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北京朝阳大悦城单向空间闭店清仓!独立书店又和商场“分手”

中国商报(记者 涂瀚文 文/图)近日,位于北京朝阳大悦城5层的知名独立书店单向空间在社交平台上传出撤店的消息。中国商报记者实地探访看到,书店已开始清仓促销,全场图书、文创3—5折的优惠力度吸引不少消费者赶来“捡漏”,也有人专程与自己钟爱的“精神家园”说声再见。

单向空间闭店清仓

“过了一个周末,书架基本上被‘搬’空了,剩下的主要是文创产品和已经拆封的样书。”北京消费者小唐告诉记者,她从几年前就是单向空间的常客,很喜欢这家书店的选书风格,但“知道消息太晚了,捡漏失败,只跟陌生人拼了两本书”。

店内的书架已经空了许多。

单向空间闭店前“全场书籍5折,10本以上3折”的清仓促销已持续数日,吸引了不少爱书人闻讯赶来“帮书店搬家”。在某社交平台上,网友们纷纷晒出了高高一摞“战利品”的照片,从小小的口袋书到原价几百元的精装大部头,其中还不乏近几个月出版的人气新书、经典好书的身影。

“买了11本才200多块钱”“3折入手了之前舍不得买的摄影集”“好书被抢得差不多了,跟旁边的姐妹拼单,淘了点儿小说和书衣”……当不输电商“双11”的折扣出现在实体书店,消费者“买买买”的热情也被点燃了。在网友分享的现场照片里,人们挤满了书店,双手抱着十几本书,站在收银台前大排长龙;也有人忙着自拍留念,称自己是为了情怀而来,专程与喜爱的书店道个别。

消费者在排队结账。

中国商报记者实地探访看到,单向空间的书架已大面积空置,但仍有部分新书供消费者挑选,文创区域剩下的商品种类相对丰富,只是摆放稍显杂乱。在显眼处张贴着优惠告示,店员也会主动引导消费者现场寻找“拼友”,以“10本以上3折”的让利价购买清仓处理的图书、文创产品。目前,店内的咖啡馆仍在正常营业,为消费者提供了阅读、小憩的场所。

文创区域剩余商品摆放稍显杂乱。

咖啡馆仍在正常营业。

尽管营业时间已接近尾声,但单向空间的店员仍然忙得热火朝天,店内还贴有兼职店员招聘启事,工作时间为11月15日至12月15日。一名店员告诉记者,闭店清仓预计将持续到12月初,其间还会不定期从库房补货,但也可能因库存售罄而提前结束营业,具体时间待定。

据悉,单向空间朝阳大悦城店的关门只是“暂时说声再见”,未来书店将搬至北京朝阳区东坝镇郎园Station文化创意产业园,在更好地控制租金成本的前提下扩大门店的面积,以更加优美、宁静的新环境重新迎接读者。

独立书店“流浪记”

单向空间撤离朝阳大悦城,仿佛又一次重演了昨天的故事。

起初,创办于2006年1月的“单向街书店”选址北京圆明园东门北十二间院的长廊,凭借舒适的阅读环境与丰富的文化沙龙,成了不少文艺青年的“精神家园”,但交通不便、缺少自然客流严重阻碍了其商业化发展,随着房租的上涨,本就亏损的书店在2009年难以为继,不得不调整经营路线。

北京蓝色港湾伸出的友谊之手恰逢其时——这家2008年12月正式开业的商场渴求人气店铺入驻,为此提供优惠力度较大的租约,让深受读者喜爱的单向街看到了新的发展机遇。2009年10月,单向街与蓝色港湾“双向奔赴”,从宁静小院搬进商业区的书店客流如潮,逐渐达到了盈亏平衡的理想状态。

不过,随着蓝色港湾快速发展为京城热门打卡地,书店与商场的“蜜月期”已成为过去时。三年合同到期后,引流优势不再突出的单向街面临租金大幅上涨的危机。2012年7月,单向街再次因无法承受租金成本而离场,并接受了另一家“年轻”商场北京朝阳大悦城的优惠条件,于同年9月在新场地重张开业,两年后又更名为如今的“单向空间”,作为“社交化的公共空间”继续向读者传递多元文化体验。

时过境迁,10年后的朝阳大悦城也有了越来越多的网红店、新锐品牌、全国或北京首店入驻,其与单向空间的“感情”难免被冲淡。2018年12月,朝阳大悦城引入的上海三联书店北京首店“上海三联书店READWAY”正式开业,在商场9层开辟了近3000平方米的公共文化空间,即上海三联书店迄今为止最大的实体店。尽管两家书店各有千秋,定位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但大多数商场需要的仅仅是有家书店,而逛商场的读书人也“不够用了”。

单向空间闭店前的清仓活动。

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实体书店整体上是一个微利行业,站在经营者的角度,为了客流选址热门商圈的做法其实是把“双刃剑”。对多数实体书店来说,寸土寸金的商圈意味着“赚的钱不够交房租”,其维持经营高度依赖业主提供的租金减免等优惠措施,而这也潜藏着极大的不确定性风险。一旦失去了业主的扶持,书店就面临租金成本剧增的压力,盈利变得更难实现。书店想要长期生存下去,需要尽可能为目标客群创造独特的价值,培养忠诚顾客,提升自身的抗风险能力。

More from 产经 / INDUSTRYMore posts in 产经 / INDUSTRY »