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新冠变异株“奥密克戎”能搅动全球吗?传播力或与致病力成反比|病毒

新冠变异株“奥密克戎”能搅动全球吗?传播力或与致病力成反比|病毒

奥密克戎与德尔塔突变位点对比。图片来源:意大利罗马儿童医院科研团队

本报华夏时报记者崔笑天 北京报道

新冠变异毒株奥密克戎(Omicron)引发全球关注。

11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网站显示,新冠病毒又多了一种“关切变异株”(variant of concern, VOC)——奥密克戎。此前,已有四种新冠变异株被其列为VOC,分别是阿尔法(Alpha)、贝塔(Beta)、伽马(Gamma)与德尔塔(Delta)。

此前的四种新冠变异株各有特点。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尔法和德尔塔传播力强,曾在全球成为主流毒株。而贝塔和伽马有很强的免疫逃逸,但传播力比不过德尔塔,所以对全球疫情的影响不大。

“这个奥密克戎到底是更像阿尔法、德尔塔,能在全球流行一段时间,还是更像贝塔与伽马昙花一现,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金冬雁说。

据《华夏时报》此前报道,在WHO宣布奥密克戎成为VOC当日,全球主要股市轮番下挫,美股道指再现千点暴跌,欧洲多国股指跌幅超过4%,疫苗概念股表现强势。随着多国宣布加强封锁措施,国际油价重挫超过10%。

传播力与致病力或成反比

新冠病毒数据库GISAID目前共享的信息显示,奥密克戎的突变位点数量明显多于近2年流行的所有新冠变异株。据不完全统计,其至少有约50个突变,其中约30个在刺突蛋白上。

如此多的突变位点,是否意味着奥密克戎的传播力、致病力发生较大变化?据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所长许文波30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该变异株具有前四种关切变异株的一些重要氨基酸突变位点(包括细胞受体亲和力、病毒复制能力和免疫逃逸能力增强的位点),通过南非地区奥密克戎感染病例激增以及对德尔塔变异株的部分取代,提示其潜在传播力明显增强。

但这些仅是初步推测,奥密克戎的传播力、致病力究竟如何,还需要收集该变异株的传播范围、疫苗突破病例比例,结合流行病学和病毒学数据来研判。

金冬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拿数据说话,支持非洲国家把基本情况摸清楚,才能得出结论。“比如南非到底有多少奥密克戎的感染者,一两个星期之前是什么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金冬雁指出,按照以往的传播规律,当病毒的传播力增强时,致病力的走向则正好相反。“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的死亡率是35-40%,它传播不起来;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死亡率是10%,它比MERS的传播力高一些。而新冠病毒的死亡率在1.5%左右,传播力就很高。”

“而在新冠变异株中,阿尔法、德尔塔的传播力有所提升。但目前大量的数据显示,它们的致病力没有随之增加。”金冬雁说。另一个佐证是,目前香港已发现3例奥密克戎感染者,均为无症状感染者或轻症患者。

重点关注免疫缺陷患者

奥密克戎为何会“一反常态”出现如此多的突变位点?据中国疾控中心官网发布信息显示,其推测奥密克戎出现的原因可能有以下三种情况:一是免疫缺陷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后,在体内经历了较长时间的进化累积了大量突变,通过偶然机会传播;二是某种动物群体感染新冠病毒,病毒在动物群体传播过程中发生适应性进化,突变速率高于人类,随后溢出传染到人类;三是该变异株在新冠病毒基因组变异监测落后的国家或地区持续流行了很长时间,由于监测能力不足,其进化的中间代次病毒未能被及时发现。

金冬雁亦表示,要关注免疫缺陷患者,将其置于疫苗接种的最优先地位。“我们应该赶紧给他们打加强针,要给他们测抗体,保证这部分免疫缺陷患者,能够有一定程度的抗体,这样他们才不会成为新冠病毒进化出现新毒株的温床。”

他进一步解释,所谓免疫缺陷患者,包括艾滋病人、服用免疫抑制剂的人,有血液系统肿瘤的人,也包括接受过骨髓移植、器官移植的人,以及老年人。“基本上就是容易得新冠重症的人。”

一个更受关注的问题是,面对奥密克戎,现有的疫苗与药物甚至新冠检测手段还会有效吗?

关于疫苗,奥密克戎可能会对其造成一定影响。目前香港3名奥密克戎感染者,均属于打了两针疫苗以后的突破性感染者。此前感染过的患者也有可能出现重复感染。不过金冬雁表示,大家不必太担心。“目前这些感染者都是无症状或者是轻症,这些个案也说明疫苗至少可能发挥一定的作用。未来通过更大的样本量才能得出结论。”

关于特效药物,金冬雁说:“变异株对小分子药物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不过可能会引起抗体药物的有效性下降。按照过去的经验,有个别非常广谱性的抗体药物有效性或下降小一些,但是大部分可能不能再用了。”

据中国疾控中心官网,新冠病毒S蛋白若出现K417N、E484A或N501Y突变,提示免疫逃逸能力增强;而奥密克戎变异株同时存在“K417N+E484A+N501Y”三重突变;此外,奥密克戎变异株还存在其他多个可能降低部分单克隆抗体中和活性的突变。突变的叠加可能降低部分抗体药物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保护效力,对现有疫苗免疫逃逸的能力,有待进一步监测研究。

许文波表示,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中国已经做好了技术储备,灭活疫苗、蛋白疫苗、载体疫苗都已经做了前期的技术研究,包括一些序列的设计已经开始。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国的主流核酸检测试剂能够有效检出奥密克戎。许文波表示,该变异株的突变位点不影响主流核酸检测试剂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奥密克戎突变的区域集中在S蛋白的高变异区,不位于第八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公布的核酸检测试剂盒的引物和探针靶标区域。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