6%降至15%,自9月以来,已累计降息400个基点。土耳其央行违背市场经济规律的奇葩操作,直接拉崩了里拉汇率,吓得在土耳其的苹果商店11月24日停止大部分产品的销售,以免重蹈2018年8月在土耳其的外国人排队抢购国际奢侈品的覆辙,让店家蒙受里拉短时间内大幅贬值的损失。同时,在里拉暴跌的11月23日后,土耳其民众连夜排队加油,因为里拉暴跌,油价上涨。

相似的情形已轮回多次,这次美元大幅升值的游戏还只是进行到上半场。11月26日,美元指数徘徊在96.6附近,从今年1月89.2的低点开始,美元指数上升8.3%。在美元指数大幅上扬时期,那些经济脆弱的新兴国家货币容易成为国际投资者做空的对象,导致其国内市场金融动荡,这次土耳其又未能幸免。

美联储接下来收缩国债规模以及明年大概率提高利率,将使美元指数进一步上扬,土耳其可能不是唯一一个面临货币危机的国家。野村证券表示,美联储将在未来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这对新兴市场而言将产生不可避免的冲击。

目前,外债较高的新兴市场有阿根廷、巴西、南非,美元升值影响这些国家的汇率水平。其中阿根廷的汇率和外债处于比较纠结的状况。目前,阿根廷比索官方汇率平均收于105.82,加上30%的团结税及35%的预扣所得税,实际换购价为174.6,而黑市美元价已到达200比索。174比索左右的官价汇率已比实际经济严重滞后,官价汇率在11月议会中期选举后将面临更大贬值压力。另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0月发布的经济展望报告,阿根廷在全球通胀率最高的国家中排名第四。官方数据显示,该国10月年化通胀率达42%。

通胀严重的新兴国家还有南非、巴西等地区,近期受多重因素影响南非货币兰特汇率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兑换所有主要货币的汇率普遍走低,有专家认为2022年兰特将进一步贬值。巴西货币雷亚尔兑美元亦大幅贬值,2021年贬值8.5%。荷兰国际集团在一份关于2022年拉丁美洲货币前景的报告中,着重指出了雷亚尔的前景。该行认为,选举周期加上财政和货币政策方向的恶化,使得2022年的雷亚尔倾向于贬值。

从美联储官员近期表态看,美国缩债规模可能加快,助推美元汇率上涨,这对美国抑制通胀有好处。同时欧洲疫情严重、欧元疲软,日本经济低迷、日元不振,也令美元被动升值。由于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锚定地位,如果美国经济好转,美元收紧流动性,这时如果其他个别经济体经济没有恢复,汇率贬值压力就会增加。例如,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美元加息预期开始发酵,通胀预期回落, 一年期美债实际利率明显上行,推升美元指数大幅走高,主要新兴和发达货币都对美元大范围贬值,那一轮加息最终落地是在2015年底。从几十年的过往历史看,美联储加息和美元指数上涨,对新兴市场是风险较大的重要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